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从钱若水踏进厉王府的那一刻起,萧云卿便知道会有这一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快到让她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三年的时间,还抵不上钱若水的三个月。

    何其讽刺。

    但这是萧云卿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钱若水和雨燕儿长得太像。

    “妾身遵命。”萧云卿微微福身,安然地接受。

    杜恪辰拂袖而去,未再逗留。

    昏黄的烛光中,萧云卿面如缟素,一片死灰般的沉寂,仿若烈焰燃烧过的灰烬,难以复燃。

    夜风至,琴音起。

    缠绵叵测的琴声,如同一丝密密织就的网,轻易地将萧云卿网住。

    她爱了他八年,从初见起,她立誓要成为他的妻。她知道自己出身寒微,不足与皇家婚配,但她仍就不断地朝着与他匹配的方向努力着。她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她诗词歌赋无一不晓,她成了世家的典范,成了大家闺秀的翘楚。当旁边说起萧氏之女萧云卿,没有人不夸赞她。

    她没有天生的美貌,可她认为一颗爱他之心,可昭日月。

    而如今,她与被驱逐至西院的楚瑜有何分别?

    钱若水在南院外立着,迎向步履蹒跚的银翘,“谢王爷。”

    杜恪辰脸色并不好看,“你搬到横刀阁吧。”

    “王爷这是心疼王妃?”钱若水拉住与她擦身而过的男人,“要不要妾身向王妃解释,其实……”

    “她这些年并没有做错事,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而言,她都是称职的王妃。”

    钱若水走到他跟前,仰起直视他的双眼,“但是无论从哪一个方面而言,她都不足与王爷匹配。为王爷选这样一个王妃,无异于侮辱。却不知道王爷当年为何为答应?”

    杜恪辰心中烦闷,并不愿提起往事,挥开他的手,敷衍道:“本王与你一样,君命难违。”

    “看得出王妃并不合王爷的心意。”钱若水在他身后轻声笑开,“以前她没有生下王爷的嫡子,以后怕是更难了。”

    杜恪辰回眸瞪她,只怕这王府中没有一个人会把他“不举”这种事当笑话而说,可钱若水会,还说得如此坦然率性,丝毫不在乎会恼怒一个有着强烈男性自尊心的男人。

    “所以,王爷以后只需要堵我一个人的嘴就好了,不要随便赏赐别人。”

    杜恪辰气结,“钱若水,你掉钱眼里了?”

    钱若水用力点头,“我姓钱,名若水,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你要那么多银子干什么?”

    “垫床脚。”

    “你不怕半夜摔着。”

    “有王爷当垫背,我不怕。”

    杜恪辰更加愤懑难平了。

    钱若水这次搬到横刀阁与上次不同。

    上次养伤,人挪过来便是,一天到晚都在榻上躺着,什么都用不着。

    现下她是厉王宠妃,总不能素面朝天,足不出户,这委实不符合宠妃这一角色。

    于是,这次的搬迁动静很大,以至于杜恪辰的领地被她占据了半壁,连同他的书房一角,也被钱若水带来的书占领。所谓鸠占鹊巢,也不过如此。

    管易在帐房盘点完府库已近深夜,惊见横刀阁还亮着灯,信步走过来找杜恪辰蹭宵夜,却被院内翻天覆地的变化怔住了。

    “老杜,你又让她搬进来了?”

    杜恪辰负手立于院中,冷得直打哆嗦,“这样才能营造出本王被美色所迷的荒涎之相。走,陪本王喝一杯。”

    酒菜已经备下,又是同样油腻的大补菜色,昂贵的食材打造出精致的菜肴,同样是出自柳嬷嬷的手笔,而随酒菜上桌的,还有柳嬷嬷身边的锦衣。

    她立在一旁殷勤地倒酒,不多言,也不谄媚,目光始终低垂,不曾逾界。

    管易多看了两眼,摇头苦笑,“高敏走了有些时日了吧?”

    “嗯,想必在京城也习惯。”

    “可有些人,似乎还没有习惯。”

    这回轮到杜恪辰苦笑,仰头饮尽杯中酒,“本王也没有本事兼顾所有人的习惯。四十万镇西军就够本王操碎了心,其他人就算了吧,爱怎么着便怎么着,只要别碍了本王的眼。”

    钱若水收拾好东西走出来,看到杜恪辰和管易在寒风中喝酒,旁边还站了一名吧!”

    管易不得不提醒她:“你我心知肚明,这不过是王爷的一个计策罢了,你没有必要耀武扬威,闹得鸡飞狗跳。”

    钱若水轻哼,“管先生,我养的鸽子好吃吗?”

    管易神情微僵,旋即大笑,“鸽子?小生并未见过有什么鸽子。”

    “那些鸽子每只值一百两银子,管先生好好折算一下,把银子给我。”

    “小生不懂你在说些什么?”管易继续装傻。

    钱若水抬头望天,又是一阵叹息,“管先生在京城相亲的时候,废了酒楼的一面酒壶墙,至今还未做赔偿,不知道鲁国公收到管先生亲笔写下的欠条,会做何感想呢?”

    管易脸色骤变。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