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钱若水的伤已经好了许多,可是她从来不用她的右手,只用她的左手艰难地吃粥、翻书。等到伤口的结痂脱落,已是秋凉遍地,树叶落尽,满目荒凉。

    受了伤以后,她连着吃了一个月的白粥,身体虚得厉害,在杜恪辰的书房爬高拿书看,头稍稍仰得久一些,便有些天旋地转。

    这几日杜恪辰早出晚归,把整间书房都放给钱若水去折腾。钱若水倒是乐得自在,一个人倚在窗下的贵妃椅上看书,任由秋日的暖阳晒得她昏昏欲睡。这个时候,她索性扔了书卷,沉沉睡去。

    醒来时,她总会看到叶迁立在屋外,不曾懈怠。

    自从处理完汪真自刎的后事,叶迁成了钱若水的全职侍卫,尽职尽责地履行他的职责。银翘和夏菊在守夜时,也总能看到叶迁在门外巡查的身影,似乎他一日十二个时辰,都不曾离开过。

    有叶迁在,钱若水也放下了戒备,不再时时刻刻绷紧神经,生怕有人突然闯入,给她致命的一击。

    可叶迁值得信任吗?钱若水同样有所保留。

    那一日,本是叶迁驾车,在出发前被管易叫走,迟迟未归。也就是说,他和管易之间一定有一个人有问题。管易已公开表现出对她的排斥,自幼在镇西军中长大的叶迁难道对她没有多余的情绪吗?钱若水无从得知,因为越往深处想,越发现这王府中谁都有问题。这也是她在琴华自缢后,决定息事宁人的原因之一。

    倘若这个人是管易或是叶迁,亦或是萧云卿,还是已经逃不了干系的楼解语,杜恪辰都不可能因为她而杀掉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她又何必自讨苦吃,成为众矢之地。

    她只能说服自己去相信,起码叶迁在最危难的时候救了她,一次又一次。有时候,她甚至怀疑,叶迁便是她要找的另一个皇上安插在杜恪辰身边的细作。可仔细想想,叶迁被杜恪辰在战场上捡到的时候,那时他不过才七岁,怎么可能会是细作。

    这日的午后,钱若水照旧在书房看书,看累了,便阖上眼睛。等她睡足了,伸着懒腰睁开眼,看到榻前立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身着深棕襦服,衣上不见半分褶皱,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窗外秋风起兮,竟不落尘埃。

    她眨了眨眼睛,四下寻找叶迁,发现他正立在那老妪的背后,朝她微微摇头。

    这算什么?

    老妪盯着她看了半晌,神情从最初的震惊中渐渐恢复平静,但她的眸中还是残留难以置信的惶恐与不安,以至于开口的时候,那语气冷得如同积雪消融,“你就是钱忠英那老贼的女儿?”

    这厉王府到处都是跟她爹有仇的人,每个人都有可能指着她的鼻子骂她爹,连同她一起也排斥在内。而每个想杀她的人,也会以此为借口,且屡试不爽。已经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告诉她在凉州生存不易,为何还会有这么多的闲杂人等跳出来,继续拿她爹说事。

    钱若水从榻上坐起,及腰的黑发遮住她半边脸颊,精致的轮廓在夕阳下被勾勒成一副绝美的工笔画。

    “老身问你话,你没听见吗?”

    钱若水垂眸,见她的鞋子贴了红土,与她周身的齐整显得格格不入,当即明白过来,这人应该是太妃的掌事嬷嬷,厉王的奶娘——柳嬷嬷。

    “首先,你见了我不曾行礼,不曾自报家门,我身为厉王侧妃,为何要理会你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不知礼数的老太婆。”钱若水隐忍得太久,委实不想继续忍下去,“其次,你公然辱骂朝廷命官,此乃大不敬。”

    那柳嬷嬷没想到她竟如此嚣张,“老身乃是太妃的管事嬷嬷,王爷的奶娘。”

    “原来是个侍婢!不知尊卑的老婢,真是丢了太妃的脸!”钱若水语气比她还要冷,目光连落在她脸上都不屑,“叶迁,把人给我拉出去,打二十个鞋底子。”

    叶迁面有难色,迟迟不敢动手。

    柳嬷嬷气得满脸通红,“看谁敢动老身一下!”

    “夏菊、银翘,把秦嬷嬷和许嬷嬷叫过来,我就不信教训不了这个老婢。”钱若水起身,把书册放到案上,“叶迁,把人给我看住,别叫她给我跑了。”

    须臾,两个嬷嬷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一下便把那老妪抓住。

    柳嬷嬷身体并不硬朗,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妇人抓着,顿时挣脱不开。而她此时孤身一人,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她大声哭喊:“钱若水,你敢打老身,王爷不会轻饶你的。叶迁你竟看着这贱人欺负老身,她给你吃了什么迷药……”

    钱若水听烦这种以老卖老,以为奶了王爷就是王爷她娘,“看来二十个鞋底子是不够了。夏菊,掌嘴。”

    “你……”

    柳嬷嬷的话还没出口,已经被煽了两记耳光,整个人都懵了。

    “你什么?”钱若水挑眉,“快把这作死的老婢拉出去!”

    鞋底子的声音清脆响亮,但还是被柳嬷嬷杀猪般的嚎叫声掩盖过去,听得人头痛欲裂。

    二十个鞋底子打完,柳嬷嬷昏死在长凳上。

    叶迁深感不妥,可人已经打完了,他便不再说什么,从廊下默默走到横刀阁外守着。

    少顷,萧云卿已经带着人过来,被叶迁挡在院外。

    “妹妹这是怎么了?”萧云卿明知故问,站在院外与廊下的钱若水对话。

    钱若水微笑以对,“王妃来得正是时候。这有一个老婢对我出言不逊,我刚惩戒了她,王妃把她带回去好生约束管教。”

    “这……”萧云卿沉默半晌,“敢问妹妹,罚的是何人?”

    钱若水苦恼地摇摇头,说:“她自称是太妃的掌事嬷嬷,王爷的奶娘。可是她见了我也不知行礼请安,毫无半点规矩。这太妃的掌事嬷嬷也是从宫里出来的,不至于这点尊卑都不懂。依我看,也不知道哪个不知死活的老婢在这打太妃和王爷的脸,便先罚了她。万一她跑到王妃跟前撒野,吓着王妃,可就不好了。”

    萧云卿赔着笑,“既是如此,本妃带出去好好管教,莫让她吓着妹妹。”

    “银翘,把人泼醒,交给王妃。”

    天已黑了下来,冷风呼啸而过。柳嬷嬷被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抖,一丝不苟的发髻凌乱不堪,全然没有那股威严之气。

    萧云卿一言不发地把人带走,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到了萧云卿的南院,柳嬷嬷哭得老泪纵横,“她连老身都敢打,这是翻了天不成!钱忠英这老匹夫,养了这么一个心肠狠毒的女儿,会遭天谴的!”

    “柳妈妈,你为何如此不小心?钱若水现下仗着有王爷撑腰,没人敢进横刀阁,你这一进去也就算了,怎么还被她抓了把柄?”柳嬷嬷去了横刀阁,萧云卿事先不知,锦衣匆忙来报的时候,她想阻止也来不及了。方才在横刀阁外,萧云卿亦是落在下风,因为事出突然,她也是措手不及。

    柳嬷嬷只是哭,撕心裂肺地哭,哭了一会,人又昏死过去。

    萧云卿也是无计可施,叫人煮了姜汤给她灌下去。

    杜恪辰深夜才回,被守在门外的阿晴请到南院。

    半个时辰后,他气急败坏地出来,脸色与黑夜不分伯仲。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钱若水紧闭的房门。

    青灯拢月,一室柔光。

    她倚在榻上看书,知他进来也不抬头,继续翻动书页。

    “听说你今日大动干戈,把本王的奶娘给打了?”杜恪辰是来兴师问罪的,“可有此事?”

    钱若水这才抬起头,惊诧万分,“真的是你的奶娘?这可怎么办呀?我连叶迁都罚了……”

    杜恪辰一愣,“叶迁你也罚了?为何罚他?”

    “门没守住,让闲杂人等闯了进来。”钱若水搁了书,撑起身下榻,答得理直气壮:“我怕你回来罚狠了,便先罚了他。”

    杜恪辰这厢无言以对。

    “都怪我。一到王府便中了毒,卧病多日,不曾见过府中的其他人。”钱若水倒了杯水递给他,“这下子又受了伤,一直窝居于横刀阁,见过的人统共十根手指头都数不完。”

    杜恪辰嘴角抽搐,默默地端起水。

    “我既已打了她,王爷你说怎么办吧?”钱若水十分坦然,披上斗篷把自己包裹起来,“我想王爷定然是来为您的奶娘讨回公道,我自己去找王妃请罪便是了。”

    杜恪辰拦住她,“事已至此,不必再追究了。”

    钱若水默了须臾,话锋一转:“也是。只是这王府的规矩是仆从可以直呼主子名讳的吗?就算她是王爷的奶娘,感情甚笃,到底是下人。难道她就可以无视王爷立下的规矩,擅闯横刀阁,对我大呼小叫?我罚一个不知尊卑的老婢,也要告到王爷您这,这王妃也未免太不经事了吧?”

    杜恪辰听他这番说完,神情一松,大声笑开,抄手而立,玩味地看着她,可她眉目未变,还是一副清冷的模样。

    “难道王爷认为,我应该任人宰割,才是应该的吗?”钱若水把斗篷扔到地上,扯开衣襟露出右肩,伤口新长出来的肉丑陋狰狞,“这样的伤,我要受到几时才休?还是说,要我一死才能平厉王府与镇西军的怒火。”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