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这‘灵童’是指何人,暂时是个谜。

    姚婴倾向于那在城里转悠的小孩子,那么诡异,在巫人中,肯定有着不一样的身份。

    但,齐雍不是那么快下结论的人。如今知道了这灵童二字,自然可以再继续调查。

    他去查看那条地道,姚婴则留在了这外面,继续去研究那两个蛊人的尸体。

    他们的手被齐雍斩下来,之后便死了,拨开了他们身上的衣服,他们的皮肉都呈黑色,像是被烟熏过一样。

    而且,紧贴着骨头,皮包骨的那种形态,似乎皮肤下的肉都在瞬间消失不见了。

    而被斩断的手,也像鸡爪子似得了,漆黑的,好似放在油锅里炸过,但是火太大了,炸的焦糊了。

    捏起来,姚婴仔细的里外看了看,这只手可以说是很玄妙了。

    攻击人的时候是无敌大杀器,这是一种专门用来杀人的蛊,但也不是会让人痛痛快快的死,十分之恶毒。

    一共四只手,各个都像火候太大了似得,姚婴单独拣出来摆成一排,蹲在那儿看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饿了呢。

    “阿婴姑娘,你看什么呢?”护卫把那两具尸体都抬走了,她守着这四只手也不动弹,他们也无法把这四只手给拿走。

    “嗯?没什么。收走一并烧了吧,这东西有毒,你们最好用木棍什么的夹走,不要用手拿。”姚婴回神儿,站起身,一边说道。

    护卫连声应答,之后几个人折了几根树枝下来,将那四只手叉走了。

    环顾四周,都是齐雍的人,她举步往地道的方向走。

    那地道旁有一个大土堆,就是之前打洞的人运出来的,如今倒是成了一个地标了。

    绕过大土堆走到地道入口处,站在那儿往里面看了看,但是也没什么声音。

    这些人不会是顺着这地道回了城里吧?

    站在原地,姚婴等了一会儿,还是听不见他们的动静,想了想,她抓起裙摆,准备下去。

    就在她一只脚都进去的时候,忽然听得这下面传来闷响。

    那闷响像是被什么推移一样,在朝着这边而来,并且声音也逐渐变大。

    姚婴顿了一会儿,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塌陷了。

    她立即收回腿,快速的向后退,下一刻,一股泥土的尘烟从那洞口冒出来,之后视线所及之处的地面尽数塌陷下去。

    地面上的荒草都跟着歪了下去,那地上就好像是被天神用巨大的鞭子抽了一下似得。

    听到声音,四周的护卫立即跳了过来,一看那地道塌陷了,无不惊诧,怎么忽然间的就塌了。

    姚婴定在那儿好一会儿,猛地想起齐雍还在下面呢。

    “快,一部分人顺着这边开挖,其他人跟我回城。”根据时间估算,他们下去起码有两刻钟了,估计那地道走了有一半的距离了。塌陷不知是在何处开始的,但齐雍的反应速度很快,说不准已经顺着地道回城了。

    护卫立即行动,姚婴则脸色几分苍白的随着另一部分护卫离开此地,迅速下山。

    从山上往下走,几乎是跑下去的,山下就是山路,普通百姓才会走的路。

    有两个护卫在此看守马匹,他们进山也是匆匆而来。

    姚婴根本不会骑马,一个护卫将她送上马背,他则跳到了后面,带着她一并迅速顺着山路离开。

    马儿奔跑起来极其颠簸,姚婴数次都觉得自己要被颠下去了。

    她只得紧紧地扣住马鞍,身后驾马的护卫也极其的不自在,打马而行,所幸顺着山路出山后,很快便看到了庆江城的影子。

    上了官道,马儿跑起来就更快了,鬃毛都在抖擞,发着亮光。

    队伍在城门口浪费了些时间,随后进城,便直朝着孟梓易的那宅子而去。

    已经晌午了,街上人熙熙攘攘,就算是较小的街巷里,也有百姓在来来往往。

    还有一些小孩子在追跑着玩闹,看见小孩儿,姚婴的心里就更加不安,想起灵童那两个字,愈发觉得巫人犹如深海,想要深入的知晓他们的一切,非得打造一艘潜水艇不可,否则真是难上加难。

    终于,马儿颠簸到了那宅子前,原本里里外外守着的人都不见了。

    从马背上跳下来,太高了,双脚落地,震得她脚踝疼。

    但也顾不上那么多,随着护卫一同快步的进入宅子,往那居室的方向走,很快便瞧见人了。

    护卫跑上前去问情况,原本守在这里的护卫立即细说,原来这边也塌了,整个居室都塌了。

    姚婴从他们之间走过去,几步冲进主厅,然后便瞧见齐雍坐在主座上,一手拿着手巾,按在自己的额头上。

    看到了他,姚婴也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两三步走到他面前,抬手把他肩膀上的泥土拍掉,“就知道你动作快,肯定不会被埋在里头的。”说着,她把他手上的手巾接过,稍微移开看了看,他的额头果然破开了。

    齐雍皱着眉头,心情很是不好,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他略无奈的叹口气,“你还挺聪明,没在那头的泥土里挖本公子。”

    “你进去那么久,腿又长,肯定得走出去一大半了。不过,你这也和被从土里刨出来没什么区别,满头满脸的土。”一手拿着手巾按在他额头上,另一手挑拣他发丝里的泥土。只不过一个时辰没见而已,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齐雍的嘴角若有似无的弯起,微微低头任她给自己整理。

    这主厅里,可不止齐雍一个满身泥土的人,孟乘枫和另一个年轻精瘦的男人,还有三个护卫,都一样灰头土脸。

    两个护卫被砸的较严重,脸上衣服上都是血。

    将齐雍头发中的泥土挑干净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91、小伤?(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