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维寻道者

鹓扶君 作品

    在善元和尚骤然正色的下一刻,后知后觉的朱平和窦清,也都反应过来。

    张泊玉表情仍是懵懂,他跟着抬起头。

    极天之上,有火的颜色显露。

    炬龙和火母联袂而至,大光热从它们的躯体散开,霜雪飞速融化,露出暗褐色的地表土层。

    火光烁烁,绚烂的,如同被冬云遮掩的天日,骤然降临在此处地界。

    张泊玉亡魂大骇,他瑟缩朝窦清身后躲了躲,脸颊抽搐。

    这么快……

    万蛇山已死了么?

    在火母和炬龙簇拥下,生长妖冶金瞳的少年人微微抬头。

    极天之上,两道剑虹正激烈拼杀在一处,芒光如雨,被簌簌打落大地。

    “还好……”

    白术松了口气,笑道:

    “幸亏来得巧,不然这具化身就完了。”

    他淡淡振袖,就显化出一只遮天大手,朝叶象所化的剑虹抓去。

    一片符文绽放,辽阔如海,将小半片穹天都笼罩在掌心。

    不仅是叶象,下空的朱平和窦清,彼此都是惊怒交加。

    朱平身侧再度显露出三十六道金环,彼此勾结相连,衍化偌大一片神轮,朝白术手掌横击过去。

    而窦清则发出一道乌漆的芒光,那芒光锋锐无比,单单只是遥遥一眼,就令元神都生出刺痛感,锋锐无匹!

    “你把我当什么了?!”

    巨掌临身的刹那,剑虹里,叶象震怒大吼。

    重重剑光分化,如山似海,森森的剑影叠在一处,朝大手径直袭杀。

    三尊金刚合力,天象都被搅动,各色光华绽放,隆隆大音作响,长空都在剧烈震颤。

    出乎意料,在炬龙和火母凝神防备时。

    善元和尚,却并没有出手。

    他只是望着探出大手的白术,眼中偶尔有密文流转,不时显露出思索的神色。

    没有疑义,一切都如摧枯拉朽。

    五指犹如天柱矗立,高大无边,雷光与火光在掌指间跳动、爆裂,神秘而可怕。

    轰!!!

    巨掌还未至,一层层雷火就重重覆压而下,洒落万千。

    芒光将白术所化的巨掌洞穿,神环横击,又是削掉了层层光焰。

    但巨掌还是以不可动摇的姿态,碾破了叶象分化的层层剑影,将那道锐利剑虹拿捏在掌心。

    瞬息。

    巨掌翻覆,无穷尽的雷火轰然炸开!

    半边天空都被照彻,神力如大河奔流,光辉洒落万万千,厚重铅云齐齐被震散,虚空都一阵沸腾。

    雷火之中,叶象还来不及纵起剑光,只见一座巴掌大小的精巧楼阁,就突兀显化于肆虐的雷火之中。

    “小洞天法器……”

    叶象的剑虹一凝,周遭虚空也瞬间静止。

    只见小楼轻轻一晃,叶象的剑虹和漫天火雷,都被收纳进去,再无声息。

    白术微微伸出手,将小楼托在掌心,目光带笑。

    “是赵伯牛的小天元楼,藏得够深!”

    朱平面沉如水:

    “叶象被收进这件小洞天法器里,一时半会,只怕无法脱身了。”

    他看向面色平静的善元和尚,目光带着些不满。

    方才若是善元和尚肯出手,叶象也不会被收进小天元楼内,事态也不会演变至此。

    “真君去对付炬龙,火母就拜托燕姑娘了。”

    善元和尚对朱平的目光视若无睹,他双手合十,淡淡开口道:

    “南禅宗的和尚,由贫僧自己来杀。”

    “大师可别阴沟里翻船了!”

    朱元冷笑一声,也不再与善元和尚多言,掠虹直取炬龙。

    “大师……”

    极天上,朱平与炬龙已斗在了一块,光焰汹涌肆虐,神通绽放无穷。

    “大师刚才为何不出手?”窦清疑惑开口:“可是有什么顾忌?”

    “小洞天法器,无论大千砮还是小天元楼,困敌收敌,都有一个期限。”

    善元和尚缓慢摇头:

    “过个两三炷香,叶象便能破开中枢,这等兑子法,我们并不算亏。”

    “窦姑娘。”他看向窦清:“那火母就交给你了。”

    “旁门修士的阵法,怎比得世家传承。”

    窦清盈盈一笑,也祭起一道彩光,迎向扑杀过来的火母。

    “白术那 你现在所看的《高维寻道者》 第二百二十九章 风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高维寻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