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捏着那枚玉佩,根据那红绳的长度,这东西应该是挂在脖子上的。

    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姚婴随后抬眼看向齐雍,他还在看着她,但从他脸上看不出是什么意思。

    转动着乌溜溜的眼睛,姚婴转身又回到椅子上坐下。

    把那玉佩举到眼前,迎着光线看,那些水珠一样的物质就更耀眼了。这玉质真是神奇,天地孕育而生,也不知是怎么生出来的。

    所以说,老天造物神奇,简直难以用常理来推断。

    齐雍看着她,唇稍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她能喜欢,很好。

    片刻后,姚婴忽然放下手,看向他,“齐雍,你不会要和我结婚吧?”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闻言,齐雍脸上清浅的笑意明显一僵。看着她那讳莫如深的表情,他漆黑的眸子有片刻的闪烁,之后便笑了。

    “你这是做梦都想嫁给本公子?想得美,哪那么容易。鉴于你在塞外表现出色,又负伤,这是给你的奖赏。日后,再为楼中出力。”齐雍淡淡道,那语气嫌弃中有满是不屑。似乎,对姚婴这种对他馋涎欲滴的姿态,他极其不爽。

    姚婴扬了扬眉,之后便把那玉佩套过脑袋,挂在了脖子上。塞进衣服里面,接触皮肤时微微凉,不过很快就不凉了。

    “那我就收了,这么值钱的东西,挂在身上,还真有一种自己地位都提升了的感觉。”作为奖赏什么的,她很安心。若是别的、、、她有点儿压力,还是不要这样的好,她不知该如何应对。

    齐雍似笑非笑,“知道就好。往后好好干,这种奖赏少不了你的。”话落,他起身,便走出去了。

    姚婴坐在那儿动也没动,虽不知齐雍心中所想,但刚刚瞧他,好像生气了。

    她不是很想去了解他到底在想什么,很费脑子,他太难猜了。

    倒是这玉佩不错,这绳子看起来有些廉价,但挂在脖子上是舒服的。纵观她全身上下,除了赤蛇,大概就这玉佩最值钱了。

    很快的,厨房就有饭菜送进来了,桌子上的木箱被放到地上,那些东西对她都没什么影响,如此也就被当成一堆垃圾了。

    饭菜上桌,姚婴站在旁边围观,真是不寻常,这厨子可以啊,手艺超好。

    很快,摆满了一桌子,但碗筷只放了两副,显然是这桌的食客只有她和齐雍两个人。

    院子里,其实摆了另外一桌,而且还有很多酒,今日,护卫们也不用紧绷着,可以畅饮了。

    饭菜摆放好,那个之前出去的人也回来了。姚婴看了看他,瞧着倒是没什么,也没有不开心或是不爽。

    他在对面坐下,姚婴也落座,这桌上摆着一个精致的酒壶,还有两个小酒杯。

    喝酒?她不行,这身体好像无法分解酒精,喝了酒就上头,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倒是齐雍海量,估计是千杯不醉。

    本想等着他动筷呢,没想到这人却先执起了酒壶,另一手直接将两个酒杯都拿了起来,倒酒。

    “其中一杯是给我的?”他是不是忘了她不能喝酒,而且之前还警告过她,不许喝酒。

    “你不喝?”齐雍抬眼看她,漆黑的眸子颜色淡淡。

    “喝也行。就是喝了之后可能会七十二变,希望明日清醒了,公子别责罚我。”喝也可以啊,而且她也闻到了那酒飘出来的香味儿,好闻的很。

    齐雍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倒满酒的酒杯递了过来。

    他敢递过来,她就敢接。

    接到手中,姚婴也没惧色,杯子里的酒十分清冽,而且气味儿好好闻。

    这可比之前从护卫那儿拿的烈酒味道好闻多了,闻着像饮料的感觉,让人不由想尝一尝味道。

    齐雍看着她,随后便举杯一饮而尽。

    姚婴也跟着举杯,抿了一口,顿觉好喝,眼睛都跟着一亮,之后把整个小杯子里的酒都倒进了嘴里。

    不辣,反倒甜丝丝,像是用什么水果做出来的酒。

    “好喝么?”齐雍问道,一边举起酒壶来。

    点头,“好喝。”是真的好喝,果酒的口感。

    既然说好喝,齐雍便继续给她倒,他这会儿看起来极其宽容大方,是一个不吝啬的领导人。

    姚婴单手托着脸,一手拿着酒杯,她喝,他就给她倒。

    这周边的民居热闹的不得了,家中有孩子的都买了烟花,守岁期间,燃放烟花,可能劣质,燃放的效果并不好,但是他们还是很开心。

    嘻嘻哈哈的,在这小院儿里都听得到。

    院子里,四五个护卫和那今日主厨也在喝酒,一样的菜色,不一样的酒,他们小声的聊天,一边畅饮。

    客厅里,饭菜几乎没动,倒是桌边摆了两三个一样的酒壶。

    齐雍坐在那儿,看着对面的人,她眼下可是自己在给自己倒酒。

    倒了一杯,仰头喝光,再倒一杯,再接着喝光。

    十分有酒鬼的架势,但,酒量怕是不行。

    姚婴已是醉眼迷离,而且,她现在脑子是罢工的。

    齐雍双臂环胸,他稳稳的坐在那儿看着她,漆黑的眸子深沉无际。他的眼睛里,的确是显露出了几分不愉来,心情也有那么几分不太好。

    若是让他说,他自是不会吐露出一个字来。

    对面,那个人已经不满足于用杯子喝了,她醉眼迷离的找准了壶嘴,然后直接塞进了自己嘴里。

    齐雍动了动眉毛,略有些惊吓,倒是没想到这小人儿如此豪迈。

    姚婴坐在那儿身体直晃,但却是一边晃一边喝,都没耽误。

    很快的,这一壶酒喝光,姚婴醉眼迷离的在那儿打嗝儿,却一手扔了酒壶,就去摸另外一个。

    齐雍立即出手截住了她的手,扣住她手腕,他一边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她旁边,把她给拎了起来。

    身体软软的,姚婴也根本是站不住,随着他的力气起身。大概真是自己无法支撑自己,她就直接趴在了齐雍的身上。

    脑袋摇晃,长发也跟着甩来甩去,她的脸怼在齐雍胸前,数次想抬头都没抬起来。

    齐雍站在那里,跟一面墙也没什么区别,垂眸看着她,他又有几分后悔,不该让她喝酒的。

    就这种酒量,还喝那么多,实在是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量。

    再说,他干嘛要和她一般见识?

    抬起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脑门儿上,强迫她仰起头来面对自己。只不过,她这仰起来的脸迷迷瞪瞪,眼睛都睁不开,强迫她也是无用。

    今日真是最差的决定,和她一般见识,是他脑子不好,实不该如此意气用事。

    “走吧,去睡觉。”新年守岁,这么好的日子,她变成了醉鬼,也了无乐趣了。

    放开手,齐雍揽住她的肩背,拖着她进了房间。

    姚婴却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被他揽着走,她一边手脚乱动,张牙舞爪,嘴里也不知在嘟囔着什么东西。

    一直把她拖到了房间里,齐雍反手把房门关上,这房间里放置了暖炉,还是很暖和的。

    想把她弄到床上去,她却不知怎的两条腿就往反方向奔,屁股也跟着使劲儿用力,一时间齐雍拖她还挺困难。

    停下,他低头看她,她两只手在他胸前胳膊上乱抓,下半身往房门的方向使劲儿,嘴里不知说些什么。醉眼迷离,都是酒气。

    “想要什么?还要喝酒的话,不行,可以等明日。待你清醒了,再给你喝。”齐雍轻声说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15、说不出口的话(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