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他怎么可能瞎了?正常的审美自然有。只不过,他不是很想说那些会惹她不开心的话。、

    可是,哄人开心的话,他好像也不是怎么太擅长。

    他之前也从未想过,要如何哄一个人开心,毕竟,他根本就没有生出来过这种想法,更没想过这世上有什么人会让他费心的去讨好。

    不管在哪儿,都是别人来讨好他。并且各种讨好的方式,他见得多了。

    只是,在山中时,她和姚寅相见,他心底里便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的不安来。

    之后,她冷冷的眼神儿,真是让他害怕了。他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害怕,很担心她会因为怨恨,而一直冰冷相对。

    这世上,能让他害怕的事情,怕也就仅此一项了。

    他莫名的有点儿小心翼翼,尽管没有表现的很明显,可他自己心里是清楚的。

    其实,细想起来,有点儿丢人,他何时做过这种事儿。

    抚着自己的头发,他说她好看,她都惭愧了。

    就她现在这样子,和好看美丽完全不沾边。苍白憔悴,谁看了都是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也真是佩服他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和他比美,她是比不了。

    “公子,你也不用费尽心思的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再说了,你哄过人么?怕是从来都没讨好过谁吧。”能让他这么费心,真是难得。

    “知道就好。”别看她长的小,心里头明白着呢,比谁都明白。但就是因为太通透,也就更难掌控。想要完全的俘获一个人,恩威并施,很简单。但是,这些对她都没用,她不吃这一套。即便是费劲了心思,她也未必领情。

    姚婴弯着唇角看他,人本来就是多面的,越深入了解,看到的也更多。

    他在她眼里,的确还是会发光的。只不过,大概是因为刚刚见过姚寅的原因吧。看到齐雍光鲜俊美的样子,就越是会想到姚寅的脸,她的心也跟着一沉。

    “他们把船划回来了,我们去看看吧。”码头那里,小船已经靠边了,那具尸体也带了回来。

    两个人顺着台阶往码头的方向走,远远地能看到水上有很多来来回回的小船,这几日其实一直这样,留荷坞的人来来往往,忙碌至极。

    配合着姚婴的步伐,两个人缓慢的抵达码头,而此时,他们也把那具尸体搬上来了。

    其中一个护卫脱下外袍盖在了那具尸体的下半身,他就那么浮肿又滑溜溜的躺在码头上,太阳光照着,看起来倒是有那么几分可怜。

    走近,姚婴的视线在他露在外的皮肤上转了一圈,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这人被下蛊了。这蛊有些恶毒,让人失去神智,所以即便是留他一条命,也什么都询问不出来,因为脑子已经彻底废了。

    “认识这人么?”齐雍居高临下,也没走近,看起来有几分嫌弃,淡淡问道。

    “回三公子,这人应当是二公子身边的侍从。好像,半个月前吧,小的还见过他呢。”一个侍从回答,他们这种整日在做事的,来来往往划船出岛,总是会和其他小岛上的侍从碰见,所以认识也正常。

    二公子?那就是孟梓易了。孟梓易身边的人,会被下蛊,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了。

    和齐雍对视了一眼,姚婴什么都没说,他也一样,但心中明了。

    这尸体摆在这里实在是碍眼,齐雍便叫他们将尸体搬走,尽快葬了。

    看着他们把尸体重新运上小船,然后撑篙离开,逐渐的远离。

    期间和不少小船交错而过,他们相互之间也在交流,但离得太远了,也不知说了些什么。

    风吹过,发丝也在拂动,姚婴看着这无际的水面,“咱们什么时候离开?”孟梓易既然不在这里,已经跑到庆江去了,她也不想待在这儿了。

    “不急。”齐雍却是并不着急。

    “我已经没事儿了。”看样子,好像是因为她,他们才会‘滞留’在这儿。

    “别急。”齐雍抬手,将吹到她脸上的发丝拿走,随后身体稍稍挪了一下,给她遮挡吹来的风。

    看着他,姚婴也不由得弯起眉眼,这人就算是不和她将秘密尽数全盘托出,也还真无法指责他什么。

    就在这时,几艘小船朝着这座小岛而来,转眼看过去,随着逐渐接近,姚婴也看清了,其中一艘小船上有一个白衣公子,修长而清瘦,不是孟乘枫是谁。

    原来孟乘枫出去了,怪不得这岛上出了这事儿,也没见他的影子。

    很快的,那几艘小船便停靠在了码头上,随后,孟乘枫轻松的跃上来。似乎对于这留荷坞的人来说,在码头上上下下已经不是什么难事儿。就算是没有武功,轻松的登岛坐船撑篙等等都是在此生活的标配。

    也只有姚婴这个外来人上船下船的极其费劲,没人带着她,她就根本无法行动。

    “阿婴姑娘身体好了?”落在了码头上,孟乘枫垂眸看着姚婴,她脸色不是很好,也让人不由的第一时间关注她。

    “好多了,多谢孟公子关心。”点了点头,反倒是姚婴觉得孟乘枫这气色不是很好,和刚来这里那天相比差得远。他的眼睛颜色浅淡,这眼睛下挂了黑眼圈,看着特别的扎眼。

    “没事了就好。若是阿婴姑娘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怕是都没有弥补的机会。”他有一些烦乱之色,其实他不说,姚婴也清楚。

    “孟梓易可有什么动静?”齐雍淡淡的开口,也截断了他们俩的‘互相关心’。

    “还在庆江。不过,他的窝点太多了。我想,眼下还不到收网的时候。”说道孟梓易,孟乘枫看起来有些难过。本就清瘦,眼下看着更是明显的憔悴。

    “的确不急。”齐雍微微颌首,他漆黑的眼睛真是让人看不透,也想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先上去吧,孟公子是不是一夜没休息了?”姚婴觉得有事儿也别在这儿说了,因为孟乘枫的状态看起来太差了。

    孟乘枫点了点头,“请。”

    三个人一同往岛上走,在这岛上住就是这样,上上下下,但也算是变相的活动锻炼了。

    随行的人跟在后面,与他们三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孟乘枫与齐雍报备昨日孟梓易的情况,他和雨禾两个人还有他的几个心腹鬼鬼祟祟,自从那日逃离了留荷坞之后,到了庆江后便一切行动都隐秘了起来。

    显而易见,孟梓易是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的,他好似早就有所准备。

    而且这几日他见了不少人,那些人的行动更是诡秘,不少在见了孟梓易之后便出城了。但,还有更如鬼一般的,在城里说不见就不见了,怎么也没再找着影子。

    姚婴也听出来了,齐雍这是把监视孟梓易这个事儿交给了孟乘枫啊,这种意图,有点阴险。

    摆明了在试探孟乘枫,也难怪孟乘枫会熬成这样儿。他也很聪明,必然很明白齐雍的意图,他自然也不能怠慢了。

    走到半岛,进入这岛上最大的一片楼群,位于这座岛的左后侧,在往后方走的话,便是陡峭的石壁了。在石壁上还修造了栈道,蜿蜒的如同一条蛇盘在石壁上一样。

    无事可以走上这栈道去观景,赏落日之类的。当然了,现在大家也没人有这个心情。

    进入大厅,侍从也开始迅速的做事,来来回回,将茶点等物运送进来。

    孟乘枫看起来真的有些累,他的病需要养,养了这么久,原本恢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82、不能失去(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