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天色逐渐暗下来,这宅子里也陆续的燃起了灯火。

    院子里堆积着尸体,因为寒冷,他们已经冻成了石头一样。

    孟梓易则还跪在那里,他像个罪人,但又像个雕塑。

    因为他和孟乘枫有那么一些相似,远远地看着他,这心底里还有那么几分怪异。

    如若被高季雯看到了孟梓易此时的模样,说不定会心疼难过成什么样子,所爱之人,阴阳两隔。

    其实姚婴无法去对高季雯感同身受,只不过,心底里有那么一丝丝的触动,极为难得,毕竟她一向也不是个什么心地柔软之人。

    这宅子的房间大多在之前的打斗中被损毁,只有后方的一个房子还算完整,有着良好的供热体系,这房间里也很暖和。

    烛火明亮,这房间里也能看出生活过的痕迹。护卫将所有的房间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没有发现暗道之类的路径。

    所以,直至此时,还是不知高季雯在哪儿。

    姚婴有那么几分担心是不是高威偷偷的把她给弄走了,如若是这样,被齐雍知道了,可能他们就惨了。

    别看齐雍年纪没有高威大,但,他可不是个在年纪资历面前认怂的人。触犯到了他,他可不会留情面。

    而且,他今日也没说找到高季雯要杀她或是将她如何定罪,姚婴觉得,他已经很给留情面了。

    坐在桌边,面前一米开外就是一顶暖炉,它在散发着热气,即便护卫来来往往的出入,带进来很多的冷风,但姚婴坐在这儿也还好。

    齐雍他们一直在外面,也不知在做什么。护卫也在这宅子四周搜索,寻找高季雯。

    缓缓的闭上眼睛,清空脑子里的一切想法,她隐隐的有些累,或许是因为这几日思考的事情太多了。

    她本就不是个会将心中所想之事向别人倾诉的类型,再说身边也没有倾诉的人。如今齐雍算是个选择,但是,她又不能将所有事都告知于他。

    其实,他们两个人也是半斤八两吧,他也有很多不能说,她也一样。

    闭着眼睛坐在那儿,灯火下她的脸也苍白的,尤其一身的红,她瞧着就更是有些诡异。

    但凡来往进入房间的人,无不稍稍避让开来的走,于这些与她不是很亲近的人来说,她的确有那么一点点吓人。

    赤蛇好一通的吃,眼下这会儿已经回了她的荷包里,身体卷成蚊香,一动不动。

    也不知过去多久,挺拔的身影才从外面回来,带着属于外面的寒冷之气,好像那股子寒冷浸入了他身体的每一处。

    一眼便看到那个坐在桌边闭目养神的小人儿,她若是不说话不动弹,就摆出这样的架势来,还真有点瘆人。

    绕过暖炉,齐雍走到她旁边,旋身坐下,顺势在她耳朵上摸了一下。

    睁开眼,她随后转头看向旁边,隔着桌子,齐雍坐在那儿,正看着她。

    他的脸很平静,没什么情绪,若不了解他,看着他此时的模样,的确是会心生畏惧。

    “找到她了么?”她轻声问道。

    齐雍几不可微的摇头,没找到。

    “也不知到底跑到哪儿去了。”居然还没找到。长碧楼的护卫可不是吃干饭的,只要他们想,就算是把这一片宅子从下到上撅过来,也根本是不费力气。

    “再找一找,时间还够用。”齐雍淡淡道,虽说语气没什么感情在里面,但他这已经算是很迁就了。

    微微点头,姚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能静静等待吧。

    不时的有人出入,向齐雍禀报近况,他们已经开始往山上搜索了。

    其实这宅子四周的山很是险峻,想要攀爬上去,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对于有武功的人来说都是一项很吃力的活动。

    高季雯是有些功夫的,但,功夫一般,和护卫比不了,也只能在姚婴这种不懂功夫的人面前充当高手了。

    已经开始搜索四周的山了,也不知能不能寻到。

    “孟梓易已经成石头了,想把他运走,都得费些力气。本公子在想,真是那古剑的原因么?”齐雍刚刚又去研究了一下那把古剑,可,他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关于镇楼之说,源于长碧楼早期的不稳定。为了稳定军心,掌权人虚构出来的,他自从接管了长碧楼,就知道这件事。

    “反正我没看出那把剑有什么特别,当然了,可能也特别,拿出去**较值钱。”看着忽然进来的护卫离开,姚婴才开口小声道。

    “所见略同,本公子也认为,那不过就是一把古朴的剑而已。但,我检查了一下孟梓易,他不像是在之前被人动了手脚。再说,他本来也不是那么不谨慎的人。”而且,他都能知道如何杀死鬼母,被鬼婆之类的人暗算,怎么可能会不知解决或是压制的方法?

    “没有被别人动手脚,那就是被公子你动手脚了。”毕竟今日和他决斗的人,只有齐雍了。

    “你看本公子像是有那本领的人么?若说是谁,也是你比较有可能。”但,她也没机会暗算孟梓易。

    “不是我。”摇头,姚婴可以很肯定的说,她不会那个。那属于鬼婆的独门技艺,兴许真正的鬼母也不会。

    唇稍微微弯起,齐雍身体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不是你,不是我,也不是那把剑,那到底是谁?他自己对自己下手了。”这个可能倒是有。只不过,他和鬼母一派属对立,他若想杀了自己,何必用对手的技能。

    这是个谜,姚婴目前也是一头雾水,捉摸不透。

    “不知何时能找到,你去休息吧。”等了一会儿,护卫回来禀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09、生死之事(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