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短暂的停歇,随后两个人便再次启程。黑夜浓重,这郊区更是又黑又残破。

    再加上那些荒草和树木之类的东西做阻挡,真有一股落荒而逃之感。

    姚寅抓着姚婴的手腕,他在前方畅通无阻,这黑夜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影响。

    带着她在这一片废墟之中穿梭,这郊区原来有很多的草房,但如今没有人住,有一种鬼城的感觉。

    蓦地,姚寅前行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姚婴也一诧。

    还未有动作,姚寅松开了她的手,身影朝着左侧的荒草丛跃过去。于此同时,那片荒草丛后也忽然跳出来一个人,速度亦是极快。

    两个人于半空之中交汇,随即便交手。太黑了,姚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一些人为制造出来的风声。

    好似也没过几个回合,就听到一声特别的结实的挨打声,之后响起一道闷哼,而且好像不是个男人的声音。

    “田天娇,不要再跟着我。再有下次,绝不是一掌这么简单。”姚寅落地,随后沙哑发话,他知道这忽然蹦出来的人是谁,并且还没有留情。

    田天娇是若乔的本名,闻言,姚婴也一诧,随后举步朝着他们俩所在的方向奔过去。

    “姚寅,你疯了吧!你不能把她带走,你根本就不知道她在齐雍那里是什么样儿的存在。她若不见了,齐雍必然会连你们兄妹俩一同通缉。他可能舍不得杀死大壮,但肯定会杀了你的。”若乔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姚婴从姚寅身边走过去,顺着她的声音找到了她在什么位置。、

    依稀的能看到她好像是倒在地上,她蹲下,摸索到若乔的手臂,她却使劲儿把她的手甩开。

    “你也疯了是不是?你明知道齐雍是什么样的人,怎么还能和姚寅一同欺骗他。大壮,咱们根本不是齐雍的对手,你背叛他,你真的会死。但我不怕,从进了长碧楼开始我就没想过会安生的活到老。你赶紧回去,我跟你哥走。不管去做什么,我陪着他。”若乔真是不明白他们兄妹俩怎么回事儿,怎么就听不懂她分析的这些道理呢?

    除非他们俩打算以后此生都不再踏足大越,就在塞外待着了,那齐雍可能会抓不到他们。

    但,只要回了大越这片土地,这就是齐雍的天下啊。

    根本就逃不过他的手,会死的很惨的。

    “我们家的事情无需你关心,赶紧回去吧,管好自己。”姚寅依旧冷淡,他好像对若乔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以前可能或许只是认识的关系,但现在好像把之前的‘认识’都忘记了。

    “哥!”姚婴阻止姚寅说话如此冷漠伤人,若乔完全是担心他们俩,尽管她什么都不知道。

    “若乔,我和我哥不是去做你想象的那种事,也的确是我们家的事,这事儿不能交托给其他人。你放心吧,我们没有背叛齐雍,更不会让他通缉我们。”重新抓住她手臂,忽然感觉她好像在颤抖。

    手顺着她的手臂往上摸,她身体发凉。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姚寅打她的那一掌,才导致她在发冷。

    把身上的披风解下来裹在她身上,“哥,若乔在发冷。我们不能把她就这么放在这儿,她受伤了。”他也明知道若乔没恶意,干嘛还出手那么重。

    姚寅却是连回应都没有,好似根本不关他的事儿。

    扶着若乔让她站起来,姚婴觉得最起码把她送到有人家的地方,而且,得确保她不会和别人透露这件事。

    当然了,涉及姚寅,她肯定不会多说话。而且这段时日,姚婴觉得她肯定和姚寅私下见过,否则刚刚的语气也不会那么焦急生气,她必然是认为姚寅劝也劝不听。

    更重要的是,得打消她非要跟着姚寅的念头才行,也不知该不该和她说实话,一时间姚婴真是陷入了纠结当中,她还从没这样纠结过。

    “你们兄妹俩就不要骗我了。大壮,你必须得想清楚了。你若是此次真的跟着你哥走,从此后,你和齐雍的关系就再也不似从前了。”若乔被扶着,却还是在心急劝慰。她看得出齐雍喜欢姚寅,姚婴也不烦他。但如果两个人之间心生了嫌隙,接下来必然如鲠在喉,再也不会两情相悦。

    姚婴和她的情况不一样,她根本就不在乎会不会被齐雍认定为背叛。

    她心中所爱的少年,变成了这幅模样,有时看着齐雍,她真想杀了他。

    “不要说话。”蓦地,姚寅忽然说道。

    姚婴和若乔同时噤声,也在同时,姚婴荷包里头的赤蛇在扭动。随后,它就顺着荷包的边缘爬了出来。

    “有人来了,走。”姚寅似乎感到了什么,下一刻,他迅速的转到若乔另一侧,单手扶着她,快速的离开原地。

    跟随奔波,姚婴其实什么都没听到,但是她可以根据赤蛇的行动而做出判断,的确是有人来了,且来者不善,不然它是不会这样的。

    迅速的在这片废墟之中奔走,前方山根下出现一个破庙,再往后便是一片矮山。

    想跃上矮山倒是容易,只是能听得到四面八方有脚步声传来,上了矮山反而更容易被发现。

    姚寅当即带着两个人进了破庙,若乔因为硬生生的挨了姚寅一掌,眼下还在隐隐的发抖。她的手都冰凉的,姚寅这一掌看起来根本就没有留情面。

    破庙很大,但是里面倒塌的也不成样子,这里姚寅好像来过,所以极其的轻车熟路,带着两个人绕过地上那些倒塌的泥石像之类的东西进了后殿。

    后殿的墙塌了一半,能直接通向后面的树林。

    他没有带着他们俩顺着那倒塌的窟窿去往后山,而是直接绕到了后殿左侧的一排泥石像,这是以前供奉的一些神像,尽管眼下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神了。

    某一个神像后有一个低矮的暗柜,姚寅迅速的将那暗柜的门推开,之后反手就把姚婴扯了下来。

    “哥,你干嘛?”姚婴的力气根本就不及他,再加上本身长得纤细娇小,很容易的就被他塞进了那暗柜之中。

    她的姿势是坐在那里的,但这里又十分狭窄,她被塞进来,就已经满了。

    “外面的人是冲着我来的,你藏在这儿不要出来,我自有办法去处理。”他很明显是知道些什么,只是没想到今日会在这里等着他,这就说明他之前的动向一直都被察觉。

    既然如此,也只得将计就计,否则过不去这一关。

    “若乔怎么办?”若乔眼下就靠在那泥石像旁,裹着她的披风,还在隐隐的发抖。

    “你不用担心,我没事,我有功夫。”若乔回她,冥冥中,她隐隐的猜测到姚寅的内心想法。

    姚婴却不觉如此,她挣扎想要出去,外面人再多,他们三人也未必不是对手。

    “听话,我跟你说过,只有你和她是我的私心。此次顺利度过,我会再来找你。”姚寅忽然倾身靠近暗柜的入口处,用很低的声音叮嘱。

    姚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便猛地出手,重重的敲在她的侧颈上。

    也在那同时,姚婴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姚寅动手把她更往里塞了塞,之后关上了暗柜的门。

    起身,他转眼看向若乔,黑暗当中,若乔能清楚的瞧见他的眼睛。

    他尽管和以前不一样了,但还是她心中那个带着明媚阳光向她走来的少年。

    弯起嘴角,她轻轻地笑了笑,随后把这披风的兜帽拿起来罩住头,“我跟你出去。”

    此时此刻,能听得到这破庙门口已被人围住,根据声音来判断,不下五十人。

 &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25、掇幽芳而荫乔木(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