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许师傅返回皇都运载火药,速度还是很快的。拿了齐雍的令牌,行事无阻。

    火药这个东西,是禁品,而且产量还不多。

    在运送火药的队伍进山之后,负责通传消息的护卫便先一步飞奔回来禀报。这边护卫也开始接应,队伍进山的路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但也担心路上会出现什么纰漏。山中的路不好走,车马尤甚。

    大概真是山路难行,运送的队伍在山中行了两日才抵达。无论是马还是车,看起来都不太好。马儿累的毛发都不亮了,马腿上都是泥土和草籽。高大的车轮上也夹着荒草和泥巴,甚至前行时车轮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好像随时都会散架一样。

    许师傅一共运来了两车的火药,车被严密的封闭包裹起来,因为火药怕潮湿,这一路上所有人都小心翼翼,每天都祈祷不要下雨。

    安放火药这种事姚婴也帮不上忙,远远地看着,猜测这个世界的火药,爆炸力到底有多强。

    必然和那个世界的炸药无法对比,这么两车,也不知能否彻底的把这片地方给炸平了。

    那地底下的空间很大,除却那宫殿,周边的地下应该都被掏空了。

    有专供尸傀活动的地方,有故意设下的陷阱,还有群蛇悠游之地。这些地方加在一起,面积不知有多大。

    罗大川和若乔都要跟着进去,一个心情不好,一个看起来心事重重。反正这两个人,都不再和往日一样了。

    坐在砗磲里,眼下这个地方是她专属,盘膝而坐,红衣黑发,她真的像砗磲精灵。

    没有过多的耽搁,就要把火药运进去了。不过,那些马儿是不会进去的,它们到了这边缘都躁动不安,更别说让它们拉着马车进入迷障。只要进了迷障,它们就会死,继而变成尸傀,开始攻击活人。

    所以,所有的火药都得人工搬运进去。每个进去的护卫都背上一份,小心翼翼,也十分担心会在自己身上炸了。

    他们开始进山了,姚婴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进入迷障之中,身影很快就被浓浓的瘴气遮住了。

    东哥不会武功,他是要留在外面的,但也是不闲着的忙碌,眼下这里只有姚婴一个闲人。

    蓦地,最为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当中,并且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姚婴垂下眼睛,之后把兜帽拿起来扣在头上。兜帽很大,她脸又小,这般遮盖上,只露出红红的小嘴儿和下巴来。她自欺欺人的进入隐身模式,这几天她一直在躲着齐雍。

    不过,她终究是没有隐身能力,齐雍直接走进了砗磲内,看着那个演戏的小家伙儿,他撩起袍子蹲了下来。

    一手在她头上的兜帽拍了一下,“一会儿便和东哥他们退出去,引燃火药,这一片估计都会塌陷,很是危险。回驻地等着,用不上两日,本公子便回去。”

    用下巴对着他,姚婴点了点头,“公子也小心,在这个地方没了性命,就会变成尸傀。凭公子的身手,若是成了尸傀,没人能打得过你。”她实话实说。

    齐雍哼了一声,用一手扯住她兜帽下端,在她下巴底下捏紧,她的脑袋立即被迫变成了一个红蘑菇。

    施力,她不由得跟着仰起头,视线里能瞥见他弯起的唇角和肆意生长的胡渣。

    把她朝着自己的方向拽了拽,姚婴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只是因为他的呼吸喷到了她脸上,让她不由得屏息,似乎觉得这样就能和他隔开一些距离,但也只是自以为而已。

    瞧她那样子,明明知道她故意演戏,但就是觉得有意思的紧。陪她演戏,倒也给这无趣的时日添加了许多的趣味儿。

    “启程吧,小狐狸。”看着她,齐雍的低声道。视线固定在她的嘴上,有那么片刻,他的眼神儿是动摇的。

    不过,他终是没有对她做什么,松开了她的兜帽,又在她头上拍了拍,便起身离开了。

    姚婴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也不知为啥,她刚刚真的紧张了。

    那种紧张与以往的紧张完全不一样,她感觉所有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毛孔大张,然后接收来自于齐雍所带来的压迫,尽管她不愿意,可是毛孔好像有了自己的主意,根本就不听她的。

    以至于,她现在莫名的身体颤栗,头皮好像都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揪紧了。

    细想齐雍各种时刻的模样,她以前也认为他挺帅的,不拘小节大而化之的那种帅。同时又非常的有气势,似乎走到哪儿都压得住场子,天生的领导人模样。

    但,这回再想,却又觉得不一样了。

    到底哪里不一样,若要她细说,她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有了不同。

    “阿婴。”蓦地,东哥的声音传来,把陷入沉思的姚婴吓了一跳。

    把兜帽摘下去,便看到东哥站在砗磲外,正在略有疑惑的看着她。

    “想什么呢?唤了你数次。”在远处喊她,她全无反应,东哥这才走了过来。

    “没什么,咱们该撤了是不是。”站起身,姚婴快步的走出去。

    “嗯,公子带人已经进去了,咱们也得尽快离开。”东哥点了点头,朝着不远处的护卫打了几个手势。留在这外面的人留下,其余的人跟着他走。

    这一次返回不用开十一路了,因为有马车。

    姚婴直接坐到了马车上,这车板坚硬,下层是铁皮,异常的坚固。这是朝廷专用的,质量上乘。

    留守原地的护卫十几个,其余的十几个护卫和东哥一同离开。马儿拉着车顺着山路往回走,很快的,那迷障便抛到了远处,再也看不见了。

    东哥和姚婴坐在同一辆马车上,晃晃悠悠,蓦一下又很颠簸,两个人抓紧了边缘,和其他护卫比起来,他们俩的确显得很是弱小无助。

    这山间的树木和荒草分外茂密,远离了迷障,就有动物的踪影了。

    虫子的叫声,扑棱棱飞起的鸟儿,还有忽然受到惊吓的山鼠和野兔子等等。它们突然的制造出一些动静,反倒是让他们这些在安静之地待久了的人不习惯了。

    看着周边倒退的树木和荒草,姚婴的身体随着马车的行进而晃动。她真的很像在风中摇摆的柳枝,纤细而脆弱。

    只不过,这一切都是表象而已,看起来脆弱的人,实则杀伤力极大。

    外人兴许不会相信,可自己人,却是深知她的厉害。

    忽然的,东哥碰了碰她的披风,“阿婴,有件事我这两天一直想问问你。”

    “嗯?”她陷入自己的思绪,东哥说的什么她没听清,不过他拽她,把她从自己的思绪里拽出来了。

    东哥看着她,叹了口气,“这几天,我也认真的观察了下。公子,似乎也是认真的。虽说,咱们楼中没有什么不允许的规矩,但大家也知道,可能随时就没了性命,也就不会考虑这些事情了。但有时,也的确是要抓紧了机会,否则,可能会遗憾终生,我都理解。”只不过,齐雍从没做过这样的事。而且正是因为他自律,底下的人也根本不会有什么成家的想法。有需要的时候,便去花街柳巷之地去解决,楼中都会提供金钱援助。只要有钱,花楼里什么样儿的姑娘都能找得到。

    看着东哥,姚婴在他说完后就摇头了,“我和公子不是那种关系,东哥你误会了。”

    这是她第一次解释,并且表情真挚,她很认真的在解释,坚决否认了与齐雍的关系。

    东哥略诧异,前后两车的护卫也竖起耳朵听着,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听到姚婴亲口解释。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63、逻辑不明(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