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寅具体单独要找她做什么他不说,既然他不说,眼下想来也是无法让他说出来。

    姚婴最后想了想,倒是也不急,反正他说还会来找她。

    似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隔开的时间久了,秘密就更多了。

    “大壮,上一次见到你,就没有来得及问,你手上的是、、、”姚寅问道,其实他未必不认识。

    “指环啊,从一个鬼婆那里抢来的。戴在我手上,正合适。”姚婴展开双手晃了晃,她一边弯起眉眼。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应该问你了,自从那次病过一场,你就好像无缘由的懂得了很多你不该懂的东西。在进入长碧楼之后,我就明白了,你变得不一样了。后来我就在想,你还是不是我妹妹。”姚寅说着,声音似乎在故意的放轻,但他嗓音沙哑,放轻也听不出来了。

    “我怎么可能不是你妹妹。”姚婴微微摇头,若是以前姚寅这么问她,她肯定不知该如何回答。但是现在,她可以很‘不要脸’的这么回答他。

    姚寅想了想,之后点点头,“是啊,我们家就只剩下我们兄妹两个人了,你又怎么可能不是我妹妹。算了,你经历过什么,我也没资格问,以前你本来就不愿意与我说太多。好在现在我们兄妹都还活着,也比以前更亲近了许多。爹和娘在天上看见,必然会很开心的。”姚寅似乎在笑,只不过,他的皮肉损毁,怕是也笑不出来吧。

    “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再猜疑了。我是你妹妹,你是我哥哥,永远都不会改变。”虽他年龄也没多大,但,姚婴也愿意让他做自己的便宜哥哥。

    起身,姚寅走到姚婴身边,他走路是没有声音的,而且呼吸什么的好像也听不到。

    看她走近,姚婴也站起来,仰脸看他,不知他还要说些什么。

    “送你回去吧,要告诉你的事情,下次找你时,再说也不迟。”他似乎有什么疑虑,反正听起来很谨慎。

    姚婴也没继续追问,点了点头,“好。不过,还是希望以后我们同处一城的时候,能见一面。你无影无踪的,时间久了看不见你,我有一些担心。”

    姚寅垂眸看她,下一刻抬起手臂圈住她的肩膀,拍了拍,他随后点头,“我尽量。”

    吹熄了唯一的一盏油灯,姚寅带着姚婴离开这个平房,外面还是那么冷,唯一变化的就是夜更黑了。

    这种天色,对姚寅这个更习惯黑夜的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带着姚婴往那个客栈的方向走,他走的路绝对不会碰到任何人。

    一直走到了客栈附近,姚婴看见了灯笼,就停下了脚步。

    “行了,我自己回去吧。你自己小心些,有事情无法找别人的话,就来找我。信不着别人,总是能信得着我吧。”扬高了头,姚婴看着他,还是希望他能如正常人一样。就算身体有了改变,兴许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但,他毕竟曾经是个正常的人。

    “好。”姚寅很痛快的答应了,然后示意她快回去。

    姚婴转身离开,快走到客栈时回头,姚寅还站在阴影之中。

    她一直走到了客栈门口,姚寅才转身离开,眨眼间便消失无踪了。

    姚婴从外面回来,进入客栈,倒是把客栈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这客栈里好多人,不是说出去了么?那现在坐在那儿以一种惊异的眼神儿看着她的大老爷是谁?

    把兜帽放下来,姚婴转着眼睛环视一圈,二三十人。桌上摆着茶盏,在喝茶聊天?

    眨了眨眼睛,姚婴举步,她准备回房间去,这么多人都在这儿,看起来在说什么重要的事情。而她进来了,大家都不吱声了。

    刚走了两三步,齐雍便忽然发声,“站住,你怎么从外面回来的?”小厮明明说,她已经吃完饭了在房间休息呢。

    停下,姚婴站在原地,看向齐雍,她眼神儿还是很坚定的,“我从窗子爬出去的,因为距离不算高,我就想试试,我跳下去会不会死。”

    扬眉,这种胡说八道,鬼才会相信。

    齐雍不信,其他人却是信了,倒是没想到她一个小姑娘,还有这种心情和想法。就是想试试会不会死,所以大半夜的跳窗户玩儿!要真死了怎么办?

    眉峰微蹙,大概也是因为所有人都在这儿,齐雍也不太好发作。

    漆黑的眸子盯了她片刻,他随后起身,抓住她的手,就扯着她离开了。

    被拽着走,姚婴也根本无法抵抗,好歹他还算给面子是牵着她手,没有把她当众拎起来。

    抓着她走到她暂住的房间门口,齐雍先是看了看,房间里的灯还是亮着的,看起来好像她一直都在屋子里的样子。

    随后,单手推开房门,冷气扑面而来,窗子是打开的。

    看起来,她还真是自己从窗户跳下去的。

    姚婴先进入房间,挣脱出自己的手,她几步走到窗边将窗子关上,好冷啊。

    转身,看向齐雍,他走了进来,环顾四周,似乎是在观察这房间里有什么变化。

    把披风脱下来挂在椅背上,姚婴缓步的走到床边,坐上去,顺便看了看趴在被子上的赤蛇,它又盘成了蚊香的样子,好像一直在睡觉似得。

    齐雍看了一圈儿,也没察觉到什么,只是观察到了那些饭菜因为长时间的在桌边,汤汁都凝结成冰了。

    按照这个冰冻的速度,可见这窗子开了不止一时半会儿了。

    走到床边,他旋身坐下,再次抓住了姚婴的手。

    “你的手如此冰凉,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05、不能说的秘密(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