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婴当街戏弄了齐屏,这事儿可是很多在街上走过路过的人都看到了。当然了,他们肯定是不认识姚婴和罗大川,但齐屏他们认得。那平日里在街上碰见了他的车驾,都得远远地避让开。也就是眼下适逢新年,平日里的禁忌在这几天都放开了。而且皇上也说过君民同乐,所以,当天齐屏和他的狗腿子被撂倒在街上,引得许多人围观。

    这事儿,在姚婴这儿不算事儿。什么身份尊贵,什么皇后宠爱的小儿子。她已经很给面子了,给的还是齐雍的面子,因为那是他弟弟。

    入夜,齐雍便回来了,而且,他已经知道了白天的事儿。

    护卫这整个下午一直跟着姚婴和罗大川,他们俩做了什么他都知道,齐雍能在第一时间得知,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他回来,罗大川就来劲了。当然了,他倒是也收敛了许多,可说话不懂迂回,直言要北上。那儿的任何任务他都能接,让他去就行。

    并且,还要带上姚婴,扬言他们俩同去,所向披靡。

    这种话姚婴都不敢说,他是真能吹,对自己极其有自信,对姚婴的信心也相当高。

    齐雍给予的便是一句否决,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就是否决。

    说了一大堆,换来的是否决,罗大川也是无可奈何。

    看了一眼姚婴,似乎是想让她帮忙说几句。她笑了笑,“我觉得,还是等开春时再去,不冷。”

    “看来你们两个是商量好了,在楼中,还从未有过你们俩这样的人。一向都是上面如何指派,下面的人如何做。你们俩却是反其道而行之,跑来命令本公子了。”齐雍微微歪头看着姚婴,淡淡道。、

    “公子说的是其他人,譬如罗大川这种资质的。我想,我不一样吧,看我身上穿的衣服,难不成我还没有自主行动的能力么?”姚婴自然有话等着,给她这一身衣服,又限制她自由。按理来说,她现在可以不用跟着东哥行动了。当然了,还是得听齐雍的命令,他是主子嘛。

    扬眉,齐雍盯着她,那边罗大川忽然觉得姚婴说的特别有道理。姚婴现在在楼中的地位,应该和东哥等人是一样的。

    “所以,你今日便在街上明目张胆的对宁王动手?害他在街上丢尽了脸面。”他知道这事儿,回来也没问她,这是他第一次提起。但又好像是刚刚被怼的无话可说,随便找了个话题。

    “丢脸算什么?我可是看在公子的面子上,没伤害他一根毛发。”姚婴很无辜,又不是她先挑的事儿。

    这种话听起来也还算顺耳,毕竟是‘看在他的面子’上,如此说来,在她这儿,他的分量还是很重的。

    齐雍淡淡的轻哼了一声,“开春再说,此时塞外冰天雪地,你皮糙肉厚尚可抵御,她却是不行。”这一次,他给了否决的理由,罗大川也无话可说了。

    “那么,这段时间不知可有什么任务?若不然,我就回楼里。我想,楼中必定有很多记录,记录了关于巫人的事迹,以及各种战争之类的。我想去看看,顺便下回出楼,把我的金隼带出来。”姚婴说道,她心中已有盘算。

    “楼中的确有,宫中也有。”齐雍淡淡道。

    “宫中也有?不知和咱们楼中的记录有什么不同?”不过想想也是,皇宫里,必然是拥尽天下之物,有很多或许常人都从未听说过从未见过的,在宫中都能找到。

    “都是一样的。或许有一些,不被认为是巫人作祟,但也仍旧发生过的诡异之事。”皇宫在这皇都,占据三分之一的地皮。看起来好似也没多大,但实则在那儿,有过很多很多奇诡之事。

    “那要去看看。不过,可以进宫去看么?”在这皇都这么多年,姚婴从来没去过皇宫,甚至接近过都没有。那附近都是金卫甲,巡逻极其森严。她去过的权贵之家,大府邸,也就只有高威将军的家了。

    “没什么不可以。倒是,你的金隼不打算带出来了?”扬眉,齐雍问道。

    “想把它带出来,但是,它怕是也不会听除了我之外的人指挥。”它在那里憋得太久了。

    “或许,可以寻一个它认识的人。”齐雍继续道,状似无意的样子。

    认识的人?姚婴扭头看向罗大川,他坐在那儿一脸‘天真’。和姚婴的视线对上,他反手指了指自己,“那倒是,我和它很熟。”

    “那就你了。”姚婴点头,这任务也非罗大川莫属了。

    “跑腿儿?成,小爷去。不过,开春了咱俩就往北走,谁阻拦也不好使了。”反正要他跑腿儿,他就得讲条件才行,哪能白白跑腿儿。

    姚婴挑了挑眉,没吱声。齐雍则是几分不耐烦,他嗓门太大了,吵得耳朵疼。

    这任务交给了罗大川,他也不拖沓,明日便启程。

    只不过,夜深了,他也不能待在这儿。随后,便离开了。

    他走了,齐雍终是觉得清净了。

    这罗大川是个能卖命的家伙,但,也有很多的缺陷。

    “若论套路,还得是公子。当初可是你把罗大川给留下来的,现在又嫌弃他烦人了。”姚婴歪头看着他,一边说道。

    “他今日若不强行拖着你出门,怕是也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不给他找一些事情做,他就必然闯祸,还会带着你一起闯。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闲着。”齐雍淡淡道,他说的自有道理。

    姚婴不可置否,的确这样。

    “他那是有力气没处使。倒是你,也一并跟着捣乱。”齐雍轻嗤了一声,但也仅此而已。他也没有因为她戏耍了齐屏而不悦,毕竟上一次她吓唬齐屏,直接把他吓晕了,他也没说过她什么。

    姚婴只是笑笑,“那不知,我们什么时候进宫去见识见识呀?”她还没去过皇宫呢。

    “过几日,本公子便带你去。”带她进宫,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似乎于齐雍来说,在这大越,他想去哪儿都不是难事儿。

    他或许是皇帝的儿子,也或许在这皇都被奉为湘王,但他说到底,那两个身份都不足以禁锢他。

    怕是在这整个大越,就没有让他发憷的人或物,他就是那样的存在。

    他说可以带她进宫,还真是很快就实现了。

    过了新年这段解除禁忌的时间,皇都的一切都重归往时,姚婴也可以跟着他进宫了。

    在大越,规矩是很多的。以前在皇都时,去高将军府做客,那都是规矩多多。无论行走坐立,皆有限制。她那时也没正经的学过规矩,但好歹有一双眼睛,能够观察其他人的行动,继而学习。

    这宫中的规矩要更多,坐上马车,朝着皇宫的方向走,姚婴坐在那儿好一会儿,这才问道:“公子,你不告诉告诉我,进了皇宫要怎么样么?譬如,不能昂首挺胸的走路,不能瞪着眼睛看人,坐着的时候要双腿并拢姿势端正?”自从进入长碧楼,她也就随性了,向来是坐没坐相。

    “你是打算去见圣上么?”齐雍坐在主座,他的姿势是很随意的。但也正因为随意,瞧着就有一股天地不惧的架势,旁人也学不来。

    “那倒不是,天颜我就不见了。”见皇上?她可不打算去三拜九叩。

    “既然不见圣上,你又管那么许多做什么?”有他在,谁管得着她是不是瞪着眼睛看人。

    他话这么说,那她就放心了。即便是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

    “笑什么?进了皇宫,见见世面,就这么开心。”齐雍也忍不住的弯起嘴角,也的确,皇宫一般人可进不去。

    “就是忽然觉得,公子的面子好大啊。”她几分刻意的吹捧,齐雍似笑非笑,被她吹捧心情还是不错的。

    抬脚,在她的小腿儿上勾了一下,她根本无力反抗,软绵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18、情蛊(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