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你看小爷这身打扮,像是世家出身的人吗?”杜恪辰故意酸溜溜的道,“钱侧妃出身高贵,小人怎堪相比。”

    颍川钱氏比不得裴氏封侯拜相,却也是一等的门第,钱忠英这一房不争气,多年不见男丁,旁支的亲戚虎视眈眈,几次要把子侄过继到他名门,都被他拒绝了。若是钱忠英的侍妾再生不下子嗣,她交赋终身幸福保全的钱家,或许终有一日会成为旁人的。

    “再高贵也比不上当今圣上。”钱若水的语气是嘲讽的,是无奈的。

    杜恪辰徐徐而行,“听你的口气,对当今圣上似有不满?”

    每日给萧云卿请安,无非都是王妃在说,她静静听着,时而插上一句,也是思虑再三。闵雅兰虽与她交好,可这内宅之中谁也不会是真正的朋友,她每次开口也都是权衡再三。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说出来会变成对方的把柄,她都要在心里过上无数遍。当女人拥有同一个男人的时候,她们就算再亲密,也不可能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钱若水很想倾诉她满腹的委屈和不满,可她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再多的苦和困难,她都无法后退。

    “换成你,你愿意吗?千里迢迢,为了给一个并不相识的男人为妾。人都没还见到呢,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杜恪辰听得直皱眉头,“你不愿意嫁给我——呃,我家王爷?”

    他很差吗?当世战神,今上亲弟,统领数十万兵马,守卫大魏的边疆,威慑大漠各族不敢来犯。

    他有哪一点让她不满意的?

    “和别的女子共享一个男人,本小姐不屑。”这才是她抵触的地方,要进入一个男人的心里不是难事,难的是他的心中已经有别人女人占据,且他心安理得地接受往王府里送的一干人等。

    在她有把握得到他的心之前,她还是躲得远远的,以免变成楼解语那般。

    杜恪辰眸子微眯,寒光凛凛,“小爷看出来了,你装病不是怕死,而是怕王爷。”

    “是啊!”钱若水大方承认,坦然的样子叫人无法指栽,“君命难违,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这个道理吧?”

    杜恪辰无言以对,沉默着一直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