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齐雍不知去做什么了,反正他就离开了,倒是护卫都留在了这里。

    而且,没过多久,又有护卫过来,还送来了很多的东西。

    吃的,用的,在皇都过新年时,需要的物品都被送了过来。

    这原本略显荒凉的小院儿,很快就丰富了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很久没人住的样子。

    那两个护卫也将这房间里里外外都一通收拾,干干净净,大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姚婴里里外外的走了几遍,同时也确认了这段时间,姚寅并没有回来过。

    他没回来过也好,免得被齐雍看出端倪来,他的眼睛可不是摆设。瞧着好像能骗他,但实际上,无法心存侥幸。

    护卫简单的给姚婴弄了一些早饭,她坐在客厅当中用饭,一边看着他们在院子里忙碌。这种生活是真的挺不错,悠闲自在,有人做事,她就负责享受。

    那时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几年,觉得极其轻松自在。但一切都得自己动手,如今看看,还是有人伺候的好。

    这就叫做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本以为今日这新年,由护卫运送来与新年的相关之物便可以了,倒是没想到,一直到晌午,仍旧有人过来。

    她这小小的藏身之地,如今反倒是所有人皆知,这里也就不算什么秘密之地了。

    按理说,大隐隐于市,不过只要有齐雍在,想隐也隐不成。

    就不想让他跟来,他却偏偏要来她这‘茅庐’里待着。

    这一次,护卫送来的却不是什么吃的用的,而是一个琴盒。

    琴盒看起来很是厚重古朴,红棕色的,也不知是用什么木料制作雕琢的。

    护卫摆放在了桌子上,显然是要等齐雍回来过目。姚婴坐在旁边,盯着看了一会儿,随后抬手覆在了琴盒上。

    摸着也没什么特别的,这就是一个琴盒而已。

    看着形状,里面应当是一把古琴。

    古琴?不由想到在留荷坞时,齐雍从芸梦夫人那儿找到了一把古琴,那是一把有问题的琴,到了庆江,就不知被他给送到哪儿去了。

    动手,姚婴直接把琴盒的盖子打开,里面装着的,还真是那把琴。

    而且,琴弦一根没少。看向那根之前齐雍断定有问题的琴弦,它还是完好的。

    以一根手指搭上去,这么仔细一看,好像这根琴弦和之前不太一样。再看看其他几根弦,这般一对比,这根琴弦应该是换过了。

    只不过,即便换了,这根琴弦怕是也是难寻,否则也不会与这把古琴这么般配。

    那之前那根琴弦呢?

    那根琴弦有问题,还真是有问题,但具体有什么秘密,还得等齐雍回来了才能知道。

    看着这把琴,她就不由想到之前齐雍抚琴的样子,仙人一般。

    这东西肯定不好学,他又说自己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按照他的性格,虽说自大,但他的自大都是有自信的。

    如若他不会,他是不会夸大其口的。

    用手指在琴弦上拨了一下,发出的声音贯耳悠长。

    真是好听,只不过她不会,这般摆在眼前,她就像对牛弹琴的那头牛,无知又可怜。

    扣上盖子,还是等齐雍回来再检查吧。

    过了晌午,这皇都就热闹了,即便是这普通的民居,都听得到每家每户过于热闹的声响。

    在新年这天,都会祭祖,在家中摆供桌之类的。这些事情姚婴不会,所以这家中也从未摆过灵牌。

    倒是在姚寅住的那间屋子里有已逝的父母两位的牌位,似乎他在家的时候,会祭拜什么的。

    靠在椅子上,看着护卫来来回回的忙碌,看来今晚的菜色要很丰盛。

    以前自己在这儿住,新年时也没什么准备,就和平时一样。

    普通人家,倒是会买一些上好的羊肉,毕竟平时也只吃得起便宜的鸡鸭猪之类的。

    羊肉鹿肉等等,在这个时代属于上等肉品。

    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听着护卫们忙碌的声音,她只等享受了。

    很快的,傍晚来临,这院子里挂起了灯笼,这般对比起来,这一片民居,只有这个院子里是最亮的。

    房间里亦是陆续的燃起了琉灯,照亮了各个屋子,靠在椅子上的姚婴睁开眼睛,之后便笑了。

    她自己在这儿的时候,从来都没这么亮过。即便夜晚,也有一抹光亮就行。

    齐雍出去了一天,也不知去了哪儿。她起身,走出客厅,院子里挂着的灯笼亮的很,不管是门口还是厨房,都亮堂堂的。

    厨房有人在忙碌,能听得到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她缓步的移过去往小厨房里看,却是不知这厨房里不知何时来了个厨子。

    真行,把厨子都弄到这儿来了,她一点都不知道。

    转身离开,她就不打扰了,坐着等夜晚吃就行了。

    这周围有人家在燃放烟花,皇都也只有新年这几天内不禁止平民百姓放烟花,过了这段时日,便会禁止。若是谁家私下燃放,是会被定罪的。

    能听到小孩子嘻嘻哈哈的声音,看起来,这新年了,都挺开心的。

    还以为齐雍会坚持到半夜守岁的时辰才回来,但没想到比她预想的回来要快一些。

    他从那不算太宽的大门走进来,手中还拎着一个超大的木箱。

    或许是他看起来太高了,那木箱在他手里就跟一个食盒没什么两样,在他手里极其的轻松。他一袭华袍,也不知在哪儿换了衣服,随着走进客厅,姚婴也瞧出来了,这厮是在外沐浴洗澡了。

    也不知去了哪儿,居然还能沐浴更衣。

    再看他此时身上的衣服,料子不同,看起来要更贵的感觉,脚上踏着同色的锦靴,边沿金线刺绣镶边,灯火下泛光。

    这一身行头,扒下来拿去卖,都得卖不少钱。

    他进来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那个琴盒,单手将琴盒拿起来,之后把他拎进来的木箱放在了上面。

    那木箱真的很大,这般一放在桌子上,直接将桌面盖住了。

    而且,这般近了看,才发现这好像也不是什么普通寻常的木箱,外层几面浮雕,而且还上着锁。

    锁头精细,三面锁孔,想打开还得费点儿力气。

    姚婴把古琴放置在了别处,这才又走回来,看着靠在椅子里的那小人儿。她小小的一只,椅子却很宽大,以至于她用那肆无忌惮的姿势靠在里面的样子就特别可笑。椅背没有弧度,后脑勺贴着,就把下巴上的肉都挤了出来。

    齐雍真是觉得这个小人儿特别有意思,她可能自己都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多么的有趣。

    看着他走过来,姚婴也是一动不动,只是眼珠子在跟着他转而已。

    直至他到了近前,瞧着他把旁边的椅子拖过来,在自己对面坐下,她的眼珠子也停止了转动。

    齐雍看着她,漆黑的眼睛倒映着这屋子里的灯火,亮晶晶的。

    “是不是等了太久,已经心焦乏力了?就不好奇本公子拿回来了什么。”她是真沉得住气,看她那样子,明显他不说话,她就能一直闭嘴不言。

    她是个有意思的小人儿,但也是个奇怪的小人儿,无数次觉得好像弄清楚了她的脑子,明白她如何思考,但总会在下一刻就反着来,措手不及。

    “是什么?”他既然这么说了,她就给个面子问问呗。其实,也并不是特别好奇。因为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14、决定(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