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阳光终于洒落到了水面上,那些肚皮翻上的鱼儿们看起来就更可怜了。破碎的紫阳花花瓣像是为它们举行葬礼而洒落在周围的,随着水面的晃动而飘摇,看起来倒是有些凄凉。

    赤蛇终于吃饱了,小小的身体圆滚滚的,鳞片似乎都因为吃了太多而撑得爆裂开了。

    正因为如此,它往上攀爬时就显得有些费劲儿了。边缘的石头并不平整,其实倒是有利于攀爬,可是它吃的太多了。爬到缓坡的地方就停下,歇够了,才再次往上爬。

    别看是个动物不是人,但智慧也是有的。它极其的小心翼翼,预防自己掉下去,这个时候的表现,很是机灵。

    而为了等待它,上头的人也始终没离开。姚婴没走,那个人也没走。

    姚婴真是不知道他是何时就跟过来的,而且也不知躲在哪里,她和赤蛇都没发觉。

    这是偷窥狂的行径,可以说极为龌龊和恶劣了。不过,他自带一股天上地下他最大的模样,就算说他龌龊恶劣,他也不会承认的,没准儿还会倒打一耙。

    这种人有多讨厌,只是想想就觉得恨不得一拖鞋拍死他。只不过这会儿,看着他那样子,姚婴却莫名的觉得他很可笑。

    姚婴很想跟他说一下高季雯的事儿,想问问他,这一年来,高季雯有没有正常的向长碧楼报备。

    也想知道,在他心里,高季雯现在是个什么样儿的情况。他有没有把她归类为叛徒,或者是,对她的疑心有多大。

    可是这个人,坐在这儿将近两刻钟,都是在胡说八道,鄙视留荷坞的花匠手艺,顺便吹捧自己有多天资聪颖。他学着培育紫阳花,完全是自己琢磨的,没请教过任何人。

    又说这留荷坞的小岛天气不适合养紫阳,再好的品种到了这里最终都会枯死。

    他说这种话,姚婴是不信的。单不说这小岛环境适不适合养花,那留荷坞祖奶奶所在的梅花岛可是种满了品种奇异的梅花,四季开放。由此可见,留荷坞的气候是不错的。

    而且,可能会因为小岛土壤的特殊性,花儿会开的更妙。就像这小岛上的紫阳,颜色奇特,别处少见。

    姚婴不是很喜欢听别人如上课一样的说话,尤其是在明白他胡说八道的时候。

    只是,现在她也顾不上什么想听不想听了,看他那可笑的模样,她觉得他很有去演戏的天赋。若在那个世界,再不济也能混个演员当一当。

    “这样吧,自从在公子手底下做事,公子也教了我不少的技艺。待这次回长碧楼,公子传授我一些培育花草的手艺吧。能做公子的徒弟,我想我都能比得过皇宫里的花匠。”开口,姚婴如是道。违心的吹捧,只是想结束这个话题而已。

    齐雍微微扬起下颌,优越的长腿伸到看台边缘晃了晃,“给你这个机会。”

    暗暗的撇嘴,总算是结束这个话题了。

    “一会儿可能雨禾会过来,也没准儿会派人接我去她那儿。我和她以前就认识,虽说不是多好的交情,可在进入长碧楼之前的模样,我还是十分了解的。如果她真的犯了错,我希望公子能网开一面,看在高威高将军的面子上。”她看着他,一边说道,话语之中带有试探。

    许是真没想到她会忽然之间把话题转到这上头来,齐雍看着她,之后便笑了。

    “她是否叛变,也已经没那么重要了。最初本想将她安置到孟乘枫身边,但失败了,她的任务也就失败了。”齐雍淡淡道,这种时候,他是完全不留情面的,和刚刚的样子也是天差地别。

    “孟公子没有看上她,那是因为他不喜欢那个风格,你们把她调教成一个风尘女子,像面团一样。若是依着她的本性,没准儿就成功了呢。”若说高季雯任务失败,那长碧楼也有一半的责任。

    “所以,你是说本公子最初估算错误了么?”什么风格不风格的,这一点他的确从未想过。

    “对,你就是用错了计谋。”没那么多力气说好话哄他,他估算的就是错误的。当然了,也未必是他的错误,是负责调教高季雯的人,以及之后行使计划的人都出错了。

    以为调教出一个绝美的女子,他人就能顺着自己的设想走下去。但,他们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世上的人各不相同。就像罗大川,出身那么好,从小到大嚣张至极,谁又能想得到他会喜欢上一个脑子不好的姑娘呢?

    “你若是现在想要警告我说,只有别人错,没有你错的时候,那我收回刚刚的话。”看他不吱声,姚婴叹口气,终于还是后退一步。

    齐雍几不可微的眯起漆黑的眼眸,被她这么一说,他反倒像是被将了一军。

    “也或许,是事前对孟乘枫的了解太少了。本公子认识他这么多年,的确未见过他对哪个姑娘上过心,就更别说了解他的喜好了。”其实回想一下,的确如此。

    微微歪头,这就结了,还是长碧楼最初的工作没有做好。对症下药,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忽然的,齐雍一手拍在她脑门儿上,“他是什么喜好与你无关,不该想的事情不要想,更不要自作多情。”

    莫名其妙被拍了一掌,姚婴眼前阵阵发花,懵了片刻,她这火儿瞬间就上来了。

    “你脑子进水了吧!”直起上半身,她就开始朝着他挥拳,也不管打到了哪里,发了狠似得拳头如雨点儿。

    齐雍身体向后躲避,她这拳头尽数落到他肩膀和胸前,快是快,但没什么力气,和捶背差不了多少。

    看着姚婴这小丫头跟发疯了一样的扑打过来,他向后闪躲,她愈发逼近。

    原本就是席地而坐,他仰着仰着就直接躺在了地上。姚婴发狠,一条腿压在他肚子上,两只拳头噼里啪啦的往他身上落。似乎是不解气,也似乎是在这期间看到了齐雍还在笑的脸,她的拳头就直接奔着他的脸过去了。

    她落拳的速度快是快,但也敌不过齐雍的手速,在她的拳头即将落到他挺拔的鼻子上时,他的手便迅速的挡在了鼻子前,她的小拳头也落在了他手里。

    握紧,齐雍随后腰背发力,翻转而起,便将那个原本压在他身上暴打他的人按在了地上。

    悬在她上方,齐雍看着她气呼呼的小脸儿,被她呼吸时的气息打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胆大包天。”他低声叹道,视线在她的脸上缓缓地转了一圈,好似将每一寸都仔细的看了一遍,最后落到了她的嘴唇上。

    原本还冒火,接触到他的眼神,姚婴就瞬时平静了下来。而且随着他看自己,她汗毛也开始一根一根的竖了起来。

    俯下身体,距离她更近了些,齐雍原本抓着她的拳头,随之也缓缓地舒展开她的手,十指相扣。

    “这几天可还高兴?你的招数的确是有分量,本公子这几日心情极为不佳,源头就是你。这种把戏日后不要用了,十分伤神。”伤神到让他没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别的。不得不说她这个小丫头是真的狠,这几日不动声色,好似根本不受影响。

    所谓的放长线钓大鱼,她运用的是炉火纯青。

    “我还好,还觉得挺清净的。”什么叫做把戏?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这么难听。

    一听这话,齐雍闭了闭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但好似没有什么作用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72、醋意(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