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婴也在同时屏息,微微转头往后看,但除了坍塌的围墙,她也看不到什么。

    姚寅随后抓住了她的手,迅速的离开了此地。

    旁边正好有个破烂的窝棚,是通着的,两个人顺着那个窝棚就遁走了。

    转了两条街,这才停下,四下无人,姚婴也松了口气。

    姚寅带给她的这个消息,比她之前想象过的还要大。

    她真的没想到,他会在这途中遇到心仪的姑娘,还成亲了?

    “哥,你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嫂子?而且,她在哪儿呢?”姚婴也有些着急,他目前的情况,其实整体来说并不是很乐观。

    如果说,他们的安全得不到保证,她可以想想办法,将他心中所爱的姑娘安顿起来,总比跟着他水深火热要好得多。

    “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我们成亲,也只不过是天地为证罢了。上一次,我本想尽快的将此事告诉你,不管如何,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姚寅沙哑着嗓子,说起这个事情,他心情似乎真的很好。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地为证也是作数的。我真的很意外,原本以为我们家,此生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罢了。”姚婴真的没想到。

    也不知,他喜欢的姑娘是什么样子的。再说他现在的模样,那姑娘又是怎么想的?

    也或许,他们是在他没有被毁容之前就相识了,那时他还有一张俊美的脸。

    “或许,往后还会又多出几个呢?这一次,我回去先安排一下,我总隐隐觉得,已经有人在怀疑我了。半个月吧,半个月后,我来接你。”姚寅想了一下,随后道。

    “那你小心些。”他也一直在被怀疑当中,可不是什么好事。他就算再机警,看起来再人不人鬼不鬼的,巫人那里高手太多,怕他会不是对手。

    “放心吧。你也把手头上的事情处理好了,届时我来接你,可能会耽误你很多时间。”姚寅做了提前的预告,似乎这一次把她带走,事情会有些拖时间。

    “我明白。”看来,不只是去见见他心爱的姑娘而已。

    “到时我还在你暂住的客栈外等你,你身上那条蛇能清楚的知道我的到来,就由它来通知你吧。”有了一条蛇,倒是也省事了。

    “好。”他现在也不将关于那个姑娘的事情说清楚,姚婴也不急于追问,反正到时也就都知道了。

    “走吧,先送你回去,免得被人发现了。”姚寅也话不多说,今日来只是与她定下离开的日期。

    “嗯。”姚婴点了点头,现在也的确不是多说话的时候。如果那客栈里有人去找她,又发现她不在的话,必然还得好一通解释。

    上一次她胡说八道从窗户跳下去看看会不会死,最终齐雍也信她了。

    这回她要是再来一次这种理由,鬼才会相信她。

    姚寅带着姚婴顺着无人漆黑的街巷往回走,他是认识路的,不似姚婴,已有些晕头转向了。

    很快的,将她送到了她所在的那个房间的窗子下,这么高姚婴根本就上不去,还是姚寅弯身抱住她的腿,直接把她给举了起来。

    可能真是她太轻了,姚寅若是再用一些力气,就直接把她顺着窗子扔进房间里头去了。

    爬上窗台,她就进来了,双脚落地,当她再转身往外看时,姚寅已经不见了影子。

    房间里燃着朦胧的灯火,金隼还没回来,它可真行,这都开始夜不归宿了。

    窗户还是得开着,为它留门。而且看样子,自己的房间没有人来过,很好。

    回到床上,还是那个熟悉的火炕,只不过,这一次隔壁可没住着一个美男。

    没过半个时辰,那金隼终于回来了,窗户显得有些狭窄,它钻进来,还费了一点儿劲。

    姚婴坐在床上看着它几分无言以对,不过这边关广阔,的确是比之前在长碧楼要好得多,它会如此疯癫,也在常理之中。

    没有埋怨它什么,姚婴直接下床把窗户关了,之后吹熄了油灯。

    迷迷糊糊间,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听到隔壁发出了一些声响,眼下住在她隔壁的应当是若乔。

    十分困倦,她也便睡了。其实也没睡多久,天色亮了,其他人便醒来行动了。

    来回走动的声响,也吵醒了姚婴,这一夜,她也就睡了两个时辰罢了。

    下床整顿好,把窗子打开,金隼自己就跑出去了。她则出了门,前面客栈里,大家都起来了,并且在用早饭。

    最斗志昂扬的要属罗大川了,坐在那儿用饭,吃的也是最多,要积蓄出最多的力量来。

    姚婴走到若乔身边坐下,她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她的视线好像也没看着桌子上的那些饭菜。

    微微歪头看着她,姚婴有那么几分不解,不解她这忽然间的怎么了。

    今日出关去塞外,她若是有疑虑的话,可以现在说。这里的人,除了她和罗大川,都去过塞外,可以为她解答。

    如果说,她心下没底,在这里等待也是可以的。、

    “若乔,你想什么呢?”拿起筷子吃饭,姚婴一边问道。

    回神儿,若乔转眼看向她,眨了眨眼睛,她随后摇头,“没事儿。快吃吧,多吃一些,说是出了关口就吃不到这么热乎的。”给姚婴夹菜,她好像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姚婴也不再追问,低头吃饭,的确是,出了关,就没那么多热乎的饭菜了。

    一行人准备的很充分,车马齐备,最起码在出关时,这些交通工具都用得上,否则太远了,只凭十一路,会累死的。

    坐上马车,其他人骑马而行,朝着边关而去。

    这是第二次出关了,姚婴也显得淡定了很多,只不过,到了塞外,危险依旧,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经过了那蜿蜒又危险的关口,终于进入了塞外的地界。这个时节,靠近关口的地方雪都化了,一些树木看起来有回春之相。但是再往远处瞭望的话,接近天边的山峰之上,依旧是白雪皑皑,如同p上去的一样。

    在某个地方,众人便停了下来,此时车马不能再行进了。有两个人将车马带回关口的地方,在约定好的时间,再来这里接应。

    而往时,每一次这种行动,车马重回分开之地,能不能把所有人都接回去,都是未知的。

    有时候,会一个人都接不到。

    离开车马,步行深入崎岖的山林,冰雪未消,越深入越能感受这塞外的凶险。

    有的地方就是一片假雪,只有一层,一脚踏上去,立即塌陷,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沟。人掉下去,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在这里,不熟悉路况,是根本寸步难行的。

    而且,也是在这里,才发现时间过得特别快,在山中几日,只是走出原来计划路线的四分之一。

    许是真的因为这山中太过艰险,姚婴不得不利用金隼将生活在这山中的一些动物驱赶出来,之后,驱使这些动物,为他们带路。

    它们生活在这里,最熟悉这里的路况,而也正是因为这些动物,他们也很快的发现了巫人行走过的痕迹。

    跟随着这些踪迹,又发现了一大片巫人曾生活过的地方,有房子,有生活物品,看起来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还有人在这个地方停留过。

   &nb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23、情意如初(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