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烛火幽幽,一切寂静而安然。

    小小的床上,因为两个人,所以显得很是拥挤局促。

    姚婴趴在那儿,她倒是小小的一只,占地方的是另外一个人。

    齐雍的两条腿还在床外呢,这小床根本容不下他。

    用下颌蹭着她的发顶,皆很是柔软。

    她也是难得的如此听话,老老实实的,好像被施了法术定住了一样。

    “给你个可以占便宜的机会。”他眉眼间载着淡淡的笑意,一边轻声道。

    闻言,姚婴就笑了,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她坐在那儿甩了甩头,将脸上的发丝甩走,“我说齐三公子,你这么含蓄,我都不忍下手了。我饿了,要去吃饭。”还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嘴上肯定不会那样说,非得将她置于‘意图不轨’的高地上。

    齐雍略显失望,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坐起身,他看了看窗户的方向,的确是夜深了。

    “走吧。”不再夜里汗流不止,他也分外痛快。流汗好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如前两夜那种情况,落到谁头上谁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顺着他旁边爬到床沿,姚婴弯身将靴子穿上,随后扭头看向他,这人就坐在她身边,不言不语的盯着她。

    “你总盯着我看什么呀?”被他一直盯着,她真有点儿压力。

    “本公子看你又有什么问题?”齐雍倒是不解,她好像对他有诸多的不满。

    深吸口气,姚婴随后点头,“看吧看吧,反正我又不是纸糊的,看不破。”站起身,她要去吃饭。

    齐雍也随着站起身,然后跟着她一同走了出去。

    在齐雍看来,这个小狐狸一直都在欲擒故纵,对他爱答不理的。

    只不过,她一直都这样,他倒是也无所谓。

    抬手,挑了一下她铺在后背上的长发,惹得她回头瞪他。乌溜溜的眼珠子颇具厉色,好像下一刻就能跳起来吃人。

    但,在齐雍眼里就是绣花枕头了,可笑的很。

    走进前面的客栈,亮着烛火,客栈里也不是太亮堂。

    窗边的桌旁,孟乘枫坐在那里,看起来好像也刚刚醒来没有多长时间。

    他的体质不如齐雍那么好,自从正午给他解决完身上的蛊,他就去休息了。

    但齐雍可一直晃荡到现在,精力充沛。

    “孟公子,今晚不再流汗不止,是不是觉得天空的颜色都不一样了。”走过来,姚婴在对面坐下,看孟乘枫的面色,好多了。

    闻言,孟乘枫也露出笑意来,大概是因为他的眼睛颜色很特别,所以脸色微微苍白时,他看起来就特别的有仙气。

    “是啊,第一次生出一股没有病痛天下太平的感觉。”微微颌首,他也承认。人这一生怕是也不止是求富贵求前途,身体健康也很不容易,应当放在第一位才是。

    齐雍撩起袍子坐在姚婴身边,把她挤得不由往窗边靠拢,硬生生的和他拉开一掌的距离来。

    这窗外光线幽幽,光线来源于客栈挂的灯笼,这街上没有多少家在夜里还做生意的,除却这一片,这长街尽头都很黑暗。

    “身体安好,的确是天下太平。孟梓易叛出,留荷坞那么一摊子买卖,没了你,也没人能接手了。之前连年亏空,老本都要吃光了。”齐雍说道,看起来好像就是在和孟乘枫玩笑。可是,他这话又好像有另外一层意思,似乎是告知孟乘枫,留荷坞的情况,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他都清楚。

    “父亲不善经营,我亦是摸着石头过河。在最初接手之时,不知吃了多少亏。记得有一次被皇都某位官老爷的亲戚摆了一道,气得我去面见圣上。快要进宫了,才发觉自己有多蠢,又岂能去圣上面前丢人,就又灰溜溜的回去了。”说起以前的事情,孟乘枫也不由得笑,那时经验不够,又年轻气盛。

    但过去了多年,一切也都变成了经验,吃过一次亏,便再也不会掉进相同的坑里了。

    姚婴倚靠着窗台,扭头看着窗外,一边听他们两个人说话。

    自从齐雍掌控了长碧楼,他可以自由出入之后,便再次与孟乘枫来往。他们儿时就是朋友,自然不生分。

    但是,大家又都不是儿时的模样,各自都有过各种的水深火热喜怒哀乐。好像也正是因为这些,也让他们无法变得像儿时那般无话不谈又信任无间了。

    终于,韩伯将饭菜送了上来,姚婴也收回了视线。

    三人聚餐,菜品繁多,韩伯掌勺,他厨艺非凡,不比大酒楼的大厨手艺差。

    齐雍把筷子递给她,姚婴自然的接过,饿了,肚子里头空空的。

    要说这小身板也是真的挺强的,饭量越来越大,但随着奔走,就全部都消耗掉了。一点肉没长,真是对每日吃进肚子里的饭菜极大的不尊重。

    她还算不挑食,荤素皆吃,尤其是进入长碧楼之后,有那么几次在外吃的极度简朴,导致在有饭有菜的时候,视觉刺激大脑,便什么都能吃进去了。

    那两个说话的人大概也是注意到了她这个始终闷头吃也不吱声的家伙,两个人也渐渐停止了对话。

    片刻后,孟乘枫先放下了筷子,倒了一杯水,开始慢慢的喝水。

    大概是因为一直都是自己动筷,不见另外两双筷子出现在视野当中,姚婴缓缓的抬头。

    转着眼珠,分别看了看那两个人,他们俩都不吃了,而且在看着她。

    吸了吸鼻子,她先是用手指在嘴角擦了擦,“你们怎么不吃了?”好像,用饭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孟乘枫微微抿唇,继续举杯喝水。

    “看你饿的像乞丐一样,本公子便也不忍心与你争抢了。长公子大概是从未见过你这种吃相,被吓到了。”齐雍边说边扬眉示意她继续吃,待她吃饱了再说。

    “不是吧,我的吃相有那么吓人?”还好吧,她也不至于像护食的狼一样,会把他们都吓到了。

    “阿婴先用,我们不急。”孟乘枫的言语却是比齐雍好听多了,大有容人之量。

    “别,一起用吧,你们都把筷子放下了,看着我一个人吃,我又不是做吃播的。”尤其是看孟乘枫的眼神儿,好像特别同情她似得,她不由的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难民了,饿到这种程度,逼得旁人把筷子都放下了。

    “吃你的吧,没人和你抢。”帮她把筷子放到手里,齐雍随后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让她放心吃。

    食物而已,又不是什么天下独一的宝物。再说,她不就是天下独一份的么。

    还有按头让人吃饭的,姚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孟乘枫,这两个人真是让人有压力。

    有时候,太周到也不是什么好事儿,显得自己特别自我自私,一无是处。

    继续低头吃,吃到最后都开始胃疼了。放下筷子,姚婴分别看了看那两个人,“二位公子继续慢用,我就撤了,撒有那拉。”

    话落,她起身快步离开,赶紧离开这‘压抑’之地。

    看着她顺着厨房的门走出去,孟乘枫放下水杯,随后问道,“阿婴最后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他没听懂。也从未听过哪个地方的土话是这样的,不像是大越的语言。

    “她在骂人。”齐雍淡淡道,随后执起筷子,用饭。

    在庆江的时日似乎这就是最后了,接下来必然是去处理孟梓易的事情,他到底去了哪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01、傻(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