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之狐

奶瓶战斗机 作品

    说服了拉瓦锡,约瑟夫就可以准备回土伦了,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去阿芒家里看看。阿芒是家中的独子,失去了他,他家里人一定非常难过,作为阿芒的好朋友,约瑟夫如果不在巴黎倒也罢了,人在巴黎,却不去看看,就很不像话了。

    所以在和拉瓦锡签下合同之后的第二天,约瑟夫带着两个随从——阿芒家所在的街区是富人区,治安相当好。所以带上两个人再乘上一辆四轮马车,就已经非常安全了。

    马车在阿芒家的附近停了下来。约瑟夫下了车,示意随从留在车上,自己便捧着一束白色的百合花,朝着阿芒家走了过去。他轻轻的敲门,过了好一会儿,才听到有脚步声急匆匆地过来,接着门开了一个缝,一只绿色的眼睛在缝隙那里往外面窥探了一下,然后门被拉开了更大的一条缝,露出了范妮的脸。

    “是波拿巴先生?您是来……”范妮说,同时她看到了约瑟夫手中的花束。

    “爸爸妈妈还不知道哥哥的事呢……”范妮放低了声音说。

    “啊……”约瑟夫看着自己手里的花,想要把它放在地上,似乎又不合适,想把它放到背后去,似乎也没啥用。

    “还是给我吧。”范妮低声道。同时将房门全都拉开了。

    她从约瑟夫手中接过那一束花,将它藏在了门房里的一张断了一条腿的桌子后面。约瑟夫注意到,范妮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瘦了不少,不过这倒是让她的身材显得越发的高挑了。

    “一会儿您就说是来拜访哥哥的,就当还不知道我哥哥的事情,求您了。”范妮说,“妈妈身体不太好。”

    “我明白,我明白。”约瑟夫赶紧说。

    这时候从里面传来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范妮,有客人吗?是谁呀?”

    范妮赶紧扭过头,向里面喊到:“爸爸,是有客人,哥哥的朋友波拿巴先生。”

    然后她又转过头来,向约瑟夫道:“波拿巴先生,请跟我进来吧。”

    约瑟夫便跟着范妮走进了这所洛可可风格的建筑。也许是因为疏于打理,这座房子显得比上一次约瑟夫来的时候更加的破败了。放到后世,在这个基础上,稍微装修一下,也许范妮就可以宣称,我有一间恐怖屋了。

    进了大厅,约瑟夫发现,大厅里倒是出乎意料的整洁和空旷。大理石的地板虽然已经磨损得很厉害了,但是却依旧打扫得很干净,窗帘也很陈旧,上面的花纹已经完全看不清了,但明显的洗得很干净。至于空旷,以前放在这里的一些家具都不见了。

    范妮似乎注意到了约瑟夫在打量这里,便小声道:“这些日子,面包太贵了,我们只能把一些东西都拿出去卖掉了……”

    “是呀,范妮小姐,这些日子,大家都不容易。”约瑟夫也感叹道。革命后他虽然并不缺钱,没有挨饿,但是,被断头台大魔王吓得睡不着觉的日子也不好过不是?

    “我父亲在小客厅里,他的腿脚不太好,老风湿了,几乎难以行走,所以他只能在那里等着您,请您理解,这不是我们倨傲。”范妮一边将约瑟夫往小客厅引,一边解释到。

    约瑟夫点点头说:“我能够理解。我的父亲当年还在的时候,身体也不好。”

    同时他注意到,整个小楼中似乎一个仆人都没有了。

    范妮带着约瑟夫进了小客厅。夏尔·拉瓦锡子爵正坐在一张老榆木的摇椅上,他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也老多了,头发都花白了,胡子也稀稀落落的。在他的膝盖上盖着一张旧得泛白的毛毯,因为时间长了,毛毯上的毛都稀稀落落的,很多地方甚至还能看到虫子咬过的窟窿。

    “欢迎您,波拿巴先生,请原谅,我没办法站起来迎接您。啊,您是这半年来,第一个来拜访我们的朋友呢。快请坐下吧。”夏尔子爵向约瑟夫笑了笑说。

    约瑟夫便在他身边的一张高背椅上坐了下来。

    “波拿巴先生,我听说您如今在战争部高就?”夏尔子爵见约瑟夫坐了下来,就这样问道。

    “是的,我在战争部。”约瑟夫回答道。

    “啊,那好。阿芒那个混小子,现在跑到北方军团去了,好像是在第四军团,司令官是儒贝尔将军。就是前一段时间刚刚打退了奥地利人的那位。”

    说到这里,夏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微笑:

    “波拿巴先生,您是阿芒的朋友。阿芒当初去北方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男人嘛,总要有自己的决断。更何况,那个时候我觉得,北方前线虽然有危险,但要说,在世界上也没有太多比那时候的巴黎更危险的地方了。您说是不是?”

    老实说,夏尔对儿子的这个决定的支持,的确不能算错。因为那个时候,巴黎的确非常危险,尤其是对有贵族身份,又参与政治太深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您说得对。”约瑟夫回答道。

    “是呀,不过现在巴黎算是安全了。罗伯斯庇尔总算是被砍掉了脑袋。说起来,罗伯斯庇尔还是干了一些好事的。要不是他把那些犹太人都咔嚓了,我这房子里,怕是一件家具都留不下了。如今我的债主都死光了,为此,我真该喊一声罗伯斯庇尔万岁。”夏尔子爵笑了笑,接着又猛烈地咳嗽了起来,范妮赶紧去帮他倒了一杯水。

    “啊,范妮,你看看,你真是……你还没有给波拿巴先生倒杯茶呢。去给波拿巴先生倒杯茶吧。”夏尔子爵嗔怪地说。

    范妮点了点头便转身出去倒茶了。夏尔看着范妮走远了,便对约瑟夫道:“波拿巴先生,刚才我们说到……啊,说到巴黎如今安全了,所以……所以我想 你现在所看的《法兰西之狐》 第一百三十一章,范妮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法兰西之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