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齐雍的状态,在姚婴看来,就是梦游。

    只不过,他的梦游状态有点儿特别,他也没做其他的,就是在那紫阳花的周围来回转悠。

    眼下紫阳花都落了,枝叶犹在,也不知他在那儿转悠啥呢。

    姚婴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他还在不断的流汗。虽说宛南气候不错,但夜里还是凉爽,他这般流汗,很容易风寒。

    披在他身上的披风应当能遮挡一些,只是他转悠这么久,谁知道能撑多久?

    天色已经没有那么黑暗了,这院子里的灯笼也显得朦朦胧胧。齐雍就那么无声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真的很像个幽灵。

    其他人都休息了,这些天一直在折腾,再加上今日多多少少都有些受伤,大部分都去了两侧的酒楼了。

    只有隔壁住着东哥,前面的客栈里头还有护卫在值守。但齐雍的声音不大,他们也未必听得到。

    姚婴缓缓的坐下来,一手扶着旁边的廊柱,视线一边追随着齐雍。

    梦游这个症状,难说成因是什么。可是,齐雍这属于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受了伤,不知因由的流汗不止,睡着了又开始满院子晃荡。

    姚婴认为,他肯定是哪儿出了问题。但是他现在这个状态,她也不敢去惊着他。

    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他,过去许久,前方客栈厨房的后门开了。

    韩伯小憩了一会儿,从这厨房出来,便看到他们两个人在院子的情形。

    刚要说话,姚婴立即抬手示意他不要发声。韩伯满面疑惑,小心慢步的从旁边绕过来,眼睛一直盯着来回走动的齐雍。

    抵达姚婴身边,韩伯连呼吸都放慢了,“公子这是怎么了?”

    “梦游吧,别惊着他。”姚婴也没说的太透彻,毕竟她现在还不是太确定。

    韩伯点了点头,只是看着齐雍那状态,还真是莫名的有点儿瘆人。

    他个子高又挺拔,披着披风,不疾不徐的行走,蓦一时从后面看他,有一种他在飘的错觉。

    灯火朦胧,天还是暗色的,说实话,他若是这个状态在大街上转悠的话,非得把人吓死不可。

    姚婴和韩伯两个人坐在那儿盯着齐雍,都不出声,呼吸也清浅。

    只是两双眼睛四只眼珠子随着齐雍的行动转悠,他们俩坐在这儿也有点儿不像人。

    天色逐渐的转亮,隐约的好像听到了鸡啼声,齐雍走动的脚步也缓缓地停了下来。

    见他停下,姚婴也起身,一步步走过去,尽量做到脚下无声。

    走到他身边,往他的脸上看,稀奇的发现他脸上的汗没有那么多了。

    只不过,他身上的披风好像都湿了,散发着一股水汽。

    挪到他对面,姚婴仰脸看着他,那边韩伯也站起身,紧盯着齐雍,难以预料他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齐雍站在那里,眼睛还是那半睁不睁的状态,下一刻,他缓缓的抬起受伤的那只手。

    姚婴的视线追随着他的那只手,一直举到了她耳朵边,看来是又要重复之前的举动,摸她头了。

    她想的没错,齐雍的确是又开始做抚摸的动作,很轻柔。只是,他可能是真瞎了,他一直在摸空气。

    看了看他的手,姚婴若有似无的叹口气,也不知他现在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他做了一会儿那个抚摸头的动作,下一刻,他身体忽然向前倾,姚婴立即张开双臂抱住他。

    他身体重,压得她一脚向后退用力撑住,齐雍倒在她身上,头也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韩伯用最快的速度冲过来,合力的撑起齐雍,然后俩人往房间的方向挪。

    他太重了,两个人合力,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拖回房间里去。

    放到床上,他全无所觉,双眼紧闭,倒是也不再流汗了。

    姚婴一腿跪在床沿上,费力的将他身上的披风扯下来,之后拿过被子盖在他身上。

    他之前出去连靴子都没穿,双脚沾满了泥土。洗了手巾给他擦拭干净了,才放回被子里,这个人、、、姚婴真觉得他现在看起来比那时在鬼岭受伤都要可怜。

    这么高大一人,却像个小孩儿一样,反差萌没看出来,反差可怜是真真的。

    他不再流汗,眼下瞧着睡得也安稳了,可外面天都亮了。

    韩伯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然后小声的告诉姚婴一会儿去前面用饭,饭菜都准备好了。

    姚婴点了点头,之后韩伯便离开了,临走时把房门也顺手带上了。

    房间寂静,齐雍睡觉时呼吸极其清浅,几乎听不到声音。

    拖过一把椅子在床边,姚婴决定得这样盯着他,待他醒了,好好的给他检查检查。

    坐在那儿盯着他,也不知何时,她就睡过去了,自己都没有什么感觉。

    昏昏沉沉之际,有一只手在摸她的脑袋,姚婴有了些知觉,随后便睁开了眼睛。

    看到的一切都是倾斜的,这才恍然自己是趴在床边就睡着了。

    那只手还在她头上轻轻的抚摸,又像是不敢用力气,或是带着许多的怜惜,揉的她不由自主的想眯起眼睛。

    趴的时间久了,她脖子都有点疼,只是这只手的抚摸,真是让她觉得舒坦。

    缓缓的撑起身体,看向床上的人,果然是他。他已经醒了,侧卧着,正在盯着她看。她抬起头,他就把手拿下去了,当然了,这次用的是没受伤的那只手。

    “清醒了?”看着他的眼睛,虽说脸色有些苍白,但眼睛却是漆黑有神,是神智清醒了的模样。

    “嗯。你整晚都守在这儿,没有离开过?”齐雍看着她,开口道。他声音有那么一点沙哑,但不失性感,还挺好听的。

    “是啊,怕你有什么闪失,别人守着我又不放心。”说话时逻辑清楚,眼神儿到位,是清醒了没错,正常形态下的齐雍。

    齐雍扬了扬眉尾,眼睛看向别处,但很明显在笑,但又笑的像是在遮掩,偷偷摸摸的。

    姚婴微微歪头看他,视线从他的脸一直落到他脖子上,又落在他上半身。隔着中衣,都能瞧得见他身体的线条起伏,这人不流汗了,整个人瞧着也不可怜了,反而很具诱惑。

    这么瞧着,也看不出什么来,一切都挺正常的。

    他转过脸来,发现姚婴正用那种难以言说的眼神儿盯着他,他也不由的扬眉,“看什么呢?”

    “没什么,你还觉得疼么?额头,还有手。”视线从他的额头落在他手上,额头的伤没包扎,因为他昨天一个劲儿的流汗。只是这会儿有点红,但不再流汗,看起来也好多了。

    “还好,能忍得住。”齐雍回答,一边看着她。他的眼睛一向充满了压迫力,而他用一种很认真又有点腻的眼神儿,就更是让人觉得压力倍增。

    和他对视了一会儿,姚婴不由长叹口气,看他这样子,应当是舒服了。

    就在这时,门外有人进来,也不知何时,房门都敞开了。

    姚婴扭头看过去,这才瞧见门外阳光很好,都不知什么时辰了。

    进来的是东哥,后面还有护卫,端着托盘,饭菜和汤药一并送了进来。

    “阿婴,回去休息吧,熬了一夜了。”东哥拍了拍她肩膀,这一晚她在这儿守着,其他人倒是好好休息了一阵儿,这会儿也该换班了。

    “好。”站起身,姚婴都有点迷糊了。看了看齐雍,他还在盯着她看呢,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只不过,他昨晚睡着了之后梦游,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了想,她趁着护卫把饭菜送到床边的时候,她朝东哥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

    “不知阿婴有什么事情要避开公子说?”东哥很明白她叫他出来的意思。

    “不知韩伯有没有和你说,昨晚公子睡着了梦游,一直在这院子里头转悠,像闹鬼了似得。他白日里若是睡着了,东哥你看的严一点儿。白天眼睛多,他那个样子实在有碍瞻观,再说可能还会引得护卫心里不安。我觉得,他白天要是梦游的话,你就把门窗都锁上,把他关在里头折腾,刨坑挖地都行,只要别出来吓人就是了。”姚婴小声的说着,作为长碧楼的领导人,他要是梦游到处逛游,成什么样子?

    东哥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事儿,韩伯也没有跟他说。

    想了想,他觉得姚婴说的有道理,大白天的,齐雍若是梦游,绝对不能让他到处走。

    “好,我知道了。”他微微颌首,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算是把齐雍当成动物,圈在那房间里,也决不能让他出来丢人。

    直接回了对面的房间,姚婴倒在床上便起不来了,很快睡过去。

    只不过,大概是因为齐雍折腾的,她梦里都是齐雍梦游在逛荡的情景。他不止在院子里逛荡,还跑到大街上去吓人,引得围观的人都害怕不已。她也跟着心惊胆战,很想把他扛回去,可是又扛不动他。

    天知道她在梦里折腾了多久,累的她精疲力尽,感觉手脚都抽筋的开始抖动,她才睁开眼睛。

    而睁开眼睛她就清楚了,她的确是手脚抽筋,这不是梦。

    趴在那儿,她撑了好久,这手脚的抽筋儿才缓解。翻转过身体瘫在那儿,这一觉睡得她满身都是汗。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195、两只游魂(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