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巨大的砗磲彻底敞开,上下都以粗壮结实的大树来做阻挡,成功的让它不再合上。

    雨水仍旧在不断的坠落,这里头却成了一个特别的避雨之所。

    姚婴不醒,两颊酡红,齐雍把她上半身托在臂弯之中,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脸,又用另一手在她背上摸索了一番,只是微凉而已,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

    在外忙碌的护卫陆续的从树上跳下来,整理绳子,以保证这个砗磲不会忽然间合上。

    这砗磲内壳变成了灰色,有些匪夷所思。

    护卫边做事边观察那内壳,那一层灰暗好像是涂抹了什么颜料一样,但涂抹的也太均匀了些,连一些夹缝都没放过。

    砗磲内部,姚婴被齐雍摇晃了一阵儿,她也总算是有了醒过来的迹象。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抬起双手在胡乱的挥腾,似乎要将扰了她休息的人赶走。

    “酒还没醒呢?”齐雍微微皱眉,这砗磲太奇怪了,以至于她也变得奇怪了。

    睁开眼睛,她果然是双眼迷蒙,两颊红彤彤,像刚刚熟透的苹果。

    她好像看见了齐雍,但也只是懒懒的笑了笑,然后就挣扎着要坐起来。

    齐雍手臂施力,她就坐起来了。

    身体柔软,盘膝而坐,她盯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幕,随后缓缓地晃动自己的两只手。

    清脆而具有十足穿透力的指环相撞声传出去,甚至好像盖过了下雨的声响,又接着蔓延出去很远很远。

    护卫也停下了手里的活儿,看着姚婴忽然间莫名其妙的举动,都不太明白她这是在做什么。

    齐雍看着她的手,瘦弱而纤细,没有太多的力气。不过,这指环发出的声音明显与之前大不相同,他听着,偶尔一下耳膜刺痛,恍若被针扎了一样。

    大约过去了一炷香的时间,那片迷障之中有动静。

    护卫各自的握住随身兵器,盯着那迷障,浓浓的雾气还有不断被雾气吞噬的雨水,空气似乎也紧张了起来。

    那迷障之中悉悉索索,下一刻,那些尸傀出现了。

    猛兽都是骨头架子,它们出现在边缘,又无法再继续往外走,因为外面洒了很多的硫磺。

    它们露出的部分白花花的,雨水从骨头架子之间穿过,成功的落到了地上。

    即便如此,它们还能活动,密密麻麻的陆续聚在边缘,十分慑人。

    护卫们握紧了手里的兵器,看着迷障边缘,太多了,陆陆续续的,腐烂掉的猛兽和死人。有的人正处于腐烂的阶段,因为雨水的冲刷,脸上的烂肉一块一块的往下掉。雨水的气息和着腐烂的气味儿,让人不由的想停止呼吸,太熏人了。

    蓦地,那迷障之中开始有皮肉光鲜的东西贴着地面爬出来。在边缘时,它们也停了下来,翘起上半身,黑乎乎的身体,鳞片被雨水冲刷的在反光,是那些蛇。

    好多好多的蛇,虽是遇到过各种奇怪的场景,可眼下这情况,也足以让人心下开始担忧惴惴不安。

    迷障的上空,一颗最大的蛇头露了出来,它在摇摆,若隐若现。可是绿色的眼睛却像两颗探照灯一样,让人想忽视它都难。

    护卫们终于见着这条最大的蛇了,真的与画中的龙无异,长得再壮硕,谁又能抵得过它张嘴一吞。

    姚婴的双手始终没停,摇晃的速度不快不慢,指环相撞的声音似乎已穿透了天际。

    齐雍微微皱眉,耳膜被刺的发疼。

    两刻钟的时间,藏在迷障之中所有的尸傀和品种古老的蛇都抵达了此处。密密麻麻,一个一个躁动着,似乎饥饿了太久,闻到了这外面的活气儿,已经压抑不住要扑过来了。

    姚婴的神态始终是迷离的,酡红的两颊密迷蒙的双眼,看起来好像神志不清。

    “看姐姐给你们表演一场自爆大戏。”双手一顿,她边憨笑边说道。

    齐雍转眼看向她,微微蹙眉,视线最后落在她的双手上。

    她双手合十拍了一下,指环碰撞,传出的脆响犹如铁片剐蹭,尖锐而刺耳。

    也就在同时,汇聚在迷障边缘那些密密麻麻的尸傀和蛇群就开始原地挣扎。那些野兽白骨折断,瞬间倒地,群蛇则开始互相纠缠,长长的身体扭成了一团,打成死结。

    那昂起上半身,最大最高的蛇则好像忽然间发狂,巨大的上半身引入迷障之中,狂乱扭动横扫。树木成片的倒下去,尸傀被大力撞碎,数条蛇结成一个大团也被撞出了迷障的范围,地面好像都在颤动。

    一大团蛇被撞到了数米开外,护卫结阵,手持兵器,严阵以待。每七八条蛇互相纠缠在一起,结成了一个毛线团似得,已找不出活结在哪儿。

    看着它们莫名其妙的发疯,不止护卫目瞪口呆,齐雍亦是咬紧了牙关。

    唯独姚婴坐在那儿笑容满脸,笑的几分憨痴,眼神迷离,握在一处的双手不时的拍打一下,指环发出的声响穿透雨幕。

    那长得最大的蛇扭动的最为厉害,它周遭的树木尸傀都遭了秧,不断的被扫出来。尸傀的骨头碎片甚至都飙到了护卫身前,这一次它们没有再‘活’过来,而是真的死了。

    那些结成毛线球的群蛇也越挣扎越扎实,各自缠绕,最后只剩下脑袋从毛线球的各处伸出来渴求生机,身体挤压纠缠的变形,没了气息。

    这一切持续了很久,雨一直在下,一些尸傀的碎片都被雨水落地喷溅出的泥水给盖住了。

    而那条最大的巨蛇,则已经破坏了一大片的树木。它仍旧还在苟延残喘,制造着巨大的破坏。

    姚婴坐在那儿看着,两手拍在一起的速度逐渐加快,每一次十指撞击时,那传递出去的声音都很是刺耳,说是振聋发聩也不为过。

    忽然的,那迷障之中巨大的破坏声停止,接下来便是巨物落地的声响,震得地面都跟着颤动。

    护卫们轻轻地吁了口气,随后各自对视了一眼,各个脸上都是水,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了。

    歪着头,姚婴盯着那已然平静的迷障,满地尸骨的碎片,无数结成了毛线球的大蛇,腐烂的气息浓厚的让人窒息。

    她弯起眉眼,十分难得的在她脸上看到得意之色,“姐姐的本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如此吹嘘夸大之言从她嘴里说出来让人意想不到,外面的护卫和一侧的齐雍都转眼看向她,却发现她坐在那儿身体摇晃,一副醉态。

    齐雍漆黑的眼睛固定在她脸上片刻,随后便扣住了她的双手,用力的把她拽过来。她像个布偶似得,任凭他拽来拽去。

    “可觉得有哪里疼痛?”他问她,一边盯着她的眼睛。乌溜溜的眼睛上一层迷雾,但若仔细看,能在她黒眼瞳的边缘依稀的有一圈淡红。就好像在黒眼瞳的周边做了淡红色的刺青,但手艺不怎么好,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

    “不疼。”摇头,她身体也跟着晃悠,盯着齐雍的脸,他好像多了什么背景板,还是那种五光十色的,少女心爆棚。

    “冷么?”齐雍接着问,面色谨慎,小心翼翼。

    “不冷。”接着摇头,幅度过大,她险些躺下。

    齐雍施力把她拽回来,她距离他更近了,刻意的扬起脸来,嘟起下唇吹了一口气,吹得齐雍不由眯起眼睛。

    “昨晚一口酒,效力直至今日。你喝的是酒,还是迷魂汤?”微微歪头,齐雍盯着她的眼睛看,她迷蒙是真的,那股子醉态做不了假。

    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齐雍眼眸里的色彩即刻浓郁,他微微屏住呼吸,视线也从她有着一圈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57、我的翅膀II(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