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齐雍的话,姚婴不是很懂,兀自琢磨了很久,她也没明白他为什么说她狡猾奸诈。

    可以这么说吧,为了不被他怀疑,也为了不牵连姚寅,她可是一直表现的掏心掏肺。小动作的事情和举动,她都不敢做,毕竟也知道齐雍多疑。

    但他今日说她狡猾奸诈,是笑着说的,那么这次的‘狡猾奸诈’,应当就是夸奖。

    但是,又不能对别人狡猾奸诈,只能对他?这就神奇了,她没搞懂这个逻辑。

    是和‘情爱’有关么?那这逻辑好像就更不对了。

    坐在砗磲边缘,单手托腮,姚婴看着来来往往做事的护卫,乌溜溜的眼珠子因为脑筋在转动,而也跟着叽里咕噜的转动。

    身后是罗大川的呼噜声,被齐雍一掌劈晕,他还真是睡得够久的。

    不过也好,免得他醒来又陷入痛苦之中,若是真的狂躁了起来,也难以控制住他。

    “喝水,能入口了。”若乔从对面走过来,偏西的阳光洒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也比昨日明媚了些。

    看着她蹲在自己面前,水壶也送到自己嘴边儿,姚婴莫名觉得自己好像真变成了小孩儿。

    若乔对她的态度就是如此,一直把她当成小孩子。当然了,这绝对是看在了姚寅的面子上,她才会得到如此特殊的对待。

    接过来,姚婴也听话的喝了几口,温度正好。

    “你呀,若是真的喜欢公子,也得再观察观察他才行。我不敢说我看人一定准确,但作为与你哥哥有很深交情的朋友,我绝对不希望你受到伤害。阿婴,你说你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父亲和你哥之外,你还和其他的男人走近过么?你了解的太少了,见过的人心也太少。有人觉得这世上最可怕的是鬼,但我觉得,是人。你好好想想,千万不要轻易的献出自己的心。若有一日,你发现那个人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你会崩溃的。”压低了声音,但同时又很温柔,若乔劝慰她,但也怕自己语气过于强硬会适得其反。

    拿着水壶,姚婴看着她,之后就笑了。

    “嗯,我会考虑你的话的。”若乔这姑娘其实年纪也不大,但,的确是见识很多。

    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若乔露出笑容,“你得好好地,你哥才会放心呀。”

    姚婴弯着眉眼,蓦一时很想告诉若乔,姚寅也早在四年前就进入长碧楼了,和她一起为同一个效力。

    可是,她不能说。这种时候再看若乔,真是不忍。

    看着她听话的样子,若乔也是安心的。只是盯了她的眼睛一会儿,她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来。

    “阿婴,你的眼睛,好像有一圈红色,你不疼么?”她坐在这儿,正好面朝阳光。如若她没有直面阳光,其实根本看不出来。

    眨了眨眼睛,姚婴摇头,“不疼。这是天生的,以前就有。只是,平日里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这一点若乔倒是没发现,信了她的话,便也不再深究了。

    两个人一同坐在砗磲的边缘,听着罗大川的呼噜声,一起说一些有的没的。

    忽然间,齐雍和护卫从迷障里走了出来,他们是进去设定到时埋火药的地点了。火药须得安放在特定的地方,才能在它爆炸的时候,将上面下面都炸塌。若是地点安放的不对,爆炸也只是一片儿。

    一眼看见了他,姚婴便迅速的向后挪,一直挪到了若乔的身后,用她做屏风,遮住自己。

    若乔倒是失笑,只是瞥见了齐雍的身影,她脸上的笑也消失了。

    躲在若乔身后,姚婴倒也不是表演给谁看,她现在是真觉得尴尬。

   &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62、逻辑不明(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