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寅对于这段路无比的熟悉,他走过无数次,无论多艰险,他似乎都没任何的担忧之色。

    可这路对于姚婴来说,就不是那么平坦了,若不是姚寅拽着她,她数次都要掉落进雪窟窿里。

    这塞外的雪峰冰谷聚集,每年春天融化的也只是偌大塞外的一个边角,其他的地方真的是万年不融,那里的冰雪的年纪可要比这世上的人年纪大得多,它们见识了岁月流逝,或者更多更多不为人知的天地变幻。

    在雪的陷阱之中走了足足两日,按照姚婴自己的判断,姚寅是因为带着她速度才会这么慢,如果只是他自己,这个路程一天就走过了。

    终于,雪地的路程走到了尽头,迎来的便是冰谷的世界了。

    这冰谷真不愧是冰谷,姚婴随着姚寅从一个十分狭窄的地方钻进来后,就再也看不见连绵不尽的雪峰,反而是万仞高的白冰组成的世界。

    它们矗立在视线所及的地方,如同一座座山,每一座的形状都不一样,但却是极为的厚重。

    姚婴觉得,就算是用上炸弹的话,也未必能把它们都炸塌了。

    这冰从高空一直到脚底,交融蔓延在一起,混成一片刺眼的世界。

    但,即便都是冰,可也依旧和积雪横生之地一样很危险,看起来是厚实的冰,谁也不知道再踩下去一脚会不会是个陷阱。

    从雪窟窿里掉下去说不准会粉身碎骨,但从这冰的陷阱中掉下去,下场绝对不会比前者更好。

    对于不熟悉此地的人,必然会迷路,在这里阳光都是不正常的,冰谷里的各个冰山在反射阳光,一时间会让人产生一股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错觉。

    姚婴亦是如此,同时也明白了最初她询问姚寅塞外是什么样子,他说刺得眼睛都要瞎了是什么意思。

    在这冰谷里,可不就是这样嘛。

    在形成各种形状的冰柱下走过,脚底下很滑很滑。有功夫的人倒是身轻如燕,但对于姚婴这必须得一步一个脚印儿的人来说,就难了,她行走的速度不得不更慢下来。

    走了一会儿,姚寅似乎也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太耽误时间了。

    停下脚步,他把她背上的包裹拿下来缚在自己身上,“蹲下,我拉你。”

    眨了眨眼睛,姚婴随即就明白了他的话,低头看了看地上的冰,“你是不是把我当小孩儿了?再说,你真要拉着我,会不会到了地儿,我靴子底儿都磨破了?”

    “衣物鞋袜有很多,都是全新的,放心吧。”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日常所用的东西有很多储备。

    这倒是出乎她意料,随后,她也不多说了,把身上的披风裹紧了,之后蹲下,伸出双手。

    姚寅低头看着她,他被包裹起来,也看不出什么来,但通过那眼睛,能看得出他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你本来也是个小孩儿。”最起码在他眼里,她就是小孩儿。

    抓住她的手,姚寅身体向前,之后便加速了。

    他脚步如飞,是踏在冰面上行的,却又没有任何的声音。

    被他拽着的姚婴蹲在那儿,也跟着瞬时快速滑行。她什么都无需做,只要稳住自己的身体就行了。

    她在那个世界活了那么多年,又在这个世界活了很久,从来没玩过这个。

    冰面很滑,刚刚一路走的她心惊胆战,这会儿却又忽然发觉极其好玩儿。过快的速度形成的风把她兜帽都吹掉了,冷风吹着她眼睛,脸颊也有些冰冷到僵硬,但是却笑了起来。

    这会儿若是忽然飞来一个冰碴,能把她的牙齿给撞掉,但也无所谓了。

    兄妹两个人在这冰谷之间快速的前行,姚寅拉着她,恍若拉雪橇的阿拉斯加。

    很快的,这前行的地势就开始向下了,头顶上的冰也越来越多,光线也逐渐的变得昏暗下来,阳光都无法穿透下来了。

    下行的路,速度要更快,因为有姚寅,姚婴也不担心这么快的速度自己会飞出去或是撞到哪儿,反而全部的心思都沉浸在这高速的行驶当中。

    终于,眼前的光线变得更昏暗了,甚至姚婴都看不太清楚从身边路过的景色。

    而也在这时,姚寅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后面姚婴也跟着缓缓的停下了。

    “咱们快到了。”姚寅告知,顺势把她给拎了起来。

    一路滑行,姚婴都有点儿晕乎了,眨着眼睛,她一边也圈住了姚寅的手臂,眼冒金星,不过很好玩儿。

    这一路来如此艰险,姚寅最多也只是拽着她而已,不曾与她这么靠近过。

    不是她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但凡一个敏感的人过于靠近他,都会发现他身上的不寻常。

    他算不得一个正常的活人,所以,也条件反射的不想与正常人靠的太近。

    他平日里,全身上下只露出眼睛来,甚至连手都细心的包裹上,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露出来的。

    “咱们都成年人了,居然还能玩儿小孩子的游戏。而且,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这大概是童心未泯吧。”姚婴只是觉得自己好笑,居然还会喜欢这个。

    “有时间我再带你玩儿。”姚寅若有似无的叹口气,自从离开家,他便再也没有带她玩过了。

    说起来,他这个哥哥极其不称职。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好啊。”挺有意思的。而且,似乎除了姚寅,也不会有其他人再带她这么玩儿了,像傻子一样。

    在这不见光线的地方走,上下左右应当都是厚重的冰,那股子压抑的感觉会让人喘不过气。

    在说话的时候,声音传出去又荡回来,夹杂着厚重的冰才有的冰冷感,又什么都看不见,心理承受能力太弱的人,根本就受不了这里的压抑。

    “马上快到了。”似乎担心姚婴会害怕,姚寅说道。他嗓音沙哑,和正常人根本不搭边,小孩子听了估计会吓哭。

    但此时此刻,却很是有安全感。

    终于,再又向前走了将近百米之后,忽然在前头出现了点点光亮。不是特别亮,但在这个如此黑暗的地方,却是如同阳光一般扎眼。

    这个地方是真冷,都是冰,即便这里没有冷风,可那种冷从四面八方而来,着实让人难以承受。

    似乎因为目标近了,姚寅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兄妹俩愈发的接近那处光亮,这里是这条黑暗的地下冰道的尽头。

    这里是一处在厚重的冰里凿出来的房子,之前那光亮是透过冰墙透出来的,才会显得很昏暗。

    这会儿近了,隔着有些透明的冰墙看,那光亮反倒丝丝荧荧,很是好看。

    有一处略狭窄的门,只能通过一人通行,姚寅先走过去,姚婴随后。

    这里有些出乎意料,这就是一栋房子,进来时就是厨房,在对面的墙下整整齐齐的堆积着一节一节的木柴,码放的十分规律。

    还有两个小小的炉子,旁边一个木制的桌子上是锅碗瓢盆等等生活物品,虽都是小型的,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那两个炉子上都安放着通风管,插进了冰墙里头,不知会排放到哪里去。

    在靠近门的地方放置着油灯,刚刚在外面看到的是它的光。

    继续往里,门仍旧是那样狭窄的,走进去,就是可以住的房间了。

    也就是在这儿,姚婴看到了那个让姚寅倾心的姑娘,她躺在冰床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裙。

    她纤细又很高挑,只是,躺在那里的样子瞧着就很虚弱。

    在看到她的同时,姚婴便感受到了她的与众不同,果然,她和姚寅一样,称不上是正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29、冰谷鬼母(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