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搬完了门口的几个箱子,杜恪辰往府门外一看,被钱若水带来的嫁妆的阵仗震住了,低声骂道:“钱忠英这个老匹夫。”

    叶迁轻声提醒他:“王爷,我们是来搬东西的。”

    杜恪辰冷冷的哼了哼,敲了敲箱盖。“这些都是嫁妆吧?”

    叶迁觉得他家主子缺觉,脑子不好使了,要么就是被新侧妃给气着了。“这当然是嫁妆。”

    杜恪辰计上心头,贱兮兮地笑了起来。

    凉州的夏季干燥闷热,一阵风袭来,黄沙蒙面。钱若水退到檐下,拿着水壶慢悠悠地喝着水,眉头微蹙,她喝惯温水,倏地喝到凉水,感觉头皮一紧,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烈日当空,晒得人都烦躁了。

    钱若水催促着这位动作粗鲁的马夫干活。门外太热,她要是继续站下去,怕是要晒成人干。

    杜恪辰见她颐指气使的模样,故意放松手劲,把一只箱子摔在地上。原以为钱若水会生气发飙,可她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掉出来的花瓶碎片,“那是前朝的花瓶,保守估计市值三千两。”

    杜恪辰磨牙,陪嫁都是他王府的东西,还要赔她不成?

    钱若水笑对杜恪辰,又说:“叶迁,你回头让王爷赔我三千两。”

    叶迁怯怯地看着他家王爷,“这……这怎么好让王爷赔?”

    “这是你们王府的人不是?”

    叶迁点头。

    “王府的人摔了我的东西,自然是记王爷账上。”

    叶迁只能答应下来,“我会向王妃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