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皇都刑司,公开处死罪大恶极的犯人,时辰选在午时过半。

    而地点就是在刑司办公总地点的那条街,这整条街都被皇都的人视为不详,因为无数的人在这儿掉过脑袋。而且这地儿特别招乌鸦,几乎每天早晨都会有乌鸦在这儿乱叫,就算是放鞭炮也吓唬不了它们。

    白日里,这地方还算好,但到了晚上是绝对没有人来这儿的。

    但是,今日里却是人满为患,整条街上都是人头。不管是大人还有小孩儿,都往这条街上挤。

    这条街不似其他的街巷那般繁华,街边两侧有店铺,但都是一些专做白事的铺子,纸人纸马纸牛,衬得这整条街好像都很不详。

    今日要公开以极刑处死犯人的事儿早就传开,来看热闹的百姓将这条街堵得水泄不通。只有刑司大铁门那边是空旷的,因为一会儿将被处以极刑的犯人,那在皇都很有名气的小蛮姑娘就会从那边被送过来。

    小蛮姑娘每月十五都在满月楼表演,很多没钱进满月楼吃饭的百姓也都在外围观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谁又能想得到她居然是巫人,而且一直都在处心积虑的做坏事。想她接待的客人无不是大人物,借着这个时机害人,也不知一共做了多少坏事。

    今日的极刑十分吓人,说是极刑毫不为过,因为是火刑。

    行刑的地方早就铺好了炭火,这一片地方就是用来杀人的,行火刑也根本不难。地面的石砖被搬开,露出了一条十米长两米宽的深沟。而那火红的炭火就铺在这深沟里,下面应当是还有一些特殊的构造,使得那些炭火一直都红彤彤的。

    热气蒸腾,远远地看过去,那里的空气都是扭曲的。

    距离行刑地半条街的地方,有一家客栈。客栈的前门开在了另一条街,临这条街的这一面,则被封死了。

    眼下,这整个客栈都被包了下来,前后都是带刀侍卫。即便这整条街都是看热闹的百姓,但这客栈周边却没人敢靠的太近。

    姚婴罗大川跟着东哥抵达这个客栈的时候,这里就已经被包下来了。但不是齐雍所为,而是那个小宁王。

    站在窗边,姚婴和罗大川看着行刑的地方,虽距离有些远,但这里高,越过了街上密密麻麻的人群,看那炭火燃烧的刑场,还是很清楚的。

    在这儿清楚的瞧见热气在蒸腾,使得刑场上的一切都变得扭曲了。

    “真要用火烧死一个姑娘?就算是巫人,这般对待个女人,也真是狠辣了些。”罗大川小声的说道。后面的桌边坐着齐雍和那小宁王,这火刑大概是小宁王想出来的,这话被他听到,必然得引得他不快。

    “没看出来你还会怜香惜玉呢。”虽是如此说,但姚婴也觉得有点凄惨。被火活活烧死,想想就知是什么滋味儿。

    “什么怜香惜玉,小爷只是觉得某些人心胸太狭窄了些。”压低了声音,他骂的是谁显而易见。

    姚婴扯了扯唇角,那个小宁王年纪小小,但也着实是心狠手辣。这种自小就高高在上的人,被人戏耍,必然心中难平。不想出个解恨的法子,怕是觉都睡不着。

    小宁王齐屏,虽和齐雍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但的确是没有任何的相似之处。锦袍玉带,一身富贵,唇红齿白,一双凤眼,换一身女装怕是也看不出他是个男人。

    靠坐在椅子上,姿势比齐雍还要嚣张,喝着自家下人带来的茶,眉目间皆是高高在上。

    他和齐雍没有交流,当然了,看得出齐雍不想搭理他,他也不想搭理齐雍。

    其实去往听雨苑那天,他们俩应当是有过交流的。但今日则各自不言,难不成是因为那小蛮姑娘起了争执?

    关于这小蛮姑娘,齐雍是如何处理的他们并不知道,有没有抢人,有没有和齐屏翻脸,他们都不清楚。

    反正今早东哥得到了前往这里的消息,待他们来到这里时,齐雍和齐屏都在。

    这条街人满为患,这杀人也成了热闹了,老老小小都跑来看,大概古人是真的很闲。

    “哎,阿婴妹妹,你看公子好像心情不是很好,是不是因为他没抢过自己兄弟啊?果然是应了那句话,小儿子嫡长孙,父母亲的命根子。”罗大川在这点上是格外自信的,因为他是他父母唯一的儿子。若不是因为打死了人,他父亲为了让他能脱罪,才不会把他送到长碧楼呢。

    “自小在父母身旁的,自然要骄纵些。这种时候,懂事明理的就要吃亏了。”这般说起来的话,姚婴是同情齐雍的,同样是皇帝皇后的儿子,他就要水深火热,在刀尖上滚,多不公平。

    “是啊,一看那个小宁王就不是省油的灯。”罗大川点头,和他以前在青阳郡时的嚣张程度差不多,这让他很不爽。

    两个人说着,刑场那边却有兵卫出来了,两队兵卫,将那装满炭火的深沟两侧围了起来,手中都执着很长的五齿长叉。

    之后,又出来了一行兵卫,分别两个人押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有男有女,正是那小蛮姑娘要逃离出城时带着的那几个。

    姚婴的傀儡就在其中,不过三日日期已过,傀儡术的牵连也断了,也感受不到他的恐惧了。

    不过,这些人真是吓得魂儿都丢了,被兵卫押着出来,大多数都不会走路,完全是靠他们拖出来的。

    “开始了。”罗大川喊了一嗓子,那边小宁王齐屏便起身快步的走了过来。

    这个窗口视野好,他走过来便抬起左右手把罗大川和姚婴扒拉开,自己占据了最好的地方。

    罗大川瞪眼,东哥却把他给拽走了,还有一扇窗子,尽管窗口小了些,但也容得下他了。

    姚婴被齐屏扒拉的险些跌倒,抓住了窗棂,看了一眼扒拉她的人,他却好似根本没有在意。

    无话可说,姚婴站在窗边,占据这一隅,继续往刑场那边看去。

    先押出来的这些就是那些侍女随从,显而易见,处以极刑也包括他们,并且还要拿他们先开刀。

    刑场远处有一面大鼓,据说鼓面以人皮绷制,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的皮。

    忽然的,那大鼓被敲响,沉闷的声音传出来很远,整条街的人都安静了。

    下一刻,那已经走到铺满炭火的深沟两侧的兵卫,就强行的把抖如筛子的人扔了进去。

    只是扔下去的片刻,火苗就跳了起来,那些人身上的衣服燃烧起来,他们身上捆绑的绳子也被烧断,人立即挣扎起来,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姚婴也不由得皱起眉头,五六团火球在那深沟里挣扎,他们想爬出来,但两侧的兵卫使用手中的长叉又把他们推了回去。

    那惨叫声极其刺耳,能感受得到他们极度的疼痛,怕是这个时候,他们只想一死。

    街上看热闹的人无不翘脚往那边看,同时又窃窃私语,这种恐怖的场面,今日看了说不准会做恶梦。

    燃烧的几个人其实也没挣扎太久,三五分钟吧,就没有声音了。火苗犹自在跳跃,空气中似乎还飘着一股人被烧之后的难以言说的气味儿。

    姚婴的视线从刑场上移开,看向站在街上的人群,密密麻麻的,都面朝刑场。

    蓦地,她看到了一个不太一样的身影,一身黑衣,戴着个斗笠。他和所有人都呈相反的方向,并且在移动。

    视线追逐着那个人,直至他顺着街角的小巷拐走,彻底不见了踪影。

    几分疑惑,她的视线再次回到人群里,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27、火之舞蹈(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