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之邓元帅

爱美的臭鱼 作品

    大雨停了,整个天地湿漉漉一片,姜文焕问过云中子后,便命令大军前行。对于姜文焕的做法,平灵王心中颇为不愤,云中子没来之前,他对自己是言听计从,现在仿佛将自己当透明人一般,此人简直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

    三十里的路程,只用了半天时间便到了。

    姜文焕对去游魂关是轻车熟路,见河流挡住去路,而邓九公的大军就在河对面,他想也没想就下令全军渡河。河水很宽,有深有浅,依靠往常的经验,东鲁大军很快在河中找到了几处可供涉水过河的浅滩。

    云中子看了一眼,见两岸的河床都露了出来,水深不过一两尺,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没多想,看着大军有条不紊的渡河。

    ……

    上游,一小将见敌军渡河,脸上泛着兴奋的光芒,冲秦明道:“将军,敌军过河了,是否现在决堤。”

    秦明心中一阵紧张,他杀过人,死在他手上的敌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可是数万人的生死掌握他手中,这事他还是头一次经历,由于激动,手心都开始冒汗。不过邓九公吩咐他的话,他不敢违背,“不急,等敌军渡到一半,我们再决堤放水。”

    主帅神机妙算,敌军果然一点警惕都没有,就这么轻易渡河了。

    “诺。”

    秦明见东鲁大军一步步地踏向灭亡,心中冷笑,这些人不知量力,敢出兵对付自家主帅,自取灭亡。

    ……

    东鲁大军渡河渡到一半时,秦明命人决堤放水,汹涌的洪水滚滚而来,卷起巨大的浪花,欲要将数万大军吞噬。突如其来的洪水让东鲁大军骇然变色,姜文焕也是面色惨白,他万万没想到邓九公在上游动了手脚,怪不得一场大雨过后,河水浅成这样。

    云中子脸色一变,当即驱动法力,结成了一道结界,在洪水即将淹没大军之际,即时挡住了洪水。洪水汹涌咆哮,由于被阻,积压的力量无法宣泄,导致河水急剧上涨,往两边分散开来。云中子怕洪水淹到岸上大军,于是使尽全力,奋力一推,刚刚势不可挡的洪水如退了潮般,向上游而去。

    上游的邓军见状,吓得面如土色,连逃跑的念头都来不及生起。就在这时,吕岳现身,形天印往空中一抛,砸向倒流的洪水,他伸手奋力一指,全身的法力灌入法宝中,法宝青光大盛,释放着强大力量,先将云中子力量尽数化去,然后推波助澜,洪水奔流的速度更快。

    云中子脸色一沉,一边施法抵挡住洪水,一边怒喝:“何方高人,在此藏头露尾。”

    吕岳使了一个瞬身法,人已经站在洪水上方,挥手一引,形天印往云中子砸去。云中子大惊,分心迎敌,却是顾不得抵挡洪水。

    失去控制的洪水像发怒的猛兽,向渡河的士兵席卷而去。

    吕岳来的太突然了,度厄真人和潜伏在半空中的四揭神想施手搭救大军,这时已经来不急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数万大军被河水淹没。

    度厄真人叹了口气,纵然他见惯了生死,也不禁被眼前一幕震惊到了。战争果然无情,几万人眨眼间灰飞烟灭,这邓九公是个狠人。

    云中子脸色铁青,怒道:“吕岳,你也是一方修行之士,却纵水行凶,残害无辜生灵,做出这等有违天和的事情,你就不怕遭天谴么!”

    吕岳大笑道:“云中子,你少在我面前逞口舌之利。这是凡人之间的战场,你一个神仙却擅自干涉,意欲何为!”

    “哼,我行事自有我的道理。你在我面前做下泼天大恶,今日便除了你,给刚刚死去的几万人讨个说法。”云中子知道吕岳的厉害,望了一眼度厄真人,道:“还请道友助我一臂之力,替天行道。”

    度厄真人点头,缓缓上前,与云中子并肩作战。

    吕岳看了两人一眼,冷笑道:“你们以多欺少,可我偏 你现在所看的《封神之邓元帅》 第一百四十九章 怒火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封神之邓元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