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夜幕降临,这院子里的紫阳花在灯火下真是另有风情,变了一种颜色,更显妖异。

    听说有一些紫阳花的品种有异,可以用肥料让花朵变化颜色。有一种方法就是,在花根下面埋死人,血不能流尽,须得埋在花根下让尸体的血液慢慢流出来。

    花根吸收了血液,再享受尸体变成肥料的过程,颜色就会改变。

    应该每个技艺高超的花匠都有自己独特的培育方式,这种颜色的紫阳花很少见,也不知是如何培育出来的。

    护卫把她的包裹送了过来,姚婴换了衣服,便趴在二楼的窗台上看下面的花。

    今晚也不知有什么节目,但一直到现在为止也没人来通知她,那两个侍女也守在下面,看样子她今晚的确是就只能待在这儿了。

    姚婴倒是着急想见高季雯,她随着孟梓易返回了留荷坞,在那孟梓易瞧见了她手上的指环之后,过去那么多天,也不知他到底都做过了些什么。

    而且,第一时间的反应是最真实的,就如他最初露出的恐惧。时间久了,自己就能自如的遮盖住了,不真实了。

    有人顺着花丛之间的小路走了过来,是两个侍从,每个都端着一个托盘,是来送饭的。

    看这样子,显然她是不用出去了,今晚也没什么节目。

    耸了耸肩,姚婴关上窗子,主动的坐到了桌边,等待。

    很快的,上楼的声音传来,之后侍女走进了房间,两个人端着托盘,力气还挺大。

    晚膳丰盛,就如上次来时吃到的一样,大部分以荷入菜,从花到籽再到根,物尽其用。

    还有一壶特别清甜的茶,也是上次在这里喝过的那种。

    虽说在这古代夜里没什么娱乐消遣,但是对于富贵人家,能享用到如此美食,倒也真的比得过那些娱乐活动了。

    姚婴吃饱喝足,洗漱一下便吩咐那两个侍女去休息,她也累了。

    躺在床上,许是因为吃的太多,消化之时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很快便迷糊了。

    一路上颠簸,没吃好没睡好,到了留荷坞,终于平静下来,这里又安静的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整晚姚婴都没有醒过来,睡得特别好。

    一清早,太阳还没出来呢,她就醒来了。

    一直在荷包里睡觉的赤蛇也把自己肚子里的食物都消化完了,它也爬了出来,就在床下来回转悠着,一副急急等待姚婴醒过来好带它出去玩儿的样子。

    坐在床边看了它一会儿,姚婴随后就笑了,抬手抹了抹睡得发肿的眼皮,“别着急,姐姐一会儿带你去玩儿。”

    下床,穿衣服洗漱,她动静不大,楼下那两个侍女也根本没听着。

    收拾完毕,她随后走出房间,赤蛇跟在她身后,身体上失去的那些鳞片已经有再生的迹象了。

    它就像个小孩儿一样,晃晃悠悠的跟着姚婴,她速度不快,它也慢慢的跟随。

    楼下,有一个侍女伏在桌子上睡着了,另一个大概在房间吧。她们也是轮值的,两个人各守半夜。

    走出小楼,入目的便是那一大片的紫阳花,环视一圈,姚婴不由笑起来,真是美好。

    顺着花丛的边缘走,她的手指落在上面,其实这紫阳的花期也不长。眼下开的这般茂盛,也不知能支撑多久。

    想想还真是几分可惜,待得落败了,只剩下花枝,也没什么看头了。

    在马上要走出这条小路的时候,姚婴终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手,扯下来一大团紫阳花,抱在怀中。

    “真是好看。”抱在怀中,不由再次感叹,辣手摧花,亦是不觉残忍。

    带着赤蛇遛弯儿,这座岛有一处观景的地方,路线记得清楚,姚婴抱着花,一路带着赤蛇,就到了那观景之地。

    悬于半岛,能窥见远处数座小岛的风采。再往远处,茂密的荷田进入视线当中。

    到达边缘,姚婴坐下,两条腿探出去,若是再往前挪一下,她就能直接表演个高台跳水了。

    这水中有鱼,大清早的,似乎它们也很兴奋,不时的有鱼跳出水面。

    “这岛上没有吃的,倒是这留荷坞老祖宗的岛上有兔子,可是你不能吃。唯一能吃的,就是这水里的鱼了。”把身边的赤蛇捏过来,跟它说了一通,也不管它有没有听懂,她就手一甩,直接把它抛了下去。

    小小的身影瞬时被下面的水所吞没,不过眨眼间它就浮到了水面上,如同一片轻盈的柳叶一般。它咻咻的窜出去,一头扎进水里,片刻后,一条还在流血的小鱼就肚皮向上的翻到了水面上,死掉了。

    坐在那儿往下看,姚婴也很满意,只要吃饱喝足,它就能老老实实的在荷包里睡觉。休眠,肚子里食物充足,它的鳞片也能快一些的长出来。

    太阳从天边露出了脸,金色的阳光一点点的撒到了姚婴的身上。

    而不过是两刻钟的时间,下方的水面上已经飘了一片的死鱼,甚至某一时往下看,好像这一片的水都变成了血色的。

    没吃到咽不下去的程度,赤蛇是不会上来的。姚婴也不急,摸着怀里的紫阳花等待着。

    蓦地,身后传来匆匆的脚步声。缓缓回头,看到的便是昨晚服侍她的侍女之一。

    “姑娘,原来你在这儿。”侍女气喘吁吁,可见找她不是找了一会儿了。

    “这儿风景好,我来迎接日出。”当然了,如果能忽略下面水面上飘着的死鱼,她这话还是很具有说服力的。

    “姑娘,刚刚公子派人来了,说今日姑娘若是方便,便前往梅花岛。”侍女站在那儿,一边说道。

    点了点头,这事儿本就是个由头。不过,她倒是也想瞧瞧那梅花岛上的梅花,品种稀奇。

    “可是刚刚二公子也派人过来了,雨禾夫人听闻姑娘来了,要来为姑娘接风。”侍女接着说道,这一大早来找姚婴的不止一拨。

    高季雯?姚婴略思虑,随后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再晒一会儿太阳。”

    兔子什么的不重要,高季雯才重要,得去回了孟乘枫才是。

    往下看,这下面一片的水面上都是翻着肚皮的死鱼,粗略估计,起码得有四五十条。

    大大小小,小的看起来一个巴掌那么大,大的看起来起码得有七八斤。若不是这赤蛇毒性大,其实完全可以把它当成鸬鹚来养,专门捕鱼。

    正看着呢,姚婴忽觉得这后颈一阵凉风,之后后背的衣服被抓紧,那股力气向前一推,她整个人便离开了这看台边缘,悬在了半空。

    怀里的紫阳花掉了下去,她眼睁睁的看着它摔在水面上,花瓣掉落。

    挥舞四肢,却又觉得不对,立即静止下来。只是这般看着下方,她忽然一阵晕眩,“好汉饶命!”

    她根本不知拎着她的人是谁,只是知道她现在无法攻击,而且只要一松手,她就得掉下去。她能在温泉里游几圈,可是这里、、、她是肯定不行的。

    “邀约不断,你打算去赴谁得约?”那个拎着她的人开口了,声音低沉,掺杂着一丝火气在里头,但也绝对听得出是谁。

    一听他声音,姚婴吊在嗓子眼儿的那口气就吐出来了,“齐雍,你这样有意思么?吓死我了。”神经病。不过也早该想到了,在这座岛上,即便是有人真想害她也不太容易,到处都是人。

    “又直呼本公子大名,谁给你的勇气?”齐雍没收手,反而晃动手臂,姚婴便也跟着摇晃。

    闭上眼睛,姚婴是真的晕眩,尤其是看着下面水面上飘着的死鱼和那团碎了的紫阳花,她要是掉下去,是绝对不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71、醋意(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