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队伍在和川郡再次短暂的停留,上一次来到这和川郡还是因为安阳伯府的那些事儿。

    再次来到这里,姚婴不由得想起安阳伯府的那个美丽女子,也不知她怎么样了。

    他们长碧楼这工作也无法做到定期反馈家访什么的,也不知那风波过去一年了,她在安阳伯府是否还过得那么憋屈。

    只不过,大家都很忙碌,自然也没有时间去安阳伯府看热闹。

    在和川郡的某座城中再次更换装备,这个时节,和川郡都飘雪了,更何况汝关郡。特别是边塞,这个时候必然已经遍地积雪了。

    更换的装备十分厚重,尤其是身上的披风,姚婴都怀疑是不是里面浸水了,压在身上才会如此的沉重。

    不过,也的确是很保暖,如姚婴这种对冷空气很敏感的人,都不再觉得凉飕飕了。

    其实,也只有她和东哥两个人需要大幅度的更换,而且生理期来临,她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舒坦。

    好像也正是因为此,齐雍也没说任何理由的在和川郡停留了两天。

    不过,这两天里,除了姚婴和东哥之外,其他人都很忙碌,好像单单停留下来这两天都不够他们用一样。

    姚婴也不知他们在做什么,这两天来,除了傍晚时见了齐雍,其余的人也都没影子。

    在启程离开和川郡的时候,进入马车,直至启程,却发现不见了东哥的影子。

    这辆马车的内部做了防寒的措施,横榻上还放置了小小的手炉。

    齐雍是在出发之时才进来的,带进来一股凉风,直至出发后,这凉风还在马车里回荡。

    许是因为天气有些冷,齐雍整个人看起来都罩着一层冷霜,也正是因为如此,就显得特别的冷峻。若是靠的太近,说不准就会被冻伤。

    队伍离开城中,很快就上了官道,队伍的速度快了起来,也是因为道路上没有雪的原因。若是有积雪,怕是也不会是这种速度。而且如若雪特别的大,就根本是寸步难行,走都走不了,会被困在这城中。

    幸好没有下大雪,只是远山的山巅上隐隐的有些白白的痕迹,那是曾下过雪的证明。

    到了这里,赤蛇就彻底的进入冬眠状态了,想想去年来到这里,它还能自如活动呢。眼下却是不行,有曾受过伤的影响,再加上有些耍脾气,所以就任性的冬眠了。

    这队伍离开了城,又上了官道,这么长的时间,姚婴始终坐在那儿动也不动,也不说话。

    齐雍数次的斜睨她,对于她这种异于常人的状态,他起初是理解的。只是时间久了,他也真的有那么几分好奇,她为何可以做到总是这般怪异。

    真是一个奇怪的小人儿,就算把她的脑袋剖开,也未必能弄明白她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东哥没有同行,你就不想问问原因么?”终于,还是齐雍忍不住开口,顺便抬脚在她脚踝的位置踢了一下。

    转眼,姚婴看向他,略微苍白的小脸儿上没什么表情,“我刚刚想过了,可能是因为东哥畏寒,你就让他留在了这里,不许他跟着去汝关郡,那里更冷。”齐雍还是蛮关心下属的,他可不是周扒皮。

    不过,这也难怪东哥对齐雍如此敬重,一直以他马首是瞻,齐雍也的确是值得他敬重。

    齐雍若有似无的弯起了嘴角,“说得对。”

    挑了挑眉,姚婴没再说话,她的脑袋虽不及他转弯转得快,但好歹也不是个摆设。

    她那个表情,瞧着几分骄傲似得,齐雍抬脚伸进她小腿后方,然后把她的腿抬起来。他力气多得是,颠起她的小腿儿上上下下。

    拼力气,姚婴自然是不行,所以也根本就反抗不得。

    她靠着车壁,动也不动,任人宰割,不理不问。

    齐雍逗弄着她,其实有时也很佩服她如此淡定,一动不动的,而且还不给任何表情,像个木头人。

    车轮轧轧,大概是因为官道因为冷空气而有些坚硬,车轮声也十分与众不同。

    这保暖很好的马车里仅剩两个人,空气好像都变得不一样了。

    逗弄了一会儿,她也不给反应,齐雍放下了腿,随后示意她过来。

    姚婴拒绝,没有东哥在,她就更不能和他那么近了。

    别看在行路,但这外面的护卫耳朵都好使着呢,给人家现场直播,她做不到。

    见她不答应,齐雍也不再为难她了,只是看着她,他眉眼间氤氲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对比他刚刚进来时的高冷,眼下这样子真像个小狗狗,连眼睛都变成了狗狗眼。

    姚婴根本就不能去看他,否则非得笑出来不可。

    去年在和川郡和汝关郡交界的地方发现了巫人曾生活过的城池废墟,今年再次分别的进入和川郡与汝关郡之间,这里距离塞外很近,所以似乎总是会发生很多与巫人有关的事情。

    进入汝关郡,气温再次有所下降,但总的来说还好,一直在南边的人到了此处,也不会被冷空气震慑的寸步难行。

    队伍在汝关郡的雁城落脚,这雁城距离边塞关口也不过是一天的路程,这座城可以说是关口城池了。来来往往的人不算太多,但当地居民不少。

    这城池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肃穆之气,好像空气都有着一股属于兵器才有的铁锈气息。

    而且,在这雁城的长碧楼据点很大很多,可以说这城里有一半以上的客栈、酒楼、药房等都是长碧楼的据点。

    在外根本看不出什么来,若不是齐雍告诉她,她也根本就不清楚。

    如果这么说的话,那这雁城城内的繁华之姿,有一半都是长碧楼给撑起来的。

    他们若是撤了,这城可能就萧条下来了,估计经济都得下滑。

    这队伍在一家门脸很小,位置也很不起眼的客栈落脚。

    从马车里出来,吸入胸肺间的冷空气就让姚婴不由得打起了精神来。虽说也没有积雪的痕迹,但这种干巴巴的冷,也仍旧是让人为之一振。

    兜帽下,她的眼睛在客栈门口前扫了一圈,好多人,大部分年纪都挺大的,穿的厚重,他们就像是当地人一样,根本看不出是从各地八方汇聚至此的。

    见到了齐雍,他们也迎了上来,在此地能见到他,估计也不是很容易。

    但,这么多的人,齐雍还真是都认识,好像都不生疏,有一种他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感觉。

    姚婴站在不远处,兜帽下她也只露出一个下巴而已,白白的,在这满是黑和灰的男人聚满之地,就比较显眼了。

    走进客栈,热气扑面,姚婴也不由得眯起眼睛来,这才是适合人类生存的温度。

    但,那些被赶到了塞外的巫人,一年之中有一半的时间都处在这种挑战人类极限的环境之中,也难怪心中不平,一直在生事了。

    环顾了一圈,这客栈内部看起来还真是不太起眼,但很暖和,热气萦绕的。

    她还在四处环顾呢,齐雍的手便过来了,扣在她肩膀上,之后把她勾到了身边。

    其实也不用他多说什么,就是她这身衣服,在长碧楼的人也都清楚了。

    也或许是因为齐雍这有些‘郑重’的举动,众人一一的与姚婴问好,介绍自己。虽说这么多人姚婴未必记得住,但所有人的名字都不是本名,记住与否也并不重要。

    摘下兜帽,姚婴也分别的与这些人微微颌首点头示意,因为齐雍,她得承受多两倍的打量和审视。

    完毕,姚婴也终于脱开了齐雍的‘魔爪’,她在这客栈一个小厮的带领下进入了位于客栈后方的房间。

    这里的房子看起来是平房,但是,地基又比普通的平房要高一些,所以进入房间后,就有一种身在一楼半的感觉。

    窗户是能打开的,可以通风,顺着这窗子往下看,街道距离的不算太远,但又不是很近。若是平日里休息,街上人来人往倒也打扰不到房间里的人。

    将披风解下来,姚婴在这房间里转了一圈,随后走到了床边。

    到了床边才发现,床框里面,是火炕。

    外面装修成了床的样式,可是到了近前才会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被褥折叠整齐的放在一侧,火炕上只铺了一层席子,热气散发,这里的人还真是有智慧。应气节而对生活用品做出改变,得到更舒服的环境,真是厉害。

    转身坐在火炕上,热气顺着衣料钻上来,身体也暖了起来。

    其实东哥跟来了,也未必会对他身体造成太大的影响,他只要待在这里不出去就好了。

    其他人在做什么,姚婴也不知道,齐雍好像也没有打算要她去跟着参与的意思。既然如此,她自然也觉得待在这里很不错。

    这雁城的夜好像来的特别快,姚婴坐在床上给赤蛇‘解冻’的时候,这天色也不知不觉的暗了下来。

    房门被敲响,姚婴应声,之后房门被打开,是小厮进来燃灯了。

    “公子他们在何处?”好像过去了这么久,也没听到他们的动静。

    “回姑娘,半个时辰前,公子就带人离开了。”小厮回话,没想到他们居然走了。

    姚婴微微皱眉,走了都没跟她说一声的,把她带到这里来,难不成真的只是为了让她看风景?

&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04、可为不可为(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