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婴在房间里磨蹭了许久,翻来覆去的想劝自己脑子清醒些。

    所有的臭皮囊都是假的,待皮囊烂掉,剩下的也就是一身白骨而已。

    她居然有被美色所迷的一天,还不如说她明知眼前的是屎,最终也还是咬了一口,太蠢了。

    她不是那种愚蠢的人,早就看透了红颜白骨粉黛骷髅,一切都是虚妄,都是假的。

    恍若在给自己默念咒语一样,她不断的给自己洗脑,但最终的结果并不尽如她意。

    美色果然是凡夫俗子的大敌,本以为自己超脱俗世,可现在事实给予了证明,她也就是个凡夫俗子而已。

    从床上下来,她换上衣服,又将头发挽起来。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离开房间。

    二楼走廊里亮着淡淡的烛火,她慢悠悠的朝着楼梯走去,一身红裙,再加上那缓慢的姿态,纤细的身体,略诡异的气场。若是在深夜的大街上,非得吓到人不可。

    走到楼梯口,便能看到在楼下聚集着的人,大部分都在听着。而眼下说话的是齐雍,声线低沉,极富领导力,只是听着这声音,就不由得让人精神高度集中,他天生自带那种能让人聚精会神的能力。

    他在说皇都的形势,因为听雨苑那次动静太大,眼下皇都很是安宁,没有再出现怪事。

    而接下来,他准备再去一次宛南,去检查去年的‘工程’,就是囚崖。

    囚崖可就在留荷坞边缘,他意指囚崖,是什么意思,姚婴也当即明白了。

    想了想,她缓步的下楼,她可不似有武功的那些人,走了无声。踩踏楼梯,发出声音,齐雍说话的声音也停了。

    然后,楼下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姚婴脚步顿了顿,之后一步步的走了下来。

    所有人都在,似乎这段时间,只有她一个人在睡觉,大家都在听齐雍‘开会’。

    不过,即便如此,大家看她的眼神儿倒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各自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笑意。她这已经属于公然搞‘特殊化’了,可众人都一副很理解的样子。

    这种‘善解人意’,姚婴并不想要。

    下了楼,她挨个的朝着他们微微点头,之后走到若乔身边,她也自动的给她让出一些地方来。

    坐下,她环视了一下众人,齐雍也在看着她,漆黑的眼睛似乎有笑意。

    “阿婴,饿不饿?给你留了晚膳。”东哥说道。

    点了点头,她的确是饿了。

    一个护卫立即走进厨房,姚婴看着他们笑了笑,随后抬起一只手撑着额头挡住脸,把脸转到旁边的若乔身上。

    若乔抬手拍了拍她的头,“看你睡得熟,就没叫你。”

    “你叫我,我也不会醒的。睡得好累啊,全身上下的肉都在疼。”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她把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若乔身上。同时也希望其他人不要再看她了,她只是睡过头了而已。

    “在山里那么久,你能一直撑着,很了不起了。”若乔安慰她,语气很轻,如同在和小孩子对话。

    “好吧,我把你的夸奖和鼓励当真了,以后就算你说我坏话,我也不会相信的。”不过天气这么冷,这身体能一直坚持着没风寒感冒,也的确是个奇迹了。

    若乔轻笑,也歪头看着她,她的笑和眼神儿自带一种宠溺,不知道她们关系的人,还真是不太明白缘何她们忽然之间感情这么好。

    “阿婴姑娘,饭菜来了。”进厨房的护卫回来,端着托盘,上面的饭菜还热着的。

    坐起来,看着托盘放到自己面前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67、十级滤镜(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