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当初为厉王选妃时,她并不在其列。一次宫宴中,她向柳太妃毛遂自荐,愿嫁厉王同赴西北。那时候,想嫁厉王之人可绕宫城一圈,身份尊贵者比比皆是。

    于是,太妃想了个办法,效仿科举考试来选妃。按理说,萧云卿之父萧郎元是前朝的状元,琴棋书画甚是出挑,若是参选必是不差。

    她偏偏拒了参选,理由是爱慕厉王之心怎能通过选试而来。可若是厉王偏爱才情出挑之人,她便是一试也无不可。

    最终,太妃取消了选试,赐婚于萧云卿,在为先皇守丧期满后封她为厉王正妃。此事轰动京城,一个寒门之女能获此殊荣,颇让好事者议论了好多年。

    虽说这些年厉王与王妃鹣鲽情深,相敬如宾,但萧云卿至今未能为杜恪辰生下一儿半女,让她的传奇之名蒙了一层轻灰。

    有好事者云,厉王原本已有心爱之人,爱而不得,心灰意冷,才娶了萧云卿。

    无论真相如何,萧云卿稳坐厉王正妃之位,已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在此之前,皇上曾数度赐下美妾,都难以撼动萧云卿的地位。

    钱若水听闻过种种传闻,都不及今日亲眼所见的真实。

    萧云卿不愧是京中大家闺秀的典范,举止端庄,衣着质朴,可这并无损于她的清秀容貌。

    她举手投足间沉稳从容,无半分疏离之感,拉着钱若水的手,热络地寒暄:“早就听闻妹妹美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倾国倾城。”

    “王妃谬赞了。”钱若水并未因萧云卿的热络而欣喜。

    在她看来,萧云卿能将厉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让杜恪辰对她宠爱有加,必然有其独到之处。

    但钱若水不信萧云卿能有如此宽宏的心胸对待这些来分享她男人的美妾们,只有不爱才能宽容,只有不在乎才能视若无睹。在没有摸清她的底细之前,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

    “妹妹养尊处优,想必未能适应西北的气候,让我和几位妹妹好等。”

    钱若水望向石清嫣和闵雅云,她二人已经梳洗打扮,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反观她,一身的尘土邋遢难掩,汗已湿透衣背,两相比较,倒显得她的娇柔造作,自命不凡。

    而在她们的对面一侧,坐着另两名姿容不俗的女子。一位表情淡漠,似神游太虚,一位托着腮看向她,笑意盈盈,似乎有所暗示地朝她微微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