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都怪我祖宗

花酒渔父 作品

    非老不休非疾不息非死不舍

    “侯爷?”

    遗扇猛一抬头,挑眉道:“正君呐,何事?”

    本来正在期待着新品出炉的遗道君,差点就没被他吓得一手掀翻了炼丹炉。

    乐君弥甚是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又垂下眼皮,声音清凌凌的,“侯爷,是这样的,君弥打算今天回菩提寺探望住持师傅。”

    菩提寺的师傅们,早在两日前便提出返回无妄山山了,这儿毕竟是俗世地方,收留的人也杂,出家师父们还不是十分习惯。

    都说“金窝银窝都不及自己的狗窝”,就算出家人也是如此作想的。

    “哦,”遗扇摆手,“那便去呗,反正今儿这热闹在北城,离你们那尚有距离,安全得很呢。”

    乐君弥微微弯了弯那如天鹅般优雅白皙的脖颈,朝她点头。

    “正君还有事儿?”见他站在一旁不动,遗扇不解。

    他的眼里有些沉淀的墨色,轻咳一声,“侯爷,君弥打算带上寻儿一同上山。”

    遗扇转了转脖子,语气很随意,“可以啊,你是他舅,跟他说一声就行,我这没问题。”这俩舅甥做什么决定哪用经过她同意啊,这乐正君怎么今儿如此奇怪,真心搞不懂。

    乐君弥眼中微暗,自是明白她的内里含义,目光往下移,盯着她的裙角出神,“好!君弥想单独带着寻儿到寺里问卦,恐怕不方便别人跟着。”

    菩提寺的住持大师是金玉皇朝出了名的灵算人物,听说只要诚心帮人解一卦,便可为其消一次灾,无数人从各地疯涌而至,只为在住持出关之日好争取一二。

    但有一个特点,便是唯诚心、唯有缘者得机缘,数不清的人提前沐浴更衣,涤荡一身红尘,独自怀着敬意踏上无妄山,虽然无须三步九叩,但也得一步一个脚印,不容他人帮扶。

    “哦!不带便不带。”

    但遗扇知道,乐君弥的意思绝对不是不带下人这么简单,恐怕有些事他不想别人知晓吧,但这与她无关,也不感兴趣。

    自他那日被掳后,她便派人暗中护着他,他也是清楚的,如今,不让暗卫跟着就跟着呗,只要他自己别作死,在这边陲还没能弄死他的人。

    乐君弥闻言,眸色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不徐不缓地转身离去。

    遗扇瞄了他的背影一眼,复又凝眸盯着炼丹炉,太傅大人啊,该忘的,还是忘了吧......

    午时将近,遗扇便打算带着小萌娃狗子骑马往军营奔去。

    今儿无霜早早就带人到北城接人,并前往军营了,乐君弥带着乐寻也出发前往菩提寺了,留下诺一、姜思遥以及那位唯一留在府里打算“普度众生”的和尚小师傅,带着人在府里看护一群被送来的小萌娃。

    那个热闹劲儿,她还没踏进那群孩子的正厅,便听到那叽叽喳喳的稚气声,以及那乒铃乓啷的嘈杂声,听得她直接就在外头顿住了脚步,连忙喊人将狗子抱出来。

    遗扇抱着小萌娃刚出院门,便见那头俏生生地地立着一个蓝衣公子,正朝她清丽一笑,旁边的老桃树随风一摇,花瓣袅袅娜娜洒落飞舞,停在他倾泻而下的乌发上。

    遗扇看着那妩媚天成,一笑便令人心滞的扶月,暗自摇头,这娃要是到了京城,怕是脸皮都不剩了,还是长得不要太打眼好,像乐君弥那样无攻击性的美刚好,否则,天天都有麻烦找上门。

    只见扶月慢慢朝她走了过来,盈盈一拜,抬起倾城的眸子瞧着狗子温和一笑,“扶月见过侯爷,听闻侯爷有要事要办,如今带着宝宝......扶月能自请跟随在后,照顾宝宝么?”

    他垂下头轻轻咬唇,半敛着的眸晃过一缕光芒,似是忐忑,似是紧张。

    遗扇一听,直觉这孩子太过乖了,竟然能主动帮她看孩子,真真是好孩子。

    若是此时满心期待的扶月听到她此时的赞叹,铁定能呕血三升。

    小狗子听到这 你现在所看的《快穿之都怪我祖宗》 一百零三、她的等待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快穿之都怪我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