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当兴

冼青竹 作品

    说了半天,益州内大小事务也差不多该说的都说了,但还有一个很大问题悬着尚未解决,那便是被张鲁霸占的汉中郡。

    虽然益州有着天府之国的称号,但汉中也是不差,要不然就算张鲁再怎么厉害,恐怕也做不到凭借一郡之地跟刘璋一州之地对抗。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汉中为益州的北边门户,是诸葛亮隆重对策里十分重要的一环,如果汉中不下,那又何谈两路齐出一说……

    西接武都北连右扶风,东有上庸南为西川,此地西周山岭环绕敌非关口不得入,正是屯兵屯粮之绝佳所在。

    当年高祖皇帝龙兴夺取天下,不正是在汉中起兵的吗,这里的重要性自然不用多说。

    而且除了实际的战略意义意外,其实还有更大的象征性,这也是刘备所要夺取汉中的原因之一……

    只是汉中什么时候打,怎么打,具体如何操作,可不是一言就能定下,还得仔细的商讨才行。

    毕竟张鲁并非刘璋,一个压着另一个打,总归是有其厉害之处,刘备贸贸然的出兵攻伐而未收集情报了解敌人,实非不智之举……

    所以啊,刘备对汉中眼馋是眼馋,但也很清楚那地方并不是很轻松就能拿下的,这不就是为了此事而进行商议吗。

    “诸位,眼下益州定计以全,然益州之土有缺,吾兄季玉历时弥久也未能重夺回汉中之地,备亦是未曾小觑张鲁,可汉中之地不可不拿,其对于我军重要意义绝非寻常,不知诸位有何高见乎?”

    刘备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最后一个重头戏来了!

    汉中与西川迟早会有一战,这无关西川之主到底是刘璋还是刘备,只在于汉中始终在益州的治下。

    当初因为曹操攻略关中进逼雍凉,以致使关中联盟崩塌,那些个军阀死的死降的降,这才给了张鲁极大的压力,迫使其想方设法的要夺取益州为自己争得一片新的天地。

    也正是因为,刘璋才会引刘备这个外援入川,才会导致今时今日益州换了个新主统治。

    归根结底,刘璋真正怨恨的应该是张鲁,而不是此时坐在他位子上的刘备……

    当然,这等诡辩之事已经跟刘璋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反而他此时却是一身轻松终于放下了多年的担子。

    可问题却不会因为刘璋卸任而消失,只是重新传递到了刘备的肩膀上而已……

    “汉中之地,为高祖皇帝龙兴之处,亦是益州产粮重地之一,张鲁窃取汉中时日长久,根深蒂固非一时所能克下,故主公想要谋夺汉中当需要从长计议!”

    “正方兄所言不错,汉中要拿,但却要慎之又慎,主公新下益州,跟脚未稳,若是冒然出兵恐怕汉中未定之前益州又起心乱。更何况吾等之敌绝非张鲁那般简单,北边曹操,东部孙权,皆是虎视眈眈!”

    庞统紧随着李严的话接了一句,他也是不赞成此时进攻张鲁,而且相比诸葛亮对东吴的信任,庞统可以说看天底下所有诸侯都是潜在的敌人,因为利益所在,根本就不存在永远的联盟……

    听到庞统说北部曹贼需要注意诸葛亮可以接受,但说到江东孙家也是敌人,这就有些让其不能认同了。

    虽然诸葛亮也很清楚孙刘两家的联盟其实并不牢靠,一切都只因为北地中原的曹操势大,如此才会促使联盟的诞生。

    但毕竟联盟尚未破裂,曹操仍未见半分颓势,若在此时有心提防自己的盟友,岂不是主动破坏两家的关系吗。

    “士元此言差异,江东孙家与吾主联盟,虽为一时之举但却因势而立,亮觉得我等应先将目光放在曹贼身上,而非关注盟友之动向 你现在所看的《汉当兴》 第一百三十九章 争吵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汉当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