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这个小小的家伙始终没有任何的声音,若不是姚婴曾贴在他胸前听到了他的心跳声,真的会以为他没了性命。

    他的颜色很紫,根本确定不了是不是因为灯火的关系。

    一直把他放在水袋上取暖,但他仍旧一直凉凉的。在阿骨的肚子里就一直是冷的,但姚婴不认为他就是习惯于冰冷。他是个有心跳的活人,他和姚寅阿骨不一样。

    从冰川狼那儿挤了些奶水喂食他,可是很困难,他好像根本不会吸吮和吞咽。

    几乎是一滴一滴的往他嘴里喂,只是大约两勺奶水,她就喂了好久。期间那奶都凉了,她又不得不烧了热水放在水中温着。

    但幸好的是,那两勺的奶水都应该进了他的肚子,她也稍稍的安心了些,最起码这样能确保他不会饿死了。

    不断的更换水袋里的水,保持着温度,把他也包裹起来,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连小脑袋都被包住了。

    看紧了这个小东西,姚婴又时刻的去关注阿骨,她生了之后就陷入了睡眠当中,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之前疼痛一直没睡,这会儿把所有之前欠缺的睡眠都给补回来了。

    即便如此,姚婴也担心阿骨的情况,她数次的查看了她。于姚婴自己的立场,她觉得阿骨应该没事儿,因为她不会死。

    她和姚寅都不是正常的活人,想要他们死,并不是那么容易。

    姚寅也不知何时会回来,姚婴觉得情况很不乐观,她得赶紧离开才行。

    到外面,找最有经验的大夫来给那个小家伙看一看。他不哭,喂食困难,至今为止,他只是尿了一次,却没有大便。

    这都是问题,虽说她没生过孩子,但总是了解过一些。

    这里太冷了,水袋总是很快就会变凉。也不知那是否是因为那小家伙喝了冰川狼的奶水,它闻着味道熟悉,后来在姚婴更换水袋时,它就会跳上木床,卧在那里给那小家伙取暖。

    姚婴在此时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人,以前所有事她都可以自己分析做主,但当下,她好像真的需要一个可以和她商量的人。

    冰川狼的表现,却是让她心中难过,她现在居然得从一只动物那里寻求到安慰。

    在这种情况中,她真的不知道熬了有多久,终于,那个出去了几个月的人回来了。

    姚寅急匆匆的赶回来,眼见孩子已出生,他好似一时间都没有缓过来似得。

    先在冰床那儿看了好一会儿的阿骨,最后他也确认她只是睡过去了,应该没什么事儿。

    随后,便来看那个得来不易的小家伙。

    他这么小,超出了姚寅的预计,坐在床边,他就那么低头看着他,静默不语。

    姚婴站在一边,轻声的向姚寅说那小家伙的情况,她没有用很严重的那种语气,也担心姚寅会慌。

    “我送你出去。”姚寅听完,便沉声道。这个地方不是活人待得,他们不能待在这儿。

    “好。”姚婴亦是觉得耽误不得,必须得马上出去。

    姚寅伸手,大概是想碰一碰那个小家伙的脸。那变形了的手马上要碰触到了他的小脸儿,却又停住了。

    他身体冰冷,毫无热气,根本就不能碰触他。

    那瞬间,姚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悲伤,这得来不易的孩子,他和阿骨都不能抱一抱,实在可怜。

    “阿骨还没见过他呢,从生下他之后就睡着了。用不用再等一等?或者,让她给取个名字也好啊。”着急出去,但又思及此次离开,怕是以后他们两人都见不到这个小家伙了,又不由心下不忍。

    “算了,她见了,反而更舍不得。我看见了他的样子,说给她听就好了。名字、、、名字你来取吧,也无需告诉我。往后,待他长大了,见面不相识也好,免得让他知道他的父母是这样的怪人。”姚寅想了想,之后哑声道。

    他不是狠心,只是,是为了这孩子好。

    姚婴心头难过,并且十分真切。

    想了想,她长叹口气,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

    外面太冷了,而且不是短短的路程,需要花费多天的时间。

    这一路上,温度,口粮等等都是问题,所以,她需要冰川狼跟着同行。

    把一切都收拾好,又给那个小家伙团团包裹住,所有的厚重衣物都用在了它的身上。小小的一个小东西,被包裹成了一个大球。可能压在他身上会很重,影响他呼吸,可是外面太冷了。

    冰川狼跟随,那两个小崽子自然也要跟着,它们俩好像知道要出去见世面似得,显得很兴奋。

    抱起那个大球,姚婴小心翼翼,这些时日她不断的试探学着抱他,总算是学有所成,她现在的姿势还算合格。

    路过沉睡的阿骨,姚婴站在那儿看了她一会儿,此次一别,再见不知何时。也或许,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无论如何,她会照顾好这个她用尽一切生下来的小生命。

    走出这冰屋,外面姚寅已经准备好了,此次回来,他带回来一个冰上爬犁。是那种生活在北方的人家家都有的,很大,大多数是用来运柴和运物的。

    “坐在上面,我拉你出去,起码在冰上这段路,能快一些。”姚寅说道,他把这爬犁弄回来,就是为了能快一些的运送他们出去。

    姚婴点头,之后抱着那个大球坐在了爬犁上,随后,那两个狼崽子也爬了上来,显然它们先入为主的以为这是给它们准备的。

    冰川狼就在旁边,它睥睨一切,却又对自己孩子的一切行为都很纵容。

    见姚婴准备好,姚寅也拽着绳子立即奔走出去,他速度极快,这爬犁也跟飞起来一样。冰川狼在旁边疾跑跟随,这里一片漆黑,姚婴什么都看不到。

    她尽力的控制住自己稳稳的抱住怀里的大球,坐在这爬犁上好像在飞。

    这几个月来一直在下面暗无天日,姚婴很担心出来见到阳光会受不住,但没想到,待得出来时,这外头是黑夜。

    冰谷的黑夜和外面不一样,夜空漆黑,但星辰却极为明亮。好像距离这冰谷特别特别近,那些星星一颗颗的看起来无比巨大。

    它们散发出光芒,姚婴的眼睛完全能适应。坐在如飞一样的爬犁上,她一边仰头往上面看,冷风擦着脸颊而过,冷的她已没什么知觉了。

    终于出来了,这外面好似已过了千百年的轮回,也不知天地万物是否都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幻。

    那些从高处悬下来的冰柱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的瘆人,若是砸下来,这下面的人会死的很惨。

    大概是因为从黑夜到白天的转换适应,太阳出来了,姚婴的眼睛倒是真承受住了。

    在一处避风的地方停下来,冰川狼派上了用场,需要它的奶水。

    它不是很喜欢靠近姚寅,所以一切都得姚婴动手,姚寅一直站在远处看着,极其无奈。

    挤了一些奶水,趁着还温热的时候送进那个小家伙的嘴里头。他是否大便小便,在这儿也无法给他解决更换,太冷了,外面的衣服都无法解开。

    草率的解决了一下,便再次前行,终于在两天后抵达了雪山。

    或许是因为外面已到了秋天,经过了一个夏天的温暖,许多地方都融化了。

    放弃爬犁,开始在艰险的山中迂回穿行,许多地方的雪融化,温度也回升了。

    这是好事,怀中的小家伙外面包裹的衣服也一层一层的解开。

    只是这一路一直都是姚婴抱着她,最后她已经几近虚脱了。

    姚寅试探着想抱一会儿,可是,他太冷了。原本那小家伙在这里头就不太温暖,他再从外给予寒气,这层层包裹反倒失去了意义。

    姚婴还能够坚持,即便她脸色发白,嘴唇也失了血色,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可她还是没有说出一句不行来。

    长途跋涉,周边的景色逐渐的变成了绿色,雁城也进入了视线当中。

    站在高处,远远得看到了那个城池,它虽是边关之地,但在这秋天,它被绿色所环绕,充满了生机。

    姚婴也不由得长出口气,转头看向那一直跟到了这里来的冰川狼和它的两个小崽子,“这地方太热了,你们也生活不了。谢谢你们了,大功臣。”话落,她把抱着那小家伙的手抬起来一些,微微的晃动手腕,下一刻,冰川狼便转身,顺着刚刚来时的路跑回去了。身后,那两个小家伙跟着,很快的,它们的银白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视野当中。

    收回视线,姚婴看向前方的姚寅,“哥,你把我送到山下便回去吧。我自己进城,进了城,就无事了。”

    “好。”姚寅答应,随后,便带着她往山下走。

    山很高,离开了这一片山巅,便是茂密的树林,荒草。

    没过多久,姚婴便通身汗湿,她都放弃了厚重的披风,但身上的衣服料子是厚重的,所以很热。

    担心怀中的小家伙会闷得慌,外层的衣服也褪去了几件,最后只剩下两层衣服包裹着他。

    这般抱着,他就显得更柔软了,姚婴两臂发酸,小心翼翼,不时的低头看他一眼,希望这外面温暖的气温能让他舒服些。

    一路磕磕绊绊,太阳都偏西了,才从这山上下来。而此时此刻,他们是在远离城门的地方,脚下便是土道,通往城门的方向,两侧的农田长势旺盛。

    抵达此处,姚寅也停下了脚步,姚婴转头看他,他唯一露出来的眼睛落在她怀中的那个小家伙身上,他其实还是不舍的。

    “走吧。这孩子,就托付给你了。你是我妹妹,必然会待他好,我也不担心了。往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了。”他说道,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好似很无情。

    只不过,姚婴明白他心中所想,点了点头,“哥,你保重。”除此之外,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走吧。”姚寅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姚婴抱着怀中软软的小家伙,转身,便朝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这土道上不时的有人和车马经过,从她身旁而过,尘土飞扬。

    她纤细娇小的身体,怀抱着小小的婴孩,她明明看起来十分娇弱,但臂膀的姿势却始终未变。

    终于,城门近在眼前了,姚婴一步步接近。原本进城的人都要接受搜查,每次进入这座城,身边的人都带有鱼符,可以直接进入。

    但此次,她独自一人,便被拦截了下来。

    那守城的兵上前来,还未说话呢,那后边的守兵却忽然发出一声大叫来。

    转眼看过去,只见那守兵迅速的走过来,手里头还拿着一张纸。

    姚婴的视线也落在了那张纸上,这才发现那是一张画像,画像上的脸,是她,九分像。

    当即,她也便明白了,能画出这种画的,只有齐雍了,别人也没这个画工、

    “你是、、、你是阿婴姑娘。”那守兵好像见着了金块似得,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嗯。”微微颌首,她就猜到齐雍得找她。只是没想到,已经进行到了如此如火如荼的阶段,连这城门的守兵都人手一幅她的画像。

    “太好了,咱们找着阿婴姑娘了。快,阿婴姑娘请,请。”四五个守兵围上来,各个都盯着她眼睛发光。请她进城,又恨不得几个人合力把她抬起来运走似得。

    没有拒绝,姚婴举步进城,五个小兵一同护送她,守城门的活儿好像都抛了。

    进城,这秋天的城里和冬天时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唯一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33、我的孩子(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