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站在姚婴身后,齐雍一手捂住她半张脸,阻止她再说话。

    姚婴被迫的高扬起头,整个人恍若被他挟持了一样。

    四周静悄悄,只有火堆里的木头在燃烧时发出噼啪的声响,大家都在看着他们,也不知这忽然之间的,两个人表演的是啥。

    齐雍深吸口气,扫了一眼那些目瞪口呆的人,“该休息的休息,该值守的值守,不要再看了。”

    “是。”陆续的应声,护卫们调转方向开始各自做各自的,但各个耳力都非凡,他们那儿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听到。

    捂着姚婴的嘴,齐雍低头看她,把她的后脑勺扣在自己胸前,他一边微微低下头,“再胡说八道,就把你挂在火堆上烤了。你翅膀就烧焦了!”

    眼睛半睁着,姚婴一直在挣扎,不过力气不如人,根本就挣不脱。

    似乎也听到了他威胁的话,她开始摇头,一副要誓死守护自己翅膀的样子。

    弯起唇角,齐雍托着她后退,一直退到另一个临近山边的火堆旁。

    这火堆四周的护卫立即撤开,把这里都留给了他们俩。

    把她放倒在火堆边,是想让她安静下来,喝了酒就睡觉,上次表现的也挺好的。

    只不过,姚婴被放倒却坐不稳,直接就躺在了地上。齐雍只得一手托住她的头把她推起来,她却不断的拍打他的手臂,让他别碰自己。

    看她坐稳了,齐雍才放开手,然后在她身边坐下,“以后不许喝酒了。”

    看着火堆,她神色迷蒙,却又听得到他的话。

    她点了点头,之后便笑了,仰着脸朝向他,她笑的两颊酒窝深深,纯美到发甜,“就不。”

    这是明摆着的借酒壮胆,齐雍看着她,唇稍挂着若有似无的笑,“还敢顶嘴,把你翅膀砍了。”

    “不要。”环抱住自己,她又忽然变得很是委屈。大概是因为她的样貌,所以不管是笑起来还是表现出委屈,都特别的生动,让人不由心生怜悯。

    “喝醉了酒,居然长出翅膀来了。你还多出了什么?说来听听。”微微倾身凑近她,齐雍轻声问道。

    他似乎比火堆还热,呼吸之间的热度吹到她脸上,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更迷蒙了。

    看着他的脸,姚婴慢慢的抬起双手来捧住他的脸,“我还要我的水晶鞋。”

    她的话不亚于疯言疯语,可是听着又很是可爱,齐雍的眼神也跟着一软,抬手摸着她热乎乎的脸,拇指在她鼻子上蹭了蹭,“时机正好,说一说你的梦想是什么?”

    “狗屁。”闭上眼睛,她脑袋一沉,就朝着他顶了过去。原本捧着他脸的双手也垂了下去,整个人瘫软到了他怀中。

    低头看着往自己怀里钻的人,齐雍抬起一条手臂环在她身上,这才是正常喝多了的样子,地鼠附身。

    不过,他现在很想把她扔出去,喝多了都不说真实的话,还想让他做垫子,简直是太便宜她了。

    他想把她扔出去,但她却是摆明了不会就范,因为她成功的拱到了他怀里,还用双臂圈住了他。

    坐在那儿,这次被挟持的好似是齐雍,他根本无法动弹。

    另一个火堆四周都是人,大家好像无处可去的拥挤在一起似得,乍一看又特别像逃难者聚会。

    罗大川就在那之中,不时的看一眼远处那清冷的火堆旁的两个人,他觉得齐雍之后无法再因为给姚婴喝酒这个事儿而训斥他了。都是因为喝了那一口酒,他们俩今晚才会这样,否则借给姚婴几个胆子,也不敢非要抱着齐雍睡觉啊。

    这一晚,姚婴在梦境中没有一时闲着,天马行空,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她大概从未有过如此丰富的想象力。

    数次在死亡边缘挣扎,她不得不抱住一块不知名的求生物体,死死地抱住,这样才得以存活。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54、我的翅膀(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