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在你和张叔套近乎,又说我脚扭了之后,我就猜到了。只不过,这么多天过去了,我还是没想通,你到底为何要如此执着,你也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她和若乔还有小悦睡在她的房间,只有一张木床,三个人挤在一起,但凡有一个人较胖,这床就装不下她们了。

    “我有我的原因,之前执行任务,没有一件是完美成功的。阿婴,我想在咱们楼中出人头地,不管如何,哪怕混到和你一样的赤衣也好呀。”若乔弯起嘴角,似乎真的是为出人头地。

    姚婴看着她,昏暗的油灯,她的眼睛看起来极其明媚。如她所说的出人头地什么的,根本不会有她这样的眼神儿,没有一丝一毫的功利。

    “好吧,我无法说服你,那也只能等着你了。你带着赤蛇吧,控制它也很简单,我教你。”说着,姚婴把手腕上的链子拿下来,套在了若乔的手腕上。

    将如何简单的控制赤蛇教给了若乔,之后她便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她很焦急,连等到天亮都不想。

    姚婴坐在木床上看着狭小的窗子,外面是一片漆黑,还有夜莺以及虫鸣。

    尽管它们在叫,可也仍旧让人觉得很平静,最起码这种声音倒是让她觉得很宁静。

    转眼看向睡在旁边的小悦,睡得真是昏天黑地。如此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姑娘,脑子却不太好使,真是可惜。

    这一晚,姚婴都没怎么睡。待得天亮了,她刚刚有些迷迷糊糊,睡在她身边的小悦就爬起来了。

    起床便大声的抻懒腰打哈欠,发出来的声音很是健康,当然了,也未免太健康了些,吵得姚婴也醒了。

    小悦除了脑袋不太好使之外,身体倒是十分好,而且作息时间看起来还挺规律的。

    睁开眼睛看着她,姚婴也不由得弯起嘴角,能活的这么没心没肺的,也挺好。

    小悦扭头看到了姚婴,就愣了。

    “你不会又把我忘了吧?我是婴姐姐。”再次自我介绍,她总忘事儿,这一夜过去姚婴也想到了。

    放下双臂,小悦扭头想了想,之后就灿烂一笑,“姐姐。”

    显而易见,她是真的忘了,而且昨晚睡在这儿的明明是三个人,眼下却只有她们俩,她也没发现不对劲儿。

    坐起身,姚婴摸了摸她散乱的头发,“起来吧,我给你梳头发。”

    小悦点点头,欢快的下床穿衣服,生活自理方面她还可以。

    仍旧给她梳成了昨天的两个花苞头,衬托的她极其可爱,憨态可掬。

    山里的清晨是十分清爽的,姚婴目前是‘扭脚’的状态,所以也不能随意的往外走。

    哪想到小悦出去片刻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用木棍自制的拐杖。

    “给姐姐,走路。”小悦笑眯眯,她没进门就忘了这句话,显然是张叔教她说的。

    “谢谢。”姚婴接过那粗糙的拐杖,倒是有些惭愧,她的扭脚是假的,但张叔却当了真,还一大早的给她做了拐。

    小悦笑眯眯的,别人对她说谢谢,她也不会客气的说没关系。

    倒是看着姚婴撑着拐杖站起身,她笑的更开心了。

    张叔起的早,做完了拐杖就开始做饭,他做饭的手艺很一般,超级一般,不过在这种地方,能做熟了有味道就已经很不错了。

    姚婴拄着拐走到院子里,之后又挪到了厨房。

    厨房简陋,两个大灶,旁边摆了七八个黑乎乎的陶罐,里面是油盐之类的调味品,还是很丰富的。

    “张叔,看您做饭的架势,还真是熟练,看来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您在家中洗涮做饭吧。”靠着门框,一手拄着拐,她这伪装成残疾人还是很到位的。

    “没错的,自从她娘过世,老头子就开始围着灶台转了。这个地方可不敢让小悦进来,还想着等老头子死了,这丫头可怎么办,咋样也不能饿死自己。哪想教了多次也教不会,还险些把自己给烫了。”张叔说起这个来,不免有些愁苦。他有四五十岁,可是却很显苍老。想想小悦的年纪,在这个年代算是老年得子吧。

    “现在就愁苦将来的事情有些过早了,张叔身体健康,重于眼下才是。”是啊,如果他去世了,小悦怎么办呢?

    说起这个,张叔也陷入了愁苦之中。

    院子里,罗大川在不断的逗弄着小悦,坐在磨盘上,看着小悦被他逗得团团转,又傻乎乎的始终笑呵呵,他也忍不住跟着笑。

    姚婴几次用眼神儿警告他收敛,但他却好像也被小悦传染了,点头答应之后,转头就忘了。

    两个人在院子里嘻嘻哈哈,一个是真的脑筋不清楚没心没肺的傻笑,另一个则是捉弄人得意的笑。

    张叔在厨房里忙活,出来几次没看到若乔,这才询问她去哪儿了。

    姚婴随口编了个瞎话,说若乔在昨天的路上丢了很重要的东西,她回去找了。

    张叔反倒有些担心,说这山里野兽很多,一个姑娘家别再出了事儿。

    他的担心是出于好意,但也的确是小瞧了若乔,别说一两只野兽,就是群兽围攻,她也能逃得出去。

    之后,姚婴便又开始询问起他在山里看到的那群人的事儿,在那之前,他还有没有见过其他的人在鬼岭活动。

    张叔等着锅里的水加热,一边回忆,想了许久才想起些事儿来。

    他在这鬼岭也住了十几年了,这鬼岭之中有猎户和采药人频繁进出,这倒是不稀奇。不过,他们不会往深处走,也就是说,这些人最多走到他所居住的这片山的再深处一点儿,就不会再冒进了。

    鬼岭深处有迷障,大概是因为地理环境所致,那些迷障常年不散。野兽进去了,也鲜少看到它们再出来。

    张叔倒是也接触过那些迷障,他当时想再往深处走走,不过,吸了迷障这眼睛就不好使了。他居然看见迷障里有鬼影,吓得他就跑回来了,至此后再也没靠近过。

    迷障?鬼影?

    这两个条件,纠缠在一起,听起来就没那么单纯了。

    院子里,小悦和罗大川哈哈哈的笑声此起彼伏,姚婴也管不了了,若乔在的话,非得和罗大川打起来不可。

    不过,不说罗大川是否是在逗她,但她这会儿的确是开心的,笑声发自肺腑。

    如此简单就得到快乐,某些方面来说,真是让人羡慕。

    若乔一去就很久,姚婴和罗大川没怎么样,倒是张叔有些着急。担心她一个小姑娘出事,这深山老林的,想找她都不容易。

    看着张叔执意的要去找若乔,姚婴给罗大川使了个眼神儿,他没办法站出来,说他去找,顺便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功夫,证明自己打得过野兽。

    罗大川的一番比划的确是镇住了张叔,之后就同意了他出去找,并且把昨天回来的路线重新跟他说了一遍。

    可罗大川即便是出去,也不可能回到昨天他们相遇的地方。姚婴暗暗的给他指示,让他往鬼岭深处走,去查探一下那个迷障到底怎么回事儿。

    依罗大川的体质,一般的迷障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罗大川表示收到,之后就离开了,只身一人,他要更潇洒些。不用担心姚婴会不会跟不上,更不用跟若乔因为路线问题而吵架。

    两个人都离开,张叔也隐隐的担心,就爬到了房子上挂了一块彩色的布,不至于让那两个人找不到回来的方向。

    姚婴就和小悦坐在院子里编草绳,别看小悦记不住事儿,但是做这些手工她还是做的很好的。机械的重复一件事,比记住那些很多字的话要简单的多,小悦的草绳编的特别好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33、鬼岭(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