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齐雍亲自指派她要去留荷坞,在别人看来,好像是故意要把她带在身边似得,似乎他出于私心。

    不过,只有姚婴清楚,他并非是出于这个原因。而是因为孟梓易,他有问题。

    再来就是,姚婴和高季雯很熟,今天又做了个无谓的约定,说是去留荷坞做客。

    既然如此,自然是要她去比较好。

    而且,她也真的很想搞明白那个孟梓易有什么问题。再来高季雯也和他在一起生活很久了,就没发现一点儿问题么?

    似乎,从齐雍的表现来看,他没有收到过关于高季雯的报备。

    其实,这就有些危险了,作为最高领导人也的确会怀疑,被安排成棋子的人是否叛变了。

    叛变这个事儿、、、姚婴也说不准,其实她和高季雯并不是特别的熟。那个时候她只是个稍稍有些骄纵的大小姐,可现在,她没有一点以前的样子,若不是那张脸,其实很难会把她和以前的高季雯联系到一起。

    齐雍怀疑留荷坞这事儿,倒也不是所有的下属都知道。东哥知道,但许师傅和赵姑姑是不清楚的。他们俩的话题更多的着重于囚崖,去年囚崖那么大的动静,大家自然都知道,即便没过去,也都清楚的听说了来龙去脉。

    填饱了肚子,护卫自动的就把托盘撤了下去。若乔给她倒了一杯水,她捧着杯子,一边听着他们说话。

    其实很少有这种机会看齐雍和下属‘闲聊’,他这般瞧着,倒是挺随和的。只不过,许师傅东哥还有赵姑姑显得稍稍有那么一点点拘谨,似乎是不太能够放松自己随心所欲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话之前,是有斟酌的。

    “倒是上次在皇都碰见孟乘枫长公子,他显得有些奇怪。记得以前,除了公子之外,我们与他似乎也没有过多的往来。我在想,他可能或许觉得阿婴很亲切。这一次,公子带着阿婴过去,也无需带太多人,也免得孟乘枫长公子烦躁。”东哥的话倒也没说的太透彻,带去太多的人,会很容易让人看出目的来。只有少少的几个人,也能让他们放松警惕。但这里的其他人又不太明白齐雍对留荷坞的疑心,东哥又无法说的太清楚,所以,就只能把姚婴带进了话题之中。

    抬起眼睛看过去,其他人也在东哥说完之后看她。倒是没想到姚婴和孟乘枫还很熟,留荷坞啊,比之皇都一般的皇亲国戚,还要更让人难以接近。

    闻言,齐雍淡淡的扫了一眼发蒙的姚婴,“亲切?”没看出来。

    姚婴小动作的翻了翻眼皮,就算她不亲切,一般时候应该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压力吧。这个身体纤细而弱小,任谁看了估计都觉得很好欺负才是吧。

    “我倒是觉得孟二公子的夫人更亲切,我很喜欢她跳舞。”姚婴开口,她也不用别人觉得她亲切。

    “因为自己不擅长,所以很喜欢是么?”若乔在旁边轻笑,她也是最近才发觉,姚婴说话很有意思。

    “没错。但凡我不会的,我都觉得很稀奇。能把身体扭成那样儿,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说着说着,她又陷入了回想之中。不管是高季雯,还是那时被执行火刑的小蛮姑娘,跳起舞来,真的是这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不少人笑出声来,不过想想也是,人的身体如何能扭成那种姿态?必须得十分柔软才行。

    “我这次会很配合的帮公子收拾留荷坞的兔子的,明确任务。”所以,大家的话题可以转走了,不要停留在她身上了。

    齐雍的表情也说不上是满意还是不满意,总之是意味深长。

    姚婴看了看他,就低下头,一手抬起遮在眉毛上,避免再看他。

    摆明了难以搞明白他现在在想什么,兴许肚子里就没憋什么好屁,可看着他的时候,根本就不想纠结他在想什么了,注意力都被他的脸给勾走了。

    深深地呼吸,姚婴另一手转动着水杯,计算着自己这种情况会坚持多久。

    没有经验,所以她也不清楚,但潜意识认为,这应当是暂时性的。若真的持续终生、、、那也太恐怖了。

    看她一直在转杯子,旁边的若乔微微低头,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这杯子很漂亮么?”心都飞了似得。

    “漂亮,特别漂亮,我眼睛都要瞎了。”回答,但很明显意不指杯子。

    若乔几分不理解和不可思议,看了看那老旧的杯子,漂亮么?

    形态诡异,若乔看着她,也不知她这睡了一觉忽然之间怎么了。

    上午自从看见了孟家二公子还有他的夫人,这小丫头就好像被影响了似得,脑子里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议事一直持续到半夜,本以为接下来能散开休息了呢,不想就在这时酒楼的大门被敲响,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护卫去开门,之后,从外进来的是今天被齐雍派出去的两个护卫其中一个。

    快步的进来,走到齐雍身边,弯身附耳,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

    齐雍几不可微的颌首,那护卫便退到了一边坐下,其他人给他倒水,照顾的很是周到。

    那个护卫向他报备了什么,齐雍却没有任何的表示,似乎也不打算透露给其他人知道。

    “夜深了,都休息吧。”终于,齐雍发话。

    姚婴起身,直接扭头上楼。她看起来的确是有一些奇怪,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迫不及待的要去睡觉呢。

    若乔跟随她一同上楼,回了房间,才见她坐在床上松懈了下来。

    “你是不是太累了?若是身体真的不舒服,我给你按一按吧,彻底放松下来,就不会再疼了。”若乔走近,一边说道。

    “没有,累倒是没觉得有多累。”摇头,她不是身体累,是心累,眼睛也累。

    其实她刚刚想了想倒是也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状态,被美色所迷惑,但又不甘心,毕竟她从不觉得自己是肤浅的人。

    可忽然之间的,她就变成了这种肤浅的人,蓦一下想起来,就觉得对自己很失望。

    “许是真的长大了,开始有莫名的烦恼了。休息吧,在梦里烦恼也不迟。”若乔摇了摇头,也不再追问她了。

    居然说她是长大了,姚婴只是觉得好笑,身体看起来年轻而已。

    一夜过去,今日便出发了,昨天半夜回来的护卫也不知向齐雍报备了什么。

    前往宛南,而且不是全部出发前往,如许师傅和赵姑姑都有自己的任务。只有姚婴是要跟着齐雍的,长碧楼人员众多,鲜少有如她这样能一直跟随齐雍的。有的甚至,一年半载见不上他一面,更有甚者,可能进入长碧楼数年,都没见过他。

    若乔也跟赵姑姑一同走,和姚婴分别,她倒是也没多说过什么,只是临出门的时候告诉她一切小心。

    各自启程,大家速度都很快,没有任何的‘留恋’。

    车马备好,此次前往宛南一共十人。除了齐雍和姚婴,还有东哥,以及七个护卫。

    不管是车还是马都极为朴素,那马儿的毛发都不怎么亮,四肢又短,实在配不上骑在它们背上护卫的气势和威严。

    姚婴和东哥不会武功,东哥倒是会骑马,只是天气冷了,他不能在外吹太久的风,身体会不舒服的。

    不大的马车,三个人坐在了里面。姚婴和东哥相对而坐,主座上是齐雍。

  &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68、十级滤镜(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