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也或许是昨晚的药真的很有效,虽说也疼,但疼的没那么厉害了。

    齐雍隔着中衣按压了几次,她的后背没有肿,很好。

    “好多了么?”倾身,他就悬在她上方,盯着她看,漆黑的眼睛倒映着她略苍白的脸和散乱的拖把头。

    “嗯。”移开眼睛,不和他对视。

    “再涂药。”他说,之后把昨晚放到这床尾的药拿了出来。

    “等等。我自己就够得着,所以我自己来。因为我很久没沐浴洗澡了,你昨晚应当就搓出泥来了。避免玷污了公子的手,我自己就行。”她伸手把那瓶药夺了过去,自己来。

    齐雍就保持着那个俯身欺近的姿势盯了她一会儿,之后倒也神奇的没反对。

    坐直身体,他微微颌首,“你自己涂药,本公子去给你取饭。待你膘肥体壮,也能卖个好价钱。”说着,他眉眼间浮上一丝戏耍的笑意,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姚婴忍不住撇嘴,亏他说得出来,还偏偏赶在她吃饭前说。待她吃饱喝足了再说这话,她也没什么压力。这会儿反倒有一股吃软饭的感觉,张嘴下咽都得看人脸色。

    自己给自己涂药,稍稍有那么点儿费劲儿,但好歹是涂上了。

    下床,身上就一层中衣,人在衣中晃,这会儿才看得出她这纤细的身体也算凹凸有致。

    把房门从里面插上,她这才放心的去换衣服。那个人进屋子不敲门,坏毛病。

    重新穿好,包裹严实,虽说她不是古人,也没有那些根深蒂固的想法。只不过,面对齐雍,她还真无法做到坦然。

    他可能有毒,暂时来说,还是得离得远一些才行。

    一切都整理好,她这才转身重新回到门口,隔着房门,依稀的好像瞧见外面有个人影。

    动手打开房门,果然瞧见有个人在门口站着,单手托着托盘,看样子在这儿等了好一会儿了。

    上下的看了看他,姚婴立即怀疑是不是这客栈的房门纱窗是透明的,他被隔在门外,但仍旧是透过窗纱看见了里面的一切。

    立即扭头去看纱窗,想求证一下是不是透明的。但,窗纱质量有保证,还真不透。

    “本公子可以进去了么?”她开了门就一副盯贼的样子,齐雍不是很高兴。

    “嗯,进来吧。”缓慢的避让开,齐雍也托着托盘走了进来。

    关上房门,她转身的挪腾到桌边,齐雍一样一样的将托盘上的饭菜摆放好,服务极为周到。

    在对面坐下,视线追随着他的手,这双手,能杀人,能涂药,还能摆桌,也是全能了。

    “吃吧。”反手把筷子递给她,齐雍在对面坐下。

    接过,姚婴过多的在他脸上关注了一下,收拾的干干净净,还真是够扎眼迷人的。

    “不饿么?”一直盯着他看,他也几不可微的扬眉。在这种视线当中,他第一时间不会想到可能是自己的脸脏了所以才引她围观,而是格外自信必然是因为风度斐然,她这是不由自主的入迷。

    垂下眼睛,姚婴动筷吃饭,不再看他。他则就那么双臂环胸的‘欣赏’她用饭,漆黑的眼睛像两个漩涡,非要把她吸进去不可。

    “咱们什么时候走?我记得,好像过几天就是新年了。”倒是这雁城好像也没什么过新年的气氛,平静的很。

    “你能受得住长途跋涉么?你恢复好了,再走不迟。最多,在这雁城过年。”也无所谓。

    “我没事,只要不疯狂赶路,我就没事。”这雁城也不落鹅毛大雪,再说,也不如长碧楼自在。

    “按照这时日计算,赶在新年时,只能抵达皇都。”回长碧楼,是来不及了。

    “皇都?也好,我倒是想回家了。”想起姚寅,他可能随时都来找她。若是回了长碧楼,他也进不去,在皇都,可以。

    “好。本公子也可暂且委屈一下,光顾你的茅庐。”他微微颌首,算是同意了。

    姚婴拒绝的动作一顿,听听他说的是人话么?皇都那地儿寸土寸金,她家所在的地方也是很不错的民区,又不是破街,地皮很值钱的。

    居然被他说成了茅庐,欠收拾。

    “我的茅庐只能装下我这种平民百姓,公子还是移居别处吧,毕竟如此尊贵。住进了我的茅庐,岂不是失了身份。”她也没想邀请他去住好不好。

    “怎么,本公子能在山野之中夜宿,冰雪之中入眠,还住不得你的小茅庐了?”齐雍微微蹙眉,不是很喜欢她所说的话。

    低着头,姚婴扯了扯唇角,他真是绝了!

    “能住,小女子恭迎齐三公子莅临。”叹口气,现在连拒绝都说不得了。

    齐雍看起来满意了些,漆黑的眸子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大概是因为姚婴不想待在这儿,所以,齐雍也下令整顿队伍,出发离开雁城。

    随行离开的护卫立即行动,没用上半个时辰,队伍就整顿好了。

    姚婴也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之后便上了马车,启程。

    这次离开雁城,也只不过护卫十余人而已,其他人是常年驻扎在雁城的。

    此次跟随着齐雍和姚婴出任务,没有一人伤亡,似乎也创造了记录。

    离开时,那些人都出来相送,对姚婴也极是客气。

    雁城的新年很平淡,但出了雁城,南下在路过别的城池时,却是感受到了新年的气氛。

    这大越各个郡的风俗都不太一样,但热闹好像都是相似的。这一路只是在这些城池里换装备,没有长时间的停留。但姚婴也算见识到了各个郡的不同风俗,虽是落后的古代,但某些东西是相通的。

    诚如之前齐雍所计算的,在抵达皇都的时候,正好是新年。

    清晨时进城,城门刚刚打开,队伍抵达城门,巍峨沉肃,天子脚下,自是不一样。

    城门口的守兵见了护卫的腰牌,便痛快的给放行了。

    队伍进城,街上无人,压着地上的青石砖发出沉沉的声响。

    连夜赶路,人还好,但马儿略显疲惫。

    马车里,门窗皆紧闭,光线更是昏暗。

    姚婴被包裹在披风之中,连脑袋都没露出来,她更像一个蚕茧,只不过这个蚕茧是红色的。

    她脑袋枕在齐雍的腿上,而他则紧靠着主座的边缘坐着,主座其余的地盘都让给了她,她是整个人躺在横榻上的。所幸是个子不高,微微弯曲着腿,这横榻容得下她。

    齐雍则就要委屈了一些,被挤在边角,还要充当枕头。

    他也闭着眼睛,一手扣在姚婴的后颈下,马车摇摇晃晃的前行,两个人倒是一直都保持着没有掉下来。

    马车在转弯,齐雍的手也往回收,姚婴的身体晃了晃,又重新的稳了。

    队伍在长街上前行,不知过去多久,缓缓的停了下来。

    齐雍也在同时睁开了眼睛,缓缓垂眸,看向躺在他腿上睡得昏天黑地的人,他抬起另外一只手在车壁上轻轻地敲了敲。

    下一刻,护卫压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齐雍淡淡的嘱咐了两句,片刻后,马车再次启程了。

    皇都的天色还是昏暗的,只有这一辆马车在街巷中前行,车辕上坐着两个护卫。

    皇都的街巷是最多的,弯弯绕绕,像是盘根错节的老树根。

    转悠了很久很久,才在一个普通的民居前停下,护卫在外面将马车的门打开。

   &nb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13、决定(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