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齐雍只带着姚婴一个人来,倒是也少见,那柜台先生给他请安,之后又小心的询问了一下,就清楚姚婴的身份了。

    在这雁城,阿婴姑娘的名声还是很响亮的,虽他没见过,但也听过多次了。

    看她在药柜前转悠,齐雍和那柜台先生都走了过来。

    她个子矮,看上面的药柜得高高的仰起头来,倒是显得几分笨拙。

    “找什么呢?”齐雍顺着她的视线微微抬眼看了看,也没瞧见什么。

    “我在想,应该抓一些药随身携带着。以免出现突发情况,手上却没有有用的药。我身上的药,也不是谁都能吃的。”她的药适合自己,齐雍也可。但,其他人就不太行了,伤害反而更大。

    “姑娘若是想随身携带一些常用药,咱们这里有成品,无需带这么多的药材,那多麻烦啊。”柜台先生边笑边说,随后便走向柜台。

    姚婴转头看过去,只见那先生从柜台下搬出一个木箱来,放置到柜台上。

    吹掉上面的灰尘,之后将木箱的盖子打开,那里面密密麻麻的放置了不下百个颜色大小不一的瓷瓶。

    两个人走过去,姚婴往里一看,亦是几分诧异,这么多。

    齐雍靠在柜台上,往那箱子里看了看,便又看向了姚婴。

    她会有找药随身携带的时候,兴许是因为看到了若乔在眼前死去的模样吧,身边没有急救的药物,使得她眼下开始觉得害怕了。

    这倒是也不像她,但,有些改变也是好的。

    先生给她介绍这里面的药都是什么效用,这都是成品药,救急用的,所以效力非常强,甚至会有副作用。

    长碧楼的每个据点几乎都有这些药物,亦是每个长碧楼人员都随身携带一些,毕竟不知何时危险就到来了。

    转眼看向齐雍,他也给予了认证,的确如此。

    既然如此,姚婴也挑出了几种救急的药来,一一的放进自己身上的荷包之中。

    她身上,最多的就是荷包了,挂着的,藏起来的,不计其数。

    装好,她似乎也一副放心的样子,齐雍看着她,也不由的弯起嘴角,“放心了?”

    抬眼看向他,他真是一脸的一无所知,姚婴心底里,仅存的那点儿小小的愧疚都奉献给他了。

    只不过,好像也没什么所谓了,和姚寅的孩子比起来,愧疚也不算啥了。

    随后,两个人离开这里,又在城中闲逛。这长碧楼在雁城的产业真是多,客栈、酒楼、医馆、粮行,茶楼,简直是应有尽有。

    太阳都偏西了,两个人也进了在这雁城中唯一的一家茶楼,看起来极其高端,可不是其他的产业能比的了的。

    茶楼里不止有茶喝,还有各种糕点,雁城的特色,别城的也有。

    齐雍出现在这儿,自是又让驻在这里的人很是意外。上前询问了一番,得知齐雍不是有事前来,只是闲来无事坐坐,他们看起来也轻松了许多。

    在靠窗的地方坐下,享受着十分难得的时光,看着窗外缓缓落下去的夕阳,好似一切让人难过的事情都不曾发生过。

    茶煮好,齐雍给姚婴倒了一杯,示意她尝尝。

    拿起茶杯,吹了吹,姚婴尝了一口,之后便笑了,“还挺好喝。”

    齐雍亦若有似无的弯起唇稍,看着她那眉眼弯弯的模样,他越过桌子抓住她的小手,“觉得好喝便好,这边关之地,物质匮乏。也找不到什么好东西给你,想一想还真是亏待了你。”

    “没有啊,你在这儿就挺好的,让我不吃不喝都行。”说出这种话来,她倒是也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或许,她是想哄他开心吧,只是不太明显。她的刻意讨好,和下意识的讨好,是不一样的。

    齐雍失笑,握紧她的手,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很好,能与本公子说实话了。”不管她是用一些小计谋,还是真实的表达自己,都能给他很重的一击。

    她真的是个高手,他现在承认。

    他每次说这种自大的话,都很好笑。

    不过,他一向这样,姚婴也习惯了。再加上现在,她也不是很忍心的打击他,和他争辩。

    抓着她的手抬起来,一直递到她鼻子前,“闻一闻,是这茶香,还是本公子的身体香。”

    无言以对,姚婴施力,把他的手腕拖近了些,仔细的嗅了嗅,然后点点头,“还是你香。”

    转眼看向窗外,齐雍在笑,但又好似不太想让她看见。

    她若是个男人,得早早的把她解决掉,否则就这诡计多端巧言令色的样子,非得闹翻天不可。

    两个人在这茶楼一直待到月亮都升上天空了,这才慢慢悠悠的离开。

    这夜晚的街上没什么人,边关之地,比不得皇都繁华。而且这城里入夜有宵禁,人们就更不会出门了。

    牵着手,一同往客栈走,有的地方有灯火,有的地方没有,忽明忽暗。

    在黑暗的地方,总是会耽误时间,两个人在那黑暗之中,也不知做了些什么。

    原本也用不上半个时辰的路,两个人时近半夜才返回。

    客栈里,大部分人都休息了,只有掌柜先生和小厮还在等着。见两个人回来,立即把饭菜送上来,幸好还热着呢。

    相对而坐的用饭,虽说吃不了多少,但很明显,两个人都还想再看对方一会儿。

    那边掌柜先生和小厮多注意了他们片刻,之后瞬间发觉,这里的空气好像不太适合他们生存。

    随后,他们便走开了。

    蓦地,荷包里的赤蛇在动,姚婴咀嚼的动作一顿,她心里头清楚,这小家伙给她信号呢,姚寅来了。

    比她想象中的要快很多,看来,他也很着急。

    他越着急,姚婴就越觉得情况不太好,那鬼母很有可能自己一个人待在某个地方,也不知怎样了。

    看着对面的齐雍,她嘴唇动了动,滑上来的话又咽了下去。

    放下筷子,她拿起水杯喝水,一边盯着齐雍看。

    其实她也没做什么,但可能在齐雍的视线里,她的眼神儿冲击力很强,最起码,真的会让他有些难安。

    “往后你最好不要这样盯着别人看。”他放下筷子,一边低声道。

    挑了挑眉,姚婴点头,“好。”

    这么听话?

    这一天下来,她好像也没像以前那样和他反着来。

    心性真的变了,终于认识到,身边活着的人有多重要了。

    “去休息吧,我累了。”起身,她说道。

    齐雍也没反对,也随着起身,然后一同往房间的方向走。

    走廊里挂着光线朦胧的灯笼,一直走到房间门口,姚婴转过脸看他。

    许是光线不太好,他的脸看起来也有那么几分不清楚。

    他在看着她,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他可能以前也没对谁这样过,所以就总是很自大,又显得很生疏。

    小小的叹了口气,她随后挪到他面前,张开双臂圈住他的腰,靠在他怀中。

    这个人的胸膛是真的很宽广啊,以前也没觉得,现在却忽然发现,靠在上头还挺舒服的。

    临进门又忽然这样,齐雍真的很诧异。

    环抱住她纤细的身体,齐雍一边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不然本公子就为难一下,今晚陪你?”

    “不用。”想也没想的拒绝,拒绝的相当痛快。

    齐雍几不可微的摇头,她却抱着他不撒手,真是让他为难啊。

    抱了他许久,姚婴才松开手,最后看了他一眼,便进了房间。

    将房门反锁,姚婴又向后看了看,这房间里没燃灯,外面走廊里有灯火。这般隔着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28、失踪的狐狸(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