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这街道不比皇都,青石砖古旧,沿街的商铺房子错落,前进后进参差不齐。

    有的商铺前都是水,走过时须得躲开,否则会踩得鞋子上都是泥水。

    姚婴奔着孟梓易和高季雯离开的方向追赶,很快的,便看到了那一行人的身影。

    他们不知要去做什么,走在路上速度也不快。

    “雨禾姑娘。”她喊了一声,成功的让前面的一行人停下了脚步。

    都转过身来看着她,那在湖蓝色披风下的人也把兜帽往后挪了一下,看到姚婴,她是很意外的。

    不过,她的表情在瞬间就调整了过来,“阿婴姑娘。”

    几步走过去,姚婴的脑袋也在兜帽中,头发还是潮湿的。看着高季雯,她露出笑意,“刚刚就觉得应当是雨禾姑娘,我果然没有看错。孟二公子,真巧,会在这里碰见。”

    孟梓易还是那沉默寡言的模样,看着姚婴,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阿婴姑娘怎么会在这里?”高季雯走过来,面对着姚婴,背对着其他人,她的表情倒是有了一些松懈。

    “因为一些事情,在此处只是落脚而已。雨禾姑娘,你看着好像清瘦了许多。”高季雯看起来好似更沉默了些,连她的眼神儿,都恍似没有了什么色彩。

    “是么?大概是天冷了吧,身子不太舒服。你这头发还湿着呢,实不该就这样跑出来,会风寒的。”高季雯伸手,摸了摸她垂坠在胸前的头发,然后将她的兜帽又拽了拽。

    “没事儿,我只是看着瘦弱而已,但身体很强壮。雨禾姑娘,你和孟二公子怎么会在这儿呢?”看了一眼孟梓易,他就站在高季雯身后。其实这般看着,也瞧不出什么来,他就像是个内向又谨慎的人。

    “我是跟随夫君来此处的,因为长公子身体有恙,所以夫君便代为巡视商行。夫君担心我在留荷坞烦闷,便带着我一同出行,解解闷儿罢了。”高季雯轻声说着,柔声细语,温柔的不得了。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儿碰上,真是太巧了。不知雨禾姑娘来到这城里多久了?这城里可有什么好吃的?毕竟瞧着太萧瑟了,不如宛南繁盛。”姚婴接着问,她两颊的酒窝浅浅的,说起话来带有几分符合这个年龄的纯真。

    “我们也不过前日才抵达此处,若说这里的美食、、、夫君可知道?”高季雯扭头看向孟梓易,他也随之走到了她身侧。

    “听闻这里的栗子糕是最好吃的,阿婴姑娘可以尝尝。”孟梓易开口,听起来似乎对这个地方还是有些了解的。

    “多谢孟二公子。我们在这儿也停留不了几天,总是觉得来到一个地方不品尝一下当地的美食,总是会有遗憾。雨禾姑娘,你们什么时候离开啊?若是还有时间的话,不如我们小聚一下?上次在留荷坞,雨禾姑娘的舞技真是征服我了。有的时候就会想起来,我特别佩服。”姚婴少见的话很多,而且十分热情的模样。

    高季雯轻笑,看了一眼孟梓易,随后摇头,“我们今日就离开。不过,阿婴姑娘可以去留荷坞做客啊。我们用不了几日便回去了,我盛情款待阿婴姑娘。”

    姚婴点了点头,也不由弯起嘴角。

    高季雯又摸了摸她潮湿的头发,随后从披风里把她的手抓了出来,“咱们来日方长,再说阿婴姑娘若是去留荷坞做客的话,长公子也会很欢迎的。”

    两只手握在一起,能够互相感受到对方的心意。难得的碰见,又不能畅所欲言,倒是真的几分遗憾。

    就在这时,孟梓易忽然把高季雯的手拽了回去。姚婴抬头看向他,他却是盯着她的手,脸上的漠然和谨慎被打破,反而满是惊惧。

    姚婴迅速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的手没什么特别的,唯一和别的姑娘不一样的是,五个手指上都有指环。

    “夫君,怎么了?”高季雯显然也不解,被他抓着手,一边问道。

    孟梓易立即收敛起脸上的表情,恢复到漠然的样子,看了看全然无事的高季雯,又看了看姚婴,他动了动唇角,“时间不多了,我们得赶紧启程了。”

    “啊,好。阿婴姑娘,记得有空闲了去留荷坞做客。”高季雯看了看姚婴,满脸笑意。

    姚婴也点点头,“好,我若是得空了,一定去找你玩儿。”

    孟梓易拉着高季雯离开,那几个随行的人也朝着姚婴点了点头就走了。看着他们消失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姚婴也收起了所有的表情,笑的她脸都僵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可不觉得孟梓易刚刚那是为了催促高季雯离开,他脸上一闪即逝的惊惧也不是作假。

    他许是在那一刻担心高季雯受到伤害,而伤害的源头、、、、可能就是她手上的指环。

    他认得这指环!

    能够认得这指环的,怕是都不简单吧。或许是之前曾见过戴着这种指环的人,而且还深受其扰。或者是,与戴这种指环的人有过过甚的接触,所以知道其中厉害。

    那孟梓易,是属于哪一种呢?

    眼下想想,齐雍对留荷坞的怀疑,兴许不只是他的疑心病而已,是有原由的。

    她以前还对齐雍的疑心病嗤之以鼻过,但还是她经历的太少了,这长碧楼的领导人,还真不是谁想做就能做的。

    暗自琢磨了一阵儿,姚婴转过身,就要回去。哪想转过去就看见了一堵暗色的‘墙’,亏得她反应还算快,否则就一头撞上去了。

    缓缓仰头,顺着这堵‘墙’往上看,看到的便是齐雍的脸。

    他这会儿真是华丽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墨发束起,剑眉入鬓,眼眸漆黑如海。他低头盯着她,眼角眉梢间带着那么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也不知怎么的,她的眼睛就直了。

    一看她那表情,齐雍不由挑眉,她这个反应在他最初的设想之中,很好。

    抬手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你的熟人都跟你说什么了?”

    回神儿,姚婴眨了眨眼睛,几分尴尬,她尴尬干嘛呢?丢人现眼。

    “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他们,我忽然想到之前公子怀疑留荷坞的事情,所以就没有报备的冲出来了。这孟梓易是前天来到这里的,是来巡视查账的。而且,他们今天就要离开。”顺了顺自己从兜帽下落出来的头发,这散落在外面的已经干了。

    尽管这天气有些凉,可是,也没达到那种滴水成冰的时候。

    “所以,你的结论呢?”齐雍接着问道。

    姚婴深吸口气,看了看四周,他们俩就站在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无不看过来。她倒是不怎么起眼,主要是他太过扎眼。在这种三四线的城池里,有一个明显是一线城池的华丽公子,除非是瞎子,否则怎么可能看不见。

    “很复杂,我们回去说吧。”反正,好像这孟梓易不是很单纯。

    齐雍也没反对,先行转身,朝着酒楼走去。

    姚婴跟在后面,看着走在前面的齐雍,也不知怎么的,就这样看他的背影,莫名的生出一股赏心悦目的感觉来。

    她觉得她可能是疯了,看人家后脑勺都能觉得赏心悦目,不是疯了是什么?

    刚刚洗澡泡了太久,脑子进水了。

    低下头,用宽大的兜帽遮住自己的视线,这种时候还是不要看他的好,否则她这脑袋里就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66、有问题的人(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