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夜幕降临,这迷障重重的森林中,众人依旧在忙碌。

    护卫不断的往那地洞下面投放硫磺等物,因为数量太多,所以这上面的空气中也都是硫磺的气息,特别的刺鼻子。

    所有人来来回回,因为迷障,这空气中的氧气也稀缺。两个火堆的火苗在跳跃,但并不是很旺。

    齐雍的身影蓦一时出现,蓦一时消失,他极其忙碌,也根本没时间去关注某一个小人儿在做什么。

    巨大的砗磲在火光中显得熠熠生光,但同时,它也在不断的散着冷气,让大家都不太愿意接近这里。

    罗大川就坐在砗磲的背阴处,整个人像个不可惹的流氓。他和那些护卫的关系都不怎么样,所以他坐在这儿很久,也没人过来搭茬儿。

    东哥忙碌了许久,吃了些东西喝了些水,一边慢步的往砗磲的方向走。这就是个房子,如此巨大,人在其下十分渺小。

    边走边看,转到了后面,才发现罗大川在那儿坐着呢。

    东哥上下的看了他一通,“阿婴呢?”

    大眼珠子一斜,罗大川伸手往漆黑的树林里一指,“方便去了。小爷在这儿给她放哨,所有男人禁止靠近。当然了,如果东哥一定要去看,小爷我也不拦着。就是到时,东哥可能要被当成登徒子了。”

    东哥显然被罗大川气着了,他本就是个粗鄙的人,拿他也真是没有办法。

    转身离开,罗大川坐在那儿翻个大白眼儿嗤笑一声,转眼看向身边这巨大的砗磲,咬合处紧闭,好像从未有人动过它。但实际上,有他罗大公子在,这种巨大的东西想要它开启,小菜一碟。

    只要开个小缝,就能让身材纤细的人钻进去,于他来说轻而易举。

    叹口气,他继续坐在这儿‘放哨’,去方便去拉屎,这种理由说一次还成。若是接下来还有人问,他都说不出口了,谁拉屎拉那么长时间?

    抬起一只手撑着头,罗大川长叹口气,希望这一晚所有人都把姚婴给忘了,也不要过来问他她去哪儿了。

    不过,罗大川的希望要落空了,姚婴虽说纤细娇小,但在这个地方存在感也绝对很高。

    在午夜过半时,齐雍从地洞下回来,因为护卫无法在没有姚婴给予安全保障时深入,很多危险的事情都是齐雍自己完成的。

    他从下面上来,满身的寒郁,漆黑的眼睛亦是深邃无比。也说不上来他到底如何,只是看起来极其的逼人,让人连话都不敢多说了。

    上来后,齐雍先喝了些水,挺拔的背影有些疲惫。不过,即便如此,看着他的人也会生出一股由衷的信任来,好像没有他对付不了的事情。

    歇了片刻,齐雍转眼环顾四周,眉峰微蹙,“那个豆芽菜呢?”

    “回公子,属下好像一直没看到阿婴姑娘。”近处的护卫立即回答,他确实是没看见。

    齐雍转身看向那个砗磲,就在对面,上头被迷障遮着,若隐若现。

    朝着那砗磲走过去,抵达近前,他仔细的看了看那紧闭的咬合处,还有绳子缠绕在其上,但松松的。

    顺着砗磲往背面走,就看到罗大川坐在阴影处,要睡着了似得。

    “你在这儿做什么呢?”居高临下,齐雍淡淡问道。

    身体一抖,罗大川立即清醒了过来,“公子。那个,阿婴妹妹去方便了,肚子可能是不舒服,我在这儿给她放哨呢。”说着,继续反手一指,方向还是树林深处,雾蒙蒙黑乎乎。

    “去多久了?”齐雍继续问。

    罗大川歪头想了想,“两刻钟吧。”

    齐雍微微颌首,之后便离开了,重回火光能照到的地方,但站在那儿没有再走动。

    片刻后,东哥过来了,“公子,这巨大的砗磲问题重重,是要把它运出去么?白天的时候阿婴对我说,这个东西还是毁了安全。”

    “这个砗磲的确是有问题,在没破解问题之前,不能毁了。”齐雍抬手放在砗磲粗糙的外壳上,于他来说,冷气要更强。类似于被雷劈着的感觉,只有一丝丝而已,可以忽略不计。

    东哥点了点头,面色也较为沉重,谁又能想到巫人会利用这些东西搞鬼。

    “诶,阿婴呢?”东哥转眼看了一圈,还是没发现姚婴的影子。

    “去方便了。”齐雍淡淡回答。

    “方便?这一个时辰前,她就去方便了,还没回来?”东哥觉得不对劲儿,这去的未免太久了。

    齐雍转眼看向他,随后便刷的转身快步的朝着罗大川所在的地方走去。

    罗大川还坐在原地头疼不止呢,齐雍便冲到了他面前,来不及说话和反抗,他一只手被齐雍扣住,然后就按在了那砗磲外壳上。

    罗大川立即整个人轻微的抖动,上牙和下牙碰撞,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松手,齐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她人呢?”话不多说,能和姚婴一同搞鬼的,除了罗大川没别人了。他们两个人,臭味相投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深吸几口气,罗大川才觉得清醒了点儿,敢情这砗磲比鬼婆还强,他刚刚觉得自己的心肝脾肺都要吐出来了。

    “这里。”转着脑袋看向那砗磲,他招了。

    就知如此,齐雍闭了闭眼睛,话也不多说。弯身,两手分别扣住那砗磲咬合处的上下两扇,这东西极其厚重,千斤不止。一点小小的缝隙开启,齐雍倾身,一条长腿迈入,之后下半身便进去了。最后,整个人都钻了进去,两手一松,那砗磲合上,他消失了。

    东哥站在一边看着,还是不解,姚婴进去做什么?

    罗大川坐在那儿犹自有些没缓过来,这些巫人,搞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真有一手。

    但转念一想,罗大川就冒出火气来,想知道真实的情况,张嘴问就行了呗,干嘛要那么对他?岂有此理。

    可已经没人给他答案了,因为那两个人都已经进了砗磲里。

    这东西冒着寒气,诡异至极,还真有人抢着往里钻。

    砗磲紧闭,但内部却并非一片漆黑,砗磲的内壳泛着淡淡的荧光,就好像被涂抹了什么发光的涂料一样。但,若是躺在其中看着上面,却会发现像银河一样,看不见星子,却能看见它们散发出来的亮光。

    齐雍进来,看到的便是在这里睡觉的姚婴,她就躺在正中央,双手交叠于腹部,双目紧闭,看起来好像睡得很好。

    这砗磲内部凉飕飕,其实若仔细感受,就能感觉得到这种凉和严冬的寒冷是不一样的。

    环顾了一圈,齐雍眉头始终紧锁,随后在姚婴身边坐下,这巨大的砗磲,她躺在其中,这般瞧着她好像是居住在砗磲中的精灵。千万年灵气汇聚,所以这砗磲成精了,变成了一个女子。

    她这会儿瞧着倒不像那时莫名晕厥的模样,静美而纯净,不染丝毫的杂质。

    这个砗磲的内部太凉了,但凡正常人,是不会在这个地方睡得安逸的。

    齐雍扣住她的一只手,入手的便是冰凉,若不是她还在呼吸,真是让人不由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没了性命许久。

    “醒醒。”他开口唤她,但声音并不严厉,更有几分小心翼翼,好像担心会吓着她。

    只不过,姚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动不动,呼吸清浅。

    轻轻地嘘口气,齐雍一手顺着她脖子下伸进去,然后把她托了起来。

    她绵软的好像没了骨头,齐雍托着她的上半身,揽到自己怀里,如上次那样,掐住她人中,强迫她醒过来。

   &nbs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53、秘密(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