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要把砗磲运出去,有多难,大家都很清楚。

    如此巨大,只是运出山的这段路就不容易。运出山之后,还要一路回长碧楼。普通的马车根本就载不动,须得特定的运货车马,一般的城池可能不储备,须得回长碧楼或是去皇都调动。

    这般折腾,一路上,必然得引得风言风语,这么大,想看不见也难啊。再说了,百姓又不是瞎子,这一路运回了长碧楼,不知得闹出多大的动静来。

    姚婴觉得没有必要把它运回去,浪费人力物力。

    站在已经熄灭了的火堆旁,姚婴喝了些水,视线在众多人之间游走,不管他们三八的眼神儿,在齐雍出现之后,她迅速的迈步走了过去。

    “胆大包天的阿婴小姐,昨晚睡得可好?”罗大川从中杀出,他百无聊赖,似乎只有这会儿情绪较好,因为八卦。

    后退了一步,姚婴看向罗大川那胡子拉碴不顾形象的样子,“关你屁事。”

    “嘿,转眼不认人啊。昨天还让小爷我给你放哨呢,今儿就关我屁事了。成,小爷我不自讨没趣了。”翻个白眼儿,他骄傲的转个身就要走。

    “等等。罗大川,我昨晚是不是就喝了一口酒?”她好像有些不太能确认这件事了。

    “当然,自知酒量极差,就喝了一口。”罗大川点点头,他倒是还怂恿她多喝几口呢,毕竟那砗磲寒气嗖嗖。

    “一口酒的能量也很大,能抵御的了砗磲内部的寒气。”弯起嘴角,她像是心里有了什么打算。

    “不止呢。一口酒还能耍酒疯,整夜抱着一男人不撒手,可让我们看了好一场笑话。”罗大川贱兮兮的,昨晚这笑话可是好笑,他一直看到快天亮。

    动了动嘴角,这事儿姚婴反驳不得。眼睛一转,她乌溜溜的眼珠子里蕴满杀气,“我被色所迷,难以自持,借酒装疯,图谋不轨。怎样?我承认。不像某些人,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话落,她绕过他走开。罗大川眉毛一横,“你说谁呢你?给小爷我说明白。”嘴上这么喊,脚却钉在原地不动。这影射他不是听不懂,只是听懂了也不承认而已。

    姚婴一番没脸皮的自爆,入了多人的耳朵,大家止不住偷笑,也惊叹于她一个小姑娘的胆量。更重要的是,公子也没反抗呀!

    几步走到齐雍身边,她仰脸看着他,“我有一个提议。”

    齐雍正在看护卫们搬运砗磲,已经离开原地五六米了,互相配合,它也不是沉稳不动的。

    听到了姚婴的话,他也没低头看她,“待回去了,本公子给你找水晶鞋。”

    “谁说这个啦?还有,你能不能不要帮我回忆我醉了之后的事儿。再说了,你若是不把我搬出来,我整晚睡在里面,待今早出来也就醒酒了,根本不会发生那些事情。”说来说去,怨他呀。

    “怪我啊。”齐雍笑了一声,笑的很是让人生厌。

    “听我的提议。”不想和他讨论喝醉之后的事儿。他体温高,身上暖,喝醉了找睡觉的地儿,自然条件反射的去找他啊。

    “给本公子的腰道歉。”转身,齐雍面对着她,居高临下,漆黑的眼睛深沉而坚定,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动摇他。

    视线向下,姚婴在他的腰间看了看,“依旧坚韧啊,我道什么歉?”

    弯起唇角,显然这话他挺爱听的,“说提议。”

    无言,姚婴深吸口气,随后抬手一指那仍旧在被移动中的巨大砗磲,“你不用把它搬运回去,它里面的秘密,我可以带你去知道。除非是,你不信任我,担心我会私藏那些秘密。”

    “你不是巫人,也没有能力窥探到它所有的秘密。”齐雍根本就没思考,出口的便是阻止。

    “我有。虽说我不是巫人,但我能知道。你不同意,就是觉得我不可信。”她的语气也是斩钉截铁的,昨晚若不是他中途去打扰,说不准今天一切都成了。

    “说的什么疯话。危害太大,你知道之前住在里面的鬼母都经历过什么痛苦么?你也想体验一下?你可要知道,一旦真成了鬼母,那些痛苦会一直伴随。”齐雍也知道些什么,他的话都是负面的。

    “那你说说,她们都如何痛苦了?都是从你之前认识的那个鬼母那儿得来的。那么,那个被人带走的鬼母,就是被你带走了。”果然还是被他弄走了,那是不是说,她可以有幸见一见那位鬼母。

    “本公子没有带走她,只是听人所说罢了。”齐雍微微摇头,他没见着。

    姚婴并不是很相信,是哪个人跟他说的?是巫人中的高层么?不然,谁又能知道鬼母的事儿。

    “别意图窥视本公子的想法。你也不是三岁的小孩儿了,你若真要以身犯险,后果、、、”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知道。

    “后果自负。”姚婴歪头,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后果你可能承担不起。若你痛苦万分,本公子就亲手了结了你的性命。”最后一句,他说的冷血无情,亦如他此时眼睛里的神色,好似他本身就是个冷硬的人。

    姚婴的眼睛跟着颤动了两下,“好啊,死你手里,应该不会痛苦多久。”劲儿大,一下子就能把她捏死。

    齐雍显然是无话可说,深吸口气,他看了一眼已经运出去十几米外的巨大砗磲,“你试试吧。”

    “好。”姚婴点头,窥视鬼母,她并不惧怕。控痋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既然已做了决定,这巨大的砗磲就没必要运出山了。不过,不能留在这迷障之中,因为接下来齐雍准备毁了这里。

    众护卫可谓齐心协力,那巨大的家伙一路出去,把树木都压倒,形成了一条很宽的路。

    姚婴和齐雍在后,顺着这条路跟着走,保障着大家的安全。

    这么多活人,活气儿不是一般的大,尸傀最喜这活气儿,感觉到了必然会蜂拥而至。

    东哥在前面,走一段路便会摇铃,那铃铛可以驱赶尸傀,他用着很是顺手。

    运送缓慢,接近傍晚,才走出这迷障的范围。

    外面,一直有人在守着,那个赵姑姑和若乔都在,火堆燃烧的旺盛,这外面有充足的氧气供它们燃烧。

    砗磲被放在山脚下,而刚刚走过来的地方再回头看去,迷障重重,都不记得人在其中时是什么感觉了。

    齐雍和东哥还有许师傅赵姑姑等人在议事,这边姚婴也坐在火堆边取暖,夜里真是凉啊。

    “喝水。这些吃的是刚刚送来的,还热着呢。”若乔看起来好了许多,给姚婴和罗大川拿饭食,但情绪依旧不怎么高昂。

    她以前很是明媚,做事干脆利落,但现在看着,好像灵魂缺失了一样。

    水是热的,喝一口,姚婴不由得长吐口气,“这几天在外面可好?”

    “还行。就是整天被看着,感觉自己好像个犯人。”若乔笑了笑,她话里有话。

    姚婴转眼看了看四周的人,来来往往,好像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但若乔说她可能被监视,或许未必是多虑。

    “诶,你刚刚说这砗磲不运出去了,就要留在这儿。这接下来,小爷是不是可以回去了?”罗大川边吃边说道。

    “你要回哪儿?”姚婴斜睨他,这人,司马昭之心。

    眨了眨牛一样的眼睛,“小爷自然是要回去看看那房子建的怎么样了。这武迪精益求精,生怕公子说他做的不好,我看那山上都要盖出别院来了。”

    不想拆穿她,姚婴吃了一口饭菜,这入口的味道可比以前好多了。

    “这武迪不会请了名厨过来掌勺吧,这么好吃。”挑起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55、我的翅膀(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