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罗大川在这雁城的棺材铺里定了一副最好的棺材,他花了大价钱,棺材铺里的人也赶工,傍晚之时,那厚重的棺材就打好了。

    他也没用棺材铺的人用马车送,直接就给扛了回来。

    这一路,他引得路人无不回头观望,那么厚重那么大的棺材,他却是如同扛着什么小小的物件一样。

    一路回了客栈,将棺材送到后院,之后和护卫合力,把若乔安放进了棺材当中。

    做完,他站在边儿上看着躺在棺材里的人,眼珠子通红。

    想他们三人一路从南向北,说说笑笑,他虽是总和若乔意见不统一,斗嘴,可他们是吉祥三宝啊。

    这才过去多久?她就躺在了这里头。

    说来说去,这或许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当初执意的要北上,回长碧楼见到了若乔又怂恿她,她也不会跟着一同前来,今日也不会躺在这棺材里了。

    后院亮起了灯笼,照的这院子里朦朦胧胧。若乔的身后事,齐雍已经安排好了。

    因为她不是死于奇诡之事,是凶器所伤流血过多致死,所以,无需安置在长碧楼那一处停尸地。

    她可以下葬,入土为安。能够死后正常的被埋葬,于长碧楼的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明日一早,护卫便将她送回去,须得安葬在长碧楼附近的墓地。

    站在棺材旁,今晚,罗大川就打算这么守着了。

    厨房的后门处,姚婴从里面走出来,她脸色苍白,齐雍强按着她吃了几口饭,却是吃的她想吐。

    缓步的走到棺材旁,眼下那棺盖也盖上了,应当是罗大川盖上的,他不忍看到若乔就那么躺在那里头,看着太不真实了,明明昨天还活着的人。

    站在罗大川身边,姚婴一手覆在棺盖上,这冰冷的棺材,就要成为她的长眠之地了。

    “去吃些东西吧。”她开口,喉咙也很疼。那条被赤蛇咬过的手抬不起来,但一天下来,已经没那么黑了,毒素在渐渐褪去。

    “都怨我,是我执意要来北方的,她只是想与我们俩在一起,比在那姑姑手底下轻松多了。谁想到,这会害了她?都是我的错。”罗大川长长的叹口气,如同小悦死的时候,错都在他。至今为止,他好像一事无成,反倒是害的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死去。

    没想到他会这样想,姚婴转眼看着他,他们俩如今都在自责反省。

    “不关你的事。”她微微摇头,怎么可能怨他呢?

    “你们俩昨晚,到底做什么去了?”罗大川还是想不通,姚婴说她要去找什么原材料,那若乔怎么也跟去了?

    “此次事情落幕,咱俩去闯塞外吧?就咱们两个。”姚婴没有回答他,只是压低了声音,说道。

    罗大川一诧,微微转过身面对她,“你什么意思?”

    姚婴向别处看了看,灯火朦胧,太暗了,她也看不见什么。

    “有人么?”她低声问。

    罗大川稍稍的听了一下,然后摇头,“没有。”

    示意他靠近些,姚婴也身体微微前倾,附耳与他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片刻后,罗大川站直身体,看着姚婴苍白却又固执的脸,他随后点点头,“好,就这么定了。”

    之后,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是站在这棺材旁静静地陪着若乔,这大概也是最后一次陪她了。

    翌日清晨,天色微微亮,负责护送若乔棺椁的护卫就准备好了。眼下天气变暖,这北方尚且还清冷,但南方就不行了。

    天热,不利于尸体的保存,他们须得快马加鞭的赶回去。

    棺椁抬上马车,又用绳索交叉捆绑了多道,之后,便驾车离开了。

    站在小院儿后门那儿看着队伍走远,那马车也渐渐地驶离了视线当中,姚婴和罗大川两个人各自面色哀伤。

    “回去吧。”齐雍抬手扣住她肩膀,强硬的将她转过去。她和罗大川在这儿守了一整晚,他昨晚也并没有强迫她必须回去休息,知道她心中难过。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别无他法,折磨自己也是无益。

    被他推着走,姚婴也没反抗,顺着这后院回到前面的客栈,众人也陆续的走进来,却是没人开口说话。

    齐雍推着她回房间,一直将她按在了床边坐下,才松开了手。

    “睡觉吧。”齐雍多余的话也不说,就是让她睡觉。

    看着他,那严肃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什么大错事呢。

    叹口气,姚婴在昨晚又不知不觉冒出一个想法儿来,“我觉得,或许是因为我给若乔披上了我的披风,所以她被错认成了我。”不然的话,缘何只是因为若乔甘心赴死,那些人就没有追究呢?

    姚寅数次的潜入这城里和她见面,她每次都裹着披风扣着兜帽,尤其每次都是深夜,或许是看不见她的脸,只认清了她的衣服?

    “你说什么呢?这么说,你是知道那些人是谁。根据那破庙四周的痕迹来看,当时不少于五十人。只有少许的打斗痕迹,可见当时并没有发生太激烈的斗争。还有若乔,她根本就没挣扎。”齐雍旋身在她旁边坐下,本来他不想在此时询问的,但她先开口了,他觉得也应当问问清楚。

    姚婴坐在那儿动也不动,也不回答他,齐雍歪头看了她一会儿,最后又不得不轻声的叹气。

    这世上好似也没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他,可如今,他真是别无他法,倒是想把她捆起来严刑拷打一番,估计就能全部如实交代了。

    只不过,他又舍不得。

    欲起身离开,却不想姚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他转眼看向她,她也正盯着他看,那苍白的小脸儿和眼睛有些特别,但又看不出她想做什么。

    刚要开口询问,她却忽然扑了上来,齐雍不做提前准备,当真是一下子就被她扑倒在床上。

    她也不知怎么了,手脚并用的爬上来,按住他的双手。

    齐雍有些措手不及,但之后便隐隐的有那么一些发慌,想躲避她的攻击,手脚却又不太听使唤。

    之后,他就放弃躲避了,任由她在清醒时刻恍若变了一个人似得‘攻击’。

    姚婴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没过多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她也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齐雍给搬下来,并且好好地摆在床上的。

    只是当她长长的睡了一觉,在梦里也是筋疲力竭,最后觉得自己可能要被饿死的时候,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真是饿啊,又没有力气,她连眨眼都觉得好累好累。

    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是这房间是亮着的。她睡着的时候是白天,睁开眼也还是白天,她觉得太阳可能已经转了一轮了。

    身上盖着厚重的被子,姚婴几分费力的坐起身,她真觉得自己可能睡了太久了,身上都发臭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尸体腐烂了呢。

    从床上下去,姚婴走到门口打开门,便看到外面有护卫站着,显然是在守着她。

    不是吧,把她当成囚犯了?

    “姑娘,你醒了。”护卫站直身体,可见他已经站了很久了。

    “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还有喝的水和饭菜,我一会儿要吃饭。”说完,她有气无力的返回屋子里,继续坐着。

    很快的,浴桶和热水被送进来,姚婴坐在那儿看着。随后,饭菜也跟着一并送进来,之后就全部退出去了。

    姚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27、失踪的狐狸(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