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昨晚被赤蛇咬死的尸体就放在茶馆的后院,这个天气,放了一天这尸体就有些变样子了,所以得抓紧时间处理掉,否则这个地方就没法儿待了。

    姚婴和东哥用完了饭,便来到了后院。正常情况下,其实应当饿着来看尸体,吃饱之后再看这惨不忍睹的尸体,实在是对肠胃不利。

    那尸体通身紫黑,这要归功于赤蛇,被它咬了,就会变成这样。

    正因为这颜色,这具尸体看起来更是惨不忍睹。衣服都被扒了下来,而且里里外外的检查了好几遍,除了昨晚在他身上找到的那神骨八宝之一的玉牒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而这具尸体,姚婴和东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检查,就差动刀子把他给剖开了,也还是没有任何的疑点。

    这就是一具普通的尸体,被赤蛇咬了,根本承受不住它的毒性,所以当即就挂了。

    两个人各自叹了口气,“看来,眼下只能再查一查他的身份来历了。”希望能在这方面有突破。

    “看他的衣服料子,也不像是什么身份尊贵的人。他这靴子,和之前在红锦庭门口牵马的小厮是一样的。”姚婴倒也不是观察入微,只是因为昨晚去红锦庭她一直在观察所有人,包括那些小厮。从头到脚,她不记得都不可能。

    “这么说,这人还真是红锦庭的人。那就好办了,这就派人去调查。”东哥一笑,虽是脸色不太好,不过看起来很轻松。

    着人去调查,其实也并不是很难,红锦庭那个地方在皇都有地位,背后可能还有靠山。但是,如若官家去调查的话,他们也会十分配合的,毕竟,聪明人是不会和官家对着干的。

    第二天,调查结果就出来了,那个被赤蛇咬死的人的确是红锦庭的一个小厮。这个小厮是专门调派给柳襄姑娘打杂的,而那天柳襄姑娘被接到了司内丞的府上,这小厮原本也是跟去的。可是,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红锦庭后面的小巷子里。

    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柳襄姑娘的身上,倒也不算出乎意料。

    东哥认为应该抓紧时间去调查,毕竟这个小厮是专属于柳襄姑娘的,他忽然消失不见,那柳襄姑娘如果有问题,必然会当即做出一些防范措施。待他们再去查,可能也就什么都查不到了。

    但是,想调查柳襄姑娘也有些难度,因为她是红锦庭的头牌,最红的姑娘,想要见她都得提前约,并且,得花大价钱。同时,花大钱也只是其中一个条件,还得有身份地位才行。一般的土财主,柳襄姑娘是不见的。

    而现在只是确定这个小厮有问题,无法确认柳襄就一定不寻常,直接去查,似乎也不行。

    更况且,眼下齐雍不在,无他做主,他们身份也不够,直接闯进红锦庭去查,是不行的。

    “其实这事儿也不难,既然红锦庭只接受达官贵人对柳襄姑娘的邀请,那咱们也可以利用这一点,下个牌子,邀请她不就得了。”看着东哥发愁,罗大川不屑道。

    “那请问要用谁的身份邀请柳襄姑娘呢?”歪头看着罗大川,姚婴轻笑。

    “公子啊,公子的身份可不是那些寻常小官可比的,皇帝的儿子呢。”罗大川觉得他们像傻子,有个现成的贵人摆在那儿,他们好像看不见一样。

    姚婴扭头看向东哥,“公子会找名妓陪自己玩儿么?”

    东哥立即摇头,“公子洁身自好,不近女色。”

    罗大川撇嘴,他就不信这世上有不近女色的男人,吹牛。

    “不然的话,我们可以找孟公子啊。孟公子是留荷坞的长公子,皇亲国戚,样貌一流,还很有钱,可不是那些糟老头子比得上的。”小仲小声的开口,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

    闭嘴,他眼珠子乱转,自认为自己这个主意是很好的。

    “我说你们能不能在有好事的时候才想起孟公子?他生病了,瘦的像骨头架子似得,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姚婴摇头,这帮人,这个时候又想起孟乘枫来了。

    小仲耸了耸肩,他也不是说要没好事的时候想起孟乘枫,就是觉得,眼下公子不在,孟乘枫是最合适的了。

    “行了,都休息吧。这事儿,我自有法子。”东哥想了想,随后道。

    齐雍还是没回来,不知他到底做什么去了,反正那神骨八宝的其中一片出现,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

    姚婴不知东哥要如何安排,反正第二天若乔回来了。倒是那个带她的姑姑不见了,若乔这会儿很自由的样子。

    “你那姑姑带着你可有收获?咱们俩追不到的人,她追到了?”罗大川一脸不屑,对自己的能力十分自信。

    “没有。”若乔哼了哼,摇头。

    “你们到底在追谁啊?”拿着茶杯,姚婴看着他们俩,之前一直不问,其实这会儿心里有些好奇了。

    他们俩同时摇了摇头,姚婴以为他们俩是不能说,谁想到之后若乔就叹了口气,“谁知道追的是谁。之前在红锦庭查到了两个形迹可疑的侍女,有一天看见那两个侍女见了一个全身都包裹起来的人,恭恭敬敬的。”

    “小爷受伤那天就是在追他们,那两个侍女和那个神秘的人在红锦庭外见面,我们暴露了。”罗大川说,这也是他被攻击之后受伤的原因。当然了,他自己也清楚,如若不是之前姚婴给他那些涂抹在身上的东西做了防护,可不止肿起鼻子那么简单。

    “神秘人?那两个侍女再也没回红锦庭吧。”神秘人也不知是谁,连他们俩这种练过功夫,目力比普通人强上几倍的都没看清楚,想来是个重要人物。

    “没回去,不见踪影了。”若乔点头,的确如此。

    “描述一下那个所谓的神秘人。”姚婴很想知道。

    “如此热的夏天,他还披着披风,头上扣着斗笠,根本看不见脸。但根据身形来判断是个男人,比罗大川高一些瘦一些。但是,我没有听到他说话,所以判断不出他是哪里人,年纪如何。”若乔叹口气,她受过专业的训练,她会说各地的土话,所以也会听别人说。而且,每个年纪的人说话声音是有差别的,但这些都没派上用场。

    “成了,说不准人家已经离开皇都了,就你那个做什么事儿都自大自满的姑姑还异想天开,觉得人家在原地等着她抓人呢。”罗大川的大眼珠子要飞到天上去了。

    “少说废话。既然都无事,那咱们再去转转吧。就根据这几天那个神秘人出现的地点,咱们再走一圈。”若乔还是心有不甘。

    罗大川尽管是不屑,但也没反对。

    三个人离开茶馆,在皇都繁华的街巷上穿行,又回到了红锦庭这里。

    他们最初看见那个神秘人是在红锦庭内部,不过那个神秘人去过的雅苑他们两个人已经检查了无数遍了,所以这次也没潜进去。只是到了这红锦庭后面的小巷子里,这里和热闹的红锦庭院子里可不一样,因为安静,所以感觉十分空寂,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那个神秘人之前就是在这条小巷子里往东走,我们跟了大概二三百米,就消失了。罗大川受伤那晚,是在隔壁的巷子里,我们走吧。”若乔说着,一边拉着姚婴的手往前走。她个子要更高挑一些,此时的动作像个姐姐一样。

    罗大川走在前头,大摇大摆,鼻子还红肿着,但他似乎自己都忘了这事儿了。

    “那个人功夫不错,想必经常在红锦庭这附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11、神骨八宝(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