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你人设崩了

伊人在隐 作品

    魏蒹葭歪了歪头,“怎么了?”

    皇帝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不,没什么。”

    “皇上应该知道臣妾来此的用意,就不用臣妾多说了吧!还请皇上不要意气用事啊!”

    皇帝苦笑着道:“不要意气用事?真是可笑,这天下之主究竟有什么好?”

    魏蒹葭微敛笑意,沉默下来,因为这一个位置,他们被逼到如此的境地,许多选择被逼无奈地做下,有时候还可能换来无端地骂名。然而世间没有后悔药,有些事本就不能重来,人生做多的便是遗憾啊!魏蒹葭重新扬起寡淡的笑意,轻声道:“皇上,您应该知道谁都有人任性的资本,唯独您不幸。这天下苍生可是都盯着您呢!太后娘娘毕竟是您的生母,既然孝顺的名头已经打了出去,就不要自毁招牌了。您还是快点派人去迎接吧!”

    皇帝又怎会不知道这个道理呢?但是他心中总有那么一丝期望,也许自己这么多年总能够反抗成功一次,可惜啊!盛世明君?多么讽刺啊!从来就没有人问过他究竟想不想做这个“明君”,也从来没有人给过他其他的选择。这个名头就像是一座大山压在身上,反抗不得,要想卸下这座大山,也只有死亡一条路可以选择,否则也只能永远负重前行。

    “朕知道了,蒹葭不必担心,朕这就安排人去迎接太后回宫!小德子!进来。”

    德公公赶紧小跑进来,他就知道皇后娘娘一出马,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陛下,奴才在。”

    “让柳嫔带人前去迎接太后回宫。”

    “是,陛下。”

    等到德公公退出去传旨,魏蒹葭也准备告退了。

    “那陛下,臣妾就先告退,准备今晚的宫宴了。”

    皇帝抿唇不语,魏蒹葭自顾自地起身离去。

    等到魏蒹葭走到御书房门口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夹杂着痛苦与无奈的声音。

    “蒹葭,我们真的回不去了吗?”

    魏蒹葭身子顿了一下,脚步未停,一句轻飘飘的话语逸散在空气中。

    “陛下,什么时候见过破镜还能回复如新呢?”

    皇帝似哭似笑地喃喃道:“回不去也好,回不去也好。咳咳咳!”皇帝捂着嘴剧烈地咳嗽起来,等到好不容易缓过来,放下手时,掌心中一片鲜红。蒹葭,这样你就不会伤心了吧!

    凤晚裳坐在书房中,一边翻看整理之前的资料,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突闻一阵马蹄声,听声音人还不少。凤晚裳站起身来,走到窗边,向下看去,就看见一队人看样子是从皇宫的方向而来。

    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来的不是魏蒹葭之后,凤晚裳又坐回到了原处。

    “太后娘娘,宫中派人来迎接了。”

    太后阖着双眼,面上一片平

    和,丝毫看不出之前那般大动肝火的模样。

    平音犹豫了半晌,太后久未听到回答,睁开双眸望过去,“怎么了?究竟是派了谁来迎接?”

    “太后,是柳嫔。”

    太后蹙眉,“柳嫔?宫中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柳嫔?哀家也没听说皇上这几年来还举办过选秀啊!”

    平音恭敬地道:“太后,柳嫔就是原来的柳贵妃,之前大皇子殿下因为意图造反的事情被皇上下令贬为平民,软禁在府中,柳贵妃就被降为了嫔位。”

    太后怒斥道:“真是胡闹!派一个嫔来迎接哀家就算了,竟然还派这种戴罪之身,实在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哀家回宫倒要问问,这究竟是哪个这样给哀家没脸!”

    平音静默不语,静静地等着太后将怒气发泄完。

    外面传来柳嫔娇媚的声音。

    “臣妾恭迎太后娘娘回宫。”

    太后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勉强平静下来,连帘子都没有掀开,直接扬声道:“回宫。”

    马车旁边还维持着福身行礼动作的柳嫔低垂着头,差点咬碎一口银牙,这死老太婆当初就不喜欢自己,现在回京,皇上根本就不把她放在心上,自己来迎接,竟然还敢给自己甩脸色,哼!真是不知所谓,我就看着自己把自己给作死。

    起身时,柳嫔一脸明媚的笑意,“是,启程,回宫!”

    太后和柳嫔带出来的车队又一路浩浩荡荡地向着皇宫驶去。守门的将士们也松了一口气,这种大佛终于走了!

    “咚咚——小姐。”

    “进来。”

    含冬端着茶水和糕点进来,“小姐,您先休息一会儿吧!”

    “我没事!太后回宫了?”

    “嗯,刚刚才启程往皇宫的方向去。”

    “谁来迎接的?”

    “柳嫔来接的。”

    “噗嗤”凤晚裳嗤笑了一声,“让柳嫔去接,还不如不派人去接呢!真是笑死我了!”

    含冬带着笑意道:“小姐,这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现在后宫之中除了皇后娘娘和兰妃之外,也就是柳嫔的位分最高了。所以派柳嫔过去也是无可厚非。”

    凤晚裳点点头,“今晚多注意一点京城内的动静,宫宴我们插不了手,但是宫外的事情我们还是可以多注意一点的。”

    “是,小姐,你放心吧!”

    而与此同时,阮荀诀的住所也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殿下。”

    阮荀诀一身简单的紫衣,浑身上下没有丝毫装饰,听到声音,抬眸望过去,眯了眯眸,唤道:“孟望舒?”

    孟望舒一袭素色的长袍走了进来,“殿下在这里可还好?”

  你现在所看的《丞相,你人设崩了》 第一百一十三章:粉墨登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丞相,你人设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