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齐雍拗断了那鬼婆的脖子,可是她仍旧还活着。没有眼白的眼睛睁着,甚至另外一只手还在摇晃。

    那巨蛇张嘴朝着他们咬过来,齐雍也在瞬间身体翻转过去,一手依旧扼住鬼婆的喉咙,另一手扯住姚婴的后衣领,一个眨眼间便退下了骨架桥,那巨蛇也吞了个空。

    姚婴根本顾不上太多,趴到鬼婆的身上去抢她另外一只手上的指环。她的身体有问题,碰触之时恍若在放电,这般趴在她身上,姚婴全身都跟着颤抖起来,她觉得自己内脏都要抽搐了。

    把她手指上的指环一个一个摘下来,又按照顺序套在自己的手指上,身体一转面对骨架桥,那大蛇已到了眼前。

    活动两只手,指环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也就在同时,那探过头来张大了嘴的巨蛇就顿住了,还有跟在它后面的那犹如潮涌一样的其他蛇,都像是它的子子孙孙,而又以它马首是瞻。

    齐雍也在此时下了狠手,直接将那鬼婆的头撕扯了下来。

    头脱离身体的瞬间,她脖子断口处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黑色的气。

    齐雍随手扔掉鬼婆的头,一手圈住姚婴的腰,带着她快速后退。

    犹如变魔术一样,那鬼婆的尸体喷出大量的黑气来,恍若有生命一般,直朝着有活气儿的他们而来。

    而那巨蛇也在同时回神儿,张开大嘴扑了过来。

    黑气无穷无尽,懂的人看到了就会明白,若被黑气扑了,就真的挂了。纵使她和齐雍体质特殊,但也未必能躲得过。

    齐雍揽着她沿着深沟后退,黑气和群蛇一同追逐,黑气在前,群蛇在后。

    那最大的蛇高昂起身体,已经超过了黑气的高度,它巨大的头绿色的眼睛,那姿态真是恍若蛟龙。长明灯照耀,它全身都在发光,极其慑人。

    齐雍圈着她的腰,她靠在他怀里,一直盯着那追逐而来的黑气还有那和龙差不多的巨蛇。它头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攻击,可是它根本就咬不穿那巨蛇犹如铁皮一样的鳞片,但不放弃的精神还是值得嘉奖的。

    晃动手指,指环碰撞,可是却并不管用。黑气的面积越来越大,恍若一张网,要将他们俩覆盖在其中。

    握紧双手,调整指环位置,姚婴再次晃动十指,那追逐的巨蛇果然停顿了一下。

    但此时,齐雍也带着她退到了尽头,后面没有路了。

    “稳住了。”齐雍的声音从她后脑传来,呼吸粗重,好似支撑不住了。

    “公子,跳下去,我带你坐个顺风车。”不用回头看就知他可能是支撑不住了,流了那么多血,又折腾了那么许久,他支撑不住也在常理之中。

    齐雍什么都没说,便揽着她朝着一侧的深沟栽了下去。腾空下坠,姚婴却也完全信任,两只手晃动碰撞,巨蛇跳过黑气,朝着他们俩就扑了过来。

    眼看着那巨大的身体要砸到他们俩时,那巨蛇猛地一扭头,巨大的上半身擦着他们俩的身侧扭了过去。

    “上去。”姚婴喊了一声,齐雍一手就扣住那巨蛇坚硬如铁皮的身体,带着姚婴翻上了它的背。

    黑气在追逐,并且遮天蔽日一般。姚婴十指晃动,巨蛇狂躁的进入深沟,朝着一个方向狂奔。

    这才是真正的云霄飞车,齐雍一手紧紧地扣住它光滑如铁皮一样的身体,另一手搂着姚婴。

    黑气被甩开了些,最起码姚婴是感觉不到了,双手不停,指环碰撞,噼里啪啦犹如圆珠落盘。越是脆响不停,巨蛇愈发疯狂,深沟不再宽敞,它就直直的冲进了土石之中。

    土石掉落,齐雍和姚婴两个人也撑不住下滑,最终被甩下去砸在地上,头上土石不断掉落,砸的满身满头。

    那巨蛇的大尾巴从他们身边扫过,又掉落下无数的土石,劈头盖脸。齐雍的手扣住姚婴的头,把她的脸埋在自己胸前。

    土石把他们俩埋在其中,稀里哗啦的掉落了好一阵儿,才恢复平静。巨蛇也不知跑哪儿去了,赤蛇估计还和它纠缠呢,而他们俩则被埋在土石当中。

    那黑气,也不知能否蔓延进来。

    空气不够用,姚婴的脸埋在齐雍胸口,觉得要窒息了。她什么都听不见,唯独只有齐雍的心跳声好像和她的心跳对上了拍子,两个人心跳融合成了一道。

    都跳的很快,快要爆炸了一样。

    下一刻,那个按着她头的人就开始移动,姚婴被土石所压根本动弹不得。

    不过,齐雍是真的很强,他不止在向上移动,而且还带着她。

    在地底下冬眠的虫子姚婴见多了,天气暖过来时从泥土里往上拱,最后破土而出。

    眼下,他们俩就是如此状态,而且也不知被埋了多深,想要爬出去需要多久,都是未知。

    说不出话,更不敢动,土顺着她的脸颊两侧往下落,都掉进她耳朵里了。

    不过,好像因为这里原本的土石很松,齐雍努力了一会儿,往上拨土的手还真寻到了空隙,脚下施力,他抱着姚婴便从土里钻出来了。

    见了空气,大口呼吸,齐雍也松开了她的头。

    腿还在土里呢,两个人便躺在地上不动了,盯着头顶,依稀微光,迷障重重,这是清晨。

    没想到在里面待了这么久,而罗大川和若乔的影子根本没见着。

    “齐雍,你还好么?”齐雍不再有动静,但能听到他浅浅的呼吸,就好像没有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没回答,姚婴扭头看过去,看到的便是他苍白的脸,双眼紧闭。

    把双腿从土里抽出来,姚婴坐起身,视线从齐雍的头一直到他埋在土里的腿,最后落在了他的手上。

    抓起他的手,黑色的血管印记顺着他的手指已经蔓延到手背了,他的手就好像被雷劈过一样,那些血管的脉络浮在表皮上,这不是和鬼婆的手变成了一个样子?

    想起在地宫时,齐雍把那鬼婆的脑袋给扯下来了,必然是在那瞬间被黑气扑了。没扑到脸和身体,手却中招了。

    从自己都是土的裙子上扯下两根布条,分别捆绑在他的两只手腕上,期间看了他一眼,仍旧是双目紧闭,毫无反应。

    眼下来看,须得先离开这里才是,地宫,鬼婆,还有那些蛇,都得等恢复好了再来。

    虽说不知那个时候他们会不会都消失了,可,还是齐雍的命比较要紧。

    “齐雍,你最好能醒过来,不然我觉得我可能无法带你走出去。”展开他一只手臂,姚婴用力的把他扶着坐起来,自己坐在他身边,将他的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终于把齐雍给架了起来。

    两条腿都在打颤,架着他顺着荒草丛里走,也不知走的方向对不对,反正一切看天意吧。

    以前也架着他走过,但,好像从未感觉到他如此绵软,简直就像没了骨头一样。她架着他简直是拖行,数次跪在地上,她都觉得要死了。

    头晕眼花,在数次跌倒之后,她终于爬不起来了,趴在地上,看着趴在她旁边的齐雍,他的半个身体还压在她身上。双目紧闭,脸苍白如纸,摔了无数次,他脸都刮流血了。

    “齐雍,我扛不动你了,你一会儿若是醒了,记得走的时候把我带上。”小声的说了两句,她的眼皮就撑不住了。

    最后一丝力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39、鬼婆老巢(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