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侧耳听风 作品

    姚婴咬死了这孩子是她生的,而且她说话时面不改色,极其镇定,根本就看不出慌乱来。

    这反倒是给了齐雍一种错觉,好像是他太过大惊小怪,她消失了半年不知去了哪儿,回来抱着个孩子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站在床边,齐雍的面色千变万化,他自然不信这孩子是姚婴生的。人又不是动物,半年怎么可能生得出来孩子?

    只是,当他仔细的看那个小东西的时候,却发觉,好像长得和她真有点儿像。

    一时间,齐雍便认为自己看错了,不可能。

    可是,再忍不住仔细观察,他居高临下,漆黑的眸子在观察的同时又有些想避开,或许是潜意识里的不想承认他和姚婴长得像。

    姚婴盯着他那表情,可以说很精彩了。

    想好的说辞,再次重回脑海,他即便接下来会生气,会发怒,或是拆穿她的谎言,她都有法子应对。

    就在这时,魏叔出现在门口,“公子,阿婴姑娘,大夫和奶娘都过来了,可是现在叫他们上来?”

    “是,叫他们上来。”姚婴立即答道,她很担心。

    而此时,齐雍的面色也做了调整,尽力的把脸上的那些情绪掩下去。

    找来的大夫和奶娘都进来了,姚婴也抓紧时间跟那大夫说那个小家伙的情况,尤其是他这么些日子没有大便过,更没有哭过发出声音。若不是他蓦一时的动手动脚,感觉好像有那么些力气,真的会以为他随时要没命了。

    姚婴说的很清楚,所有的情况,以及她的担忧,条理清晰。

    那老大夫看起来很有经验,一把年纪,头发和胡须都是白的,但是精神矍铄。

    放下背来的药箱,他掀开被子,给那个光溜溜的小家伙检查。

    他还是那通身发紫的样子,太小了,在齐雍看来,跟刚出生的小猫也没什么区别。

    那老大夫仔细的检查,将他的小腿儿拎起来,他好像还不太乐意,一根手指那么长的小脚丫还在蹬。

    魏叔也站在不远处瞧着,他还是觉得这孩子像姚婴。

    齐雍微微转过脸去,面对着窗户的方向,他心中的复杂难以想象。

    如若当下他真实表现,事情的发展可能会得不到控制,必然会引得所有人猜测,猜测姚婴到底是跟谁生了孩子。

    那个小小的生命,看起来岌岌可危,连眼睛都睁不开。

    有那么一瞬,他倒是生出一股想把那个小东西从窗户扔下去的冲动。

    站在一边看着,姚婴也根本没有过多的心思去理会齐雍。

    那个老大夫的手法很特别,他也不知从药箱里拿出个什么来,好像是要给那个小家伙通气一样,只是很快的,绿色的大便就出来了。

    看见的瞬间,姚婴忽然觉得心下一定,到底是她没有经验。同时又觉得庆幸,幸亏早早的把他带出来了,否则没准儿真的会被屎给憋坏了。

    那个奶娘是有经验的人,绿色的便便拉出来,纵观这里几个人都不动弹,她就上手来帮忙,把弄脏的被子撤走。

    又找那看起来很好说话的魏叔要热水,照顾孩子这种事,她是得心应手。

    不过片刻,护卫将热水送上来,那奶娘洗了手巾,将那小家伙的屁股擦干净,他期间一直在蹬腿,瞧着似乎有力气多了。

    老大夫也在此时跟姚婴说这小家伙的情况,早产,而且身体冷的不正常,必须得尽快的让他温暖起来,决不能再着凉。

    虽说他不睁眼睛,但是他刚刚拨开他眼皮看了看,眼睛是没问题的,只是因为早产的原因,所以才会如此脆弱。

    这接下来的护理得耗费许多的心力,别说早产的孩子,就是一些足月的孩子生下来,都会因为各种突然的病症而没救,毕竟他们太脆弱了。

    早产?

    这两个字于齐雍来说,亦是不同。

    脸对着窗子的方向,他轻轻地缓了缓,面色也沉静了下来。

    “回皇都吧。”可以叫太医院的太医来给这个脆弱的小东西诊断,而且,还可以调派来最好的奶娘和嬷嬷侍女。

    转眼看向齐雍,他已面上一派沉静,漆黑的眸子看起来深如子夜,所有的情绪都被遮掩了起来。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魏叔立即应声,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姚婴微微点了点头,之后再次与那大夫询问,他不会吸吮,这些日子给他喂食,都是一滴一滴的滴进他口中的,而且看起来吞咽好像也有些困难。

    老大夫却是说,早产的孩子会有各种不同寻常的情况,所以,定论也不能下的太早。

    正好有奶娘在这儿,奶水充足,先让他试一试再观察不迟。

    姚婴点头答应,之后,那奶娘便过来,把那小家伙连带着被子一并抱起来了。

    她抱着的之时看起来就好多了,特别的熟练。

    齐雍也在此时举步走了出去,老大夫也出去了,房门关上,给留出空间来。

    站在走廊上,齐雍的面上没什么表情,漆黑的眸子却是复杂不定。

    从下面又上来的魏叔,还有其他数个刚刚赶回来的人抵达近前,他们面面相觑,想说恭喜,但看着齐雍的面色,好像情况又不太对似得。

    不知该说些什么,各自的沉默不语。只是沉静的片刻后,他们便听到了房间里传来姚婴的笑声。

    笑声虽不高,但是能听得出,她好像很高兴。

    忽然之间的消失这么久,他们都被调派到了北方来,这半年,他们可是把这雁城以及附近的城池搜遍了。连塞外都去了数次,但没有发现半点儿关于她的蛛丝马迹。她就像是忽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似得,不留一点儿痕迹。

    这半年来,他们奔走疲累倒也罢了,也不算什么。看起来最受影响的是齐雍,这半年他一直都在北方,南边出现了不少情况,都耽搁了。

    最初他的命令是秘密的寻找姚婴,但后来,便不得不大张旗鼓,他画了诸多她的画像分发到各城。但凡谁能提供线索,就会给一大笔的银钱。

    就在此时,房间的门被从内打开,姚婴走了出来。

    与站在外面的人见面,大多她都认识,是长碧楼中都有些地位的人。

    轻轻地点头,对于这些人全部都在这儿,她倒是稍稍的有些意外。

    她消失不见,这里的动静比她想象的要大得多。

    关上房门,她先与那个老大夫说了情况,那个小家伙会吸吮了,并且成功的通过自己的努力吃饱了。

    老大夫捻着胡须轻轻点头,眼下唯一的问题就是那小家伙浑身冰凉了。

    一个小孩子,这么凉可不是好事,而且呼吸有点微弱,又没力气睁眼睛。这般小,无法给他吃药。

    姚婴点头答应,她也知道这不是好事儿。所幸已经出来了,这外面如此温暖,总是能想出法子来的。

    已说完,那边齐雍便抓住了她的手,拽着她朝着这二楼最远的房间走去。

    魏叔等人站在那儿,之后该陪同老大夫的陪老大夫,等着一会儿再去给那个小家伙瞧瞧。魏叔又叫其他人去购置一些婴孩物品,姚婴就那么把那孩子抱回来,连件衣服和被子都没 你现在所看的《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234、我的孩子(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凤求凰之引卿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