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将那两粒药都塞进了若乔的嘴里,她用力的捏住她的颌骨,又强迫她仰起头,其中一粒药真的滑进了她的喉咙里。

    这般躺在她腿上,披风敞开,姚婴也看到了她的胸腹上,被扎了多刀,所以她才会流这么多的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缘何她会被扎了这么多刀,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若乔,若乔。”拍她的脸,但她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流了太多的血,而且根据那血凝固的模样来看,她躺在这里很久很久了。

    没有办法,姚婴抽出长针来,在若乔的头顶摸索了几下,之后便扎了下去。

    若乔的身体也在同时一抖,之后那伤口便开始往外涌血,她也猛地吸了一口气,嘴里又有血喷了出来。

    “若乔。”她喷出来的血滴都溅到了她脸上,姚婴眨了眨眼睛,随后扶着她后颈让她微微侧头,能把嘴里的血都吐出来。

    可是,血太多了,她吐了一口又一口,夹杂着一些不知名的血块。

    “若乔。”此等迹象已无可救药,姚婴已不知该怎么办。想让她活着,她有方法,但是她活着也不会再是她了。

    终于,血好像也尽了,若乔也终于停止了吐血。只不过,她的呼吸声却特别的响,犹如农灶的风箱,一下一下的从她肺子喉咙那儿传出来。但是吸进去的空气,又好像从她胸腹间的伤口冒了出来。

    “大壮、、、”若乔的眼睛睁开了,但没有什么光彩,甚至眼白都开始浑浊了。

    “我在。”听到她的声音,姚婴的心一霎便被击中,她瞬时间难过无比,眼眶好疼。

    “别、、、别担心,你哥他、、、安全了。”她费力的转眼看她,下巴上脸上都是血,但还是急于告知她姚寅的情况,免得她担心。

    姚婴不知该说些什么,抱着她,看着她的脸,那些刺眼的血在这荒芜的山中格外鲜艳。

    可越是如此,她就愈发的像是即将燃烧到尽头的蜡烛,眨眼间就会熄灭。

    恍似看到了姚婴发红的眼睛,若乔却是尽力的牵扯自己的嘴角弯起来,“别伤心、、、是我、、、自愿的。”

    昨晚发生了什么,姚婴一概不知。姚寅不想用火拼的方式,那么就肯定是此时不能这样,或许会破坏他目前所经营的一切。

    可是、、、若乔又是缘何要遭受如此?

    “十二岁的时候、、、我随着、、随着家父参加宫宴。宫中的花、、、真好看啊!”若乔费力的说着,眼角开始有泪,嘴角却是弯起来的。

    姚婴看着她,心里头犹如针扎。

    “我不懂规矩,摘了一朵、、、家中长姐立即就要、、、要去告发我。说我庶室所出、、、低劣粗鄙。好多人围观、、、我羞得满脸通红,像、、、像被火烧过一样。”说道这儿,她也笑了一声,胸腹间的血也在往外涌,她的衣服,身下的披风和地面都是血。

    “就在那时,一个人出现了。他说、、、掇幽芳而荫乔木,俗人俗见,雅人雅见。到底、、、到底谁粗俗,到底谁诗文不通,张嘴便见浅薄无知。他身后就是明媚的阳光、、、和太阳融为一体,好温暖。”她的泪顺着眼角滑下来,呼吸也是出气多进气少。

    “他就是你哥,是姚寅。大壮、、、我也好想保护他一回。进了长碧楼,我、、、我可以换名字,我希望、、、希望能有一天成为、、、成为为他遮阴的乔木。我做到了、、、我做到了。”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她的眼睛也闭上了。

    呼吸也在瞬间停止,一切都停了。

    姚婴也在瞬时咬紧了牙关,她眼眶好疼啊!

    闭上眼睛,天地间好像都是若乔的影子,若乔,若乔,这名字原来如此。

    她心中的一切,姚寅或许都不知道。宫宴时的见义勇为,他或许只是看不过眼而已,没有任何的目的。

    但是,他却不知他无意中帮助的那个姑娘,对他生出了什么样的情意。

    坐在那里,姚婴在那一瞬脑子里是空白的。

    接下来该如何?她不知道。

    似乎每一次来塞外,她身边都会有人死去。

    上一次是高季雯,这一次,变成了若乔。

    是自带死神属性的么?还是和他们兄妹关系近的都没有好下场?

    深吸口气,她把自己的神智召回,随后将若乔身上的披风裹好,兜帽也扣上盖住她的脸。

    她一条手臂不太好使,只能用一只手拖着她往山下走,几次她差点滚下去,她有那么一瞬体会到了崩溃是什么感觉。

    费了好大的劲儿,太阳都跳出来了,姚婴才把若乔拖到这山根下。

    坐在地上,她再无力气,汗水沿着额头往下滴,她缓缓的转头看向自己的手腕。

    下一刻,她开始摇晃手臂,持续不停。

    视线固定在那沾满了血的披风上,那下面包裹着的人,再也不会站起来了。

    终究是他们兄妹对不起若乔,她临死都不知道姚寅到底在外做什么。

    不过,不知道也好,免得她更伤心难过。

    她在那里坐了好久,手腕也一直在摇晃,过去了将近两刻钟,终于这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它在半空盘旋了几圈,随后发出一声尖啸,随即俯冲而下,带着一股劲风就扑到了姚婴身边。

    大概是感受到了些什么,它收起翅膀,忽的低头往若乔的尸体旁靠近,喉咙里也发出低低的叫声。

    连动物都尚且有情,他们兄妹好像都及不上动物。

    下一刻,终于有人声传来,姚婴坐在那里动也不动,她本意便是召唤人过来,好把若乔从这儿带走。

    片刻后,一行人从荒草之间出现,很快发现了破庙后山根底下的姚婴和金隼,便迅速的跃了过来。

    十几个人,速度也很快,眨眼间将她围住。

    一个人要更快的出现在她身边,撩起袍子蹲下,一手扣住她的下颌把她的脸转过去。姚婴也在同时看到了熟悉的脸,是齐雍。

    齐雍微微蹙眉看着她,漆黑的眸子皆是担忧之色,见她没有缺少什么,悬着的心总是落了下来。

    他抓住她的手,转脸看了一眼被披风裹住的尸体,也大概猜出是谁了。

    他清晨时抵达客栈,唯独不见姚婴和若乔,她们俩好像蒸发了一样。

    客栈里的人还说她是去找原材料了,要去不见天日的地方,什么鬼话?

    罗大川壮硕的身体从人群中挤过来,一眼看到那被包裹住的尸体,他好像不太死心,蹲在尸体旁把披风扯开,便看到了若乔的脸。

    看到的瞬间,罗大川额头上的青筋就跳起来,“又他妈是巫人对不对?这帮天杀的,小爷去跟他们拼了。”话落,他起身就往外冲。

    晨子等人立即把他拦住,抱腰的抱腰,抱大腿的抱大腿,劝慰的劝慰。

    罗大川却是气的眼睛都喷火了,昨天还和他说话的人,今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换做是谁都无法平静。

    姚婴低头,闭上眼睛,她此时此刻根本无法向其他人说明真相。

    齐雍抓着她的手,想把她拉起来,发现她另外一只手变成了紫黑色的。抓起来看了看,却看到她手背上是蛇咬过的印痕,这像是赤蛇干得。

    不知她和若乔到底做了什么,但眼下也不是追问这些事情的时候。

    他微微倾身,两手掐住她腋下,直接把她拎了起来。

    双脚落地,姚婴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不起。”

    这句话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26、掇幽芳而荫乔木(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