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萧云卿的话再清楚不过,但看她们能不能体会。

    “王妃,王爷派奴婢来传话,他带着钱侧妃去了军营,教她如何识马,以便尽快购齐夏公子要的单子。”银翘被留下来传话,面对三双极尽压制恨意的眸子,倍感压力。

    “你是银翘吧?”萧云卿挑眉问她。

    银翘眉眼低垂,“回王妃,奴婢银翘。”

    萧云卿身子斜倚,又问:“你是钱家的家生奴婢,跟着侧妃有些年头了吧?”

    “回王妃,奴婢五岁便跟着小姐。”

    “看这样子,是个懂规矩的,怪讨人喜欢的。”萧云卿笑得夸赞了一番,“听说昨夜是冬雨值夜。”

    银翘暗叫不好,“回王妃,是冬雨值的夜。”

    “三日前,本妃才叫冬雨这丫头去了东院,值夜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叫一个新来的丫头?她就算再伶俐,也没有你深知钱侧妃的喜好,因而冲撞了王爷和侧妃。冬雨也是个知礼的,在本妃院里向来没出过大错,怎么到了东院,就出事了呢?”

    萧云卿的发难,银翘完全没有准备,“这……”

    “身为侧妃的贴身侍婢,却没有对新来的仆从做好引领之责,以致王爷震怒。冬雨被罚跪了一夜,而你却一夜睡到大天亮,置身事外。这可是钱家的规矩?”

    银翘扑通跪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说多错多,不如不说。

    “就让本妃告诉你,什么是厉王府的规矩。一人受罚,你们整个东院的奴从都脱不了干系。来人,把东院的奴仆都叫过来,昨夜冬雨跪了多久,便让他们跪同样的时辰,以儆效尤。”

    冬雨被罚,钱若水已经出府,并不知道王府发生的一切。

    她故意穿了一件曳地的宫装,发髻上插了金步摇,摇曳生辉,外面还披了一袭狐皮大氅,看起来富贵逼人。

    她步下马车时,杜恪辰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说好是来练武的,怎么像是要去赴宴。

    “你故意的?”杜恪辰勒马上前,挺身一跃落地,稳稳地立着,拧着眉不悦地看着她一身贵气的打扮。

    钱若水笑带微笑,刻意加黑的眼线显露着高贵与清冷,“说好是宠妃的,妾身总要给王爷长长脸,不能太寒碜了。再说了,宠妃就是来扰乱王爷正常的生活,若是一身劲装出现,这与王赞有何区别?”

    杜恪辰轻抚青黑的眼眶,闷闷不乐地往前走,“你就是故意的!”

    钱若水喊住他,下颌微抬,“说好是宠妃的,王爷你怎么先走了?”

    杜恪辰抚额,折回来与她并肩同行,“你准备如何与本王练武?”

    “我是来当宠妃的!”

    杜恪辰执起她的手,语气亲昵,“本王有个绝密之地,既能当宠妃,又能练武。”

    说话间,一列甲士手持长枪跑了过来将钱若水团团围住,步伐整齐,面容肃穆。从甲士的身后,走出一名腰胯长剑的而立汉子,肤色黝黑,身材略瘦,一身与杜恪辰相似的铁血之气。

    “褚传良,你他娘的闲着,围着老子想挨揍啊?”入了大营,杜恪辰一身的兵痞气便显露出来,加上起床气未散,语气更是差到极点。

    褚传良一眼便看到他被打黑的眼眶,冷哼一声,“原来已经有人揍过你,那就不用我动手了。自己带着你带来的人出去,不要让我动粗。”

    杜恪辰了然。管易早操过后回府,清算府库的余银,在进帐房前,看到他带着钱若水出门,必是让人快马加鞭到大营通风报信。

    “你是主帅还是我是主帅?”杜恪辰握紧钱若水的手,“本王带侧妃巡视大营,难道还要经过你的批准吗?”

    褚传良侧眸,用陌生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与他出生入死的男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凉州大营的规矩是,但凡有陌生人出入军营,需报经当值统领批准,方可进入。不好意思,老子正是今日当值统领,主帅难道想坏了自己立的规矩不成?”

    杜恪辰默默扶额,心想这规矩是自己立的,跪着也要遵守。

    “好吧。”他说,“本王带侧妃入营,你他娘的敢不批准吗?”

    褚传良嘿嘿一笑,“不好意思,老子不批!”

    “你他娘的敢!”杜恪辰怒目,可因为一只眼睛黑了,煞气减半。

    “老子当值,老子就不批!”

    杜恪辰抡袖子,叫板:“老子硬闯!”

    褚传良做了个请的动作,“按主帅立下的规矩,必须连挑十八营统帅,才算闯营成功。”

    “本王好像记得,只要十八营统帅半数以上同意,也能否掉当值统领。”他才是立规矩的人。

    褚传良并不否认,“可惜,主帅帐下十八营统帅全数否决。”

    杜恪辰嘴角抽搐,“他娘的,你们成心是吧?”

    褚传良抱胸扬眉,遗憾而又挑衅对他说:“主帅,好久没打了,来一场吧!”

    钱若水早就退至一侧,兴灾乐祸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身为导火索的她,完全没有成为众矢之地的惭愧,俨然一副置身事外的悠闲惬意。

    “不能入营,但是能观战吧?”被遗忘的钱若水弱弱地问,眼神着带着一抹毫不掩饰的揶揄。

    杜恪辰心中直冒火,“看吧,看本王如何闯营成功。”

    钱若水很不给面子地叹气,“放心,王爷,我会给你收尸的。”

    “你……”杜恪辰咬牙。

    褚传良朗声大笑,大手一挥,甲士整齐地让出一条道来,“主帅,请吧。”

    大营的正中央就是练武场,场中的高台是比武场,四面飘扬的旌旗写着张扬的“厉”字,无不彰显着大魏第一战神的不世之功。

    在练武场边,其他十七营的统帅早已列队等候,每个人的身后都是各营的帅旗。

    “末将参见主帅。”

    虽然说军无常礼,杜恪辰又是闯营,可到底还是一军主帅,各营统帅对他的服从与尊敬已融入骨血。

    在镇西军中,这十八营的将士乃是军中精锐,每一名士兵都是杜恪辰亲自考校挑选,不敢说有万夫莫敌之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到,能在战时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而这十八营的统帅,更是精锐中的精锐,与杜恪辰不相上下。想要胜一人易,连胜十八名统帅,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除非冉续重生,也不一定有必胜的把握。

    “谁先上?”杜恪辰跃上比武台,目光扫过十八位统帅,头皮一阵发麻。

    褚传良跟着缓步上台,“末将骁骑营统帅褚传良,请主帅赐教。”

    原来他就是骁骑营的统帅。

    骁骑营是轻骑兵营,执行的是夜袭、偷袭以及暗杀的任务,与杜恪辰一样轻装上阵。

    台下,叶迁搬了张太师椅过来,钱若水堂而皇之地坐下饮茶,叶迁和王赞分列左右,威风八面。

    杜恪辰使的是长枪,枪头划出的弧线,宛如闪电撕开天空的轨迹。

    褚传良抽出长剑,剑身赤黑,那破鞘而出的声音,已隐约能听到哀嚎声。

    战势一触即发。

    “你怎么不打啊?”杜恪辰迟迟不见对方进攻,悠然地扭动脖子,“快点打完吃饭。”

    褚传良不紧不慢地走近,“老子在想要不要让一让你。”

    “手下败将还敢口出狂言。”杜恪辰横枪进攻,逼得褚传良节节败退,持剑挡在身前。

    场边,战鼓擂动,响彻四野。

    “他们似乎是在消耗王爷的耐心。”钱若水眯着眼观察场上的局势。

    褚传良不进攻,一味地防守,杜恪辰讨不到好处,攻势凌厉,却未讨到半分好处。

    叶迁说:“褚帅并非王爷的对手。”

    钱若水并不否认,“但他在消耗王爷的耐心,王爷失去耐心必然强攻,强攻则消耗大量体力。褚传良打一场,可王爷要打十八场。如此一来,这闯营还未过半,王爷会因为体力不支而败下阵来,闯营失败,那我就得灰溜溜地出营。这样一来,很没面子,你不觉得吗?”

    叶迁看着场上胶着的局面,如钱若水所言,杜恪辰是进攻的一方,而褚传良见招拆招,与他势均力敌。

    “其实,王爷也不是拿不下这局面,只是他怕伤了自己的爱将,褚传良也吃透他这一点,是以才会有恃无恐。”钱若水一针见血的评论,让王赞惊讶地蹙起了眉。

    “慢着!”钱若水起身,施施然行至比武台下,“王爷虽是闯营,可到底是自家兄弟,刀枪无眼,切不可伤了和气。依妾身之见,不如赤手空拳,以免误伤。诸位将军,以为如何?”

    杜恪辰扔了长枪,乐见其成,“就依你。”

    褚传良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好,便不用兵刃。”

    “以比武台为界,被打下台者为败。”

    二人重新开始。

    都是用惯大力长枪的人,赤手空拳的招式略显粗鄙,却胜在实用,招招直击要害。

    杜恪辰不再虚耗体力,力求速战速决,一记手刀砍在褚传衣的侧颈处,顺势将他踹下比武台。

    第一局杜恪辰胜。

    褚传良拍拍身上的尘土,拱手道:“主帅,你又不是第一次带女人进军营,每次都让你大展威风,这一次末将等不会手下留情的。”

    钱若水目光幽幽地望着杜恪辰,似笑非笑。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