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大道宗

裴屠狗 作品

    “嗯?”

    仰啸堂三楼,睡梦之中的云东流心中一动,翻身坐起,长刀在手。

    却是他睡觉之时都不曾脱衣,长刀更是时时刻刻的握在掌心之中,警惕心极高。

    武林之中,不知多少高手因沉睡中被敌人杀上门,因兵器不在手中而被人所杀。

    明知此城之中有魔宗之人,他自然不敢有一丝大意。

    呼~

    云东流身子一动,打开窗户,微微扫视一眼,眉头皱起:

    “是风声.....还是?”

    想了想,他提着长刀一动,跳出窗户,踏入夜幕之中。

    只见红月高悬下夜幕冰凉如水,除却夜风呼啸,好似没有任何异常,之前的似乎是错觉一般。

    “是我听错了?不行,还是小心为上,若累老道长一家,才是罪过.......”

    云东流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大意。

    转而回返,向着仰啸堂后院而去,无论如何,看一看才能放心。

    .........

    绯红月光之下,边游随风而入,如落叶一般,落地无声。

    打眼一扫,这是个宽敞的院落,庭院中深井一口,水缸一个,灶台一口,老树一棵,老树之下的石桌石椅之上还有茶具一副,正自冒着热气。

    似乎其主人刚刚离去。

    “嗯?!热茶?”

    刚收回目光,边游身子一震,再度看去,那老树之下的石椅之上,居然已经多了一个人!

    他不会怀疑自己的眼力,前一瞬,那个人影是根本不存在的,只在他眨眼一下,居然已经多出了一个人?

    这一惊可不得了,边游只觉汗毛都一下竖起来了。

    砰!

    电光火石之间,边游甚至还未看清那人是谁,身子已然一个后跃,想要退走。

    呼!

    但在他跃上仰啸堂高高的房檐在向下看去之时,却发现那树下空荡荡一片,哪有什么人影。

    人呢?

    难道是我看错了?

    边游心中转过念头,却也没有停留的念头了。

    真气一个鼓荡,就要腾空飞走。

    却哪里想到,这一个提纵,居然没有跳起来。

    因为,一只手掌不知何时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

    边游如遭雷殛,额头上冷汗‘唰’的一下就流下来。

    他能感受到那只按在他肩膀之上的手掌蕴含着让他心惊的恐怖力量。

    他不敢动,也不敢跑,甚至大气都不敢出。

    这样一个身法速度快到他都察觉不到的人,其强大已然远远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了。

    “你在找我?”

    耳畔传来的低沉声音,让边游毛骨悚然。

    因为这个声音他昨日才听过,这居然就是那老道士的声音!

    一个大丰边缘县城的老道士,居然隐藏的如此之深,他能是什么人?

    联想到此来的目的,边游的身子一下都软了下去。

    夺灵魔功!

    这老道士只怕就是夺灵魔功的拥有者!

    “原来我已经这般强了.......”

    边游只听到身后一句自言自语,下一刻天旋地转,自己居然已经跪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之前。

    垂下的眸光之中,能够看到一双黑色的布鞋。

    “前,前辈,晚辈,晚辈只是路过,只是路过,绝没有一丝一毫的歹心........”

    边游不敢抬头,心中苦涩难言。

    栽了!

    自己没有栽在云东流手上,却栽在了这个仰啸堂。

    偏偏,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是吗?”

    安奇生端着温热的茶水,不置可否。

    以他如今之感知,莫说是区区夜行衣,就是躲在厚厚的棺材之中,他也能知晓面前之人是谁。

    边游的来意,他自然是能够猜测到的。

    不过,他好奇的是,这人果真是一时冲动自己找来,还是被白仙儿想要借刀杀人故意蒙骗他前来......

    在他看来,后一种可能更大。

    他的夺魂大法并未扭曲白仙儿自己的思维,她如何行事与之前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借刀杀人,坑杀同类,对于魔宗长大的白仙儿来说,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

    除非他以夺魂大法彻底洗去其灵慧,否则,其秉性是不可能有什么大的改变的。

    “前辈明鉴,前辈明鉴,晚辈绝无一丝恶意。”

    边游心中‘砰砰’跳动。

    在他的心神之中,一道无比恐怖的气息封镇了他所在任何逃窜的方位,只是自己乱动,下一刻就是自己的死期。

    浓重的夜幕好似变成了一只择人而噬的恶兽一般,恐怖气息好似一只实质的手掌攥住了他的心脏。

    这种感觉,他只有在他大师兄断云龙身上体会过。

    这老道士,只怕已经无限的逼近气脉大成了。

    “你是有所图谋也罢,无意乱入也好,来都来了,想要轻易离去,自然是不可能的。”

    安奇生眸光淡淡的看着边游。

    这边游到底是红日法王的弟子,虽然比不了慧果,明棠,比白仙儿也差之一筹,却也凝练了真气之种,江湖上也算高手。

    若非夺灵魔功的消息吸引而来,这样的高手,平日里想要找到也是不容易的。

    自然不能浪费了。

    “前辈若有吩咐,晚辈自当遵从。”

    边游听到这话,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听这话这老道士似乎并不准备杀他,但想走,只怕还要付出代价.......

    可自己,又有什么值得这样强的高手图谋的?

    难道是想要以夺灵魔功夺取自己的真气内力?

    浮想联翩,边游心中又惊又恐。

    “近日来,我观诸多武功,心有所感创出了一式散手,尚无人试功,你既不请自来,便试一试我这散手吧。”

    安奇生眸光平静。

    前世今生,他精通诸多内家拳术,掌握了入梦之能后,更几乎囊括了玄星三百年来所有拳术于一身。

    来到此界之后,虽然只学了数十门普通武功,但任何神功绝技都是在普通武学的基础上诞生的。

    是以,两两相合之下,他就萌生了创造属于自己武功的念头。

    童子功的改良就是他的一个尝试,只是之后总觉得有所欠缺,就暂时搁置了。

   &nb 你现在所看的《诸天大道宗》 第145章 安奇生的散手第一式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诸天大道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