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吾重新化成人形,仍旧是肚兜短裤,脚踩两粒火轮儿;他一招手,有几片浮云随风而来,缠绕在他下身部分,化作半套云纹铠甲的样式。

    他一言未发,却将沐云真正当作了一位对手;

    他生前征战无数,什么样的对手没见过?但如沐云这般,出身名门大宗,却不为虚名所累,行事不拘一格,甚至算得上阴险狡诈,却能给他致命一击,昆吾因此而有些欣赏沐云。

    只有经历过生存不易,才能体会结果是唯一导向,至于正道魔道,都是卫道士的借口。

    为了表示对对手的尊重,他特地穿上角龙一族最强防御法器—云纹铠甲,虽然只有半套…

    人间天下,上古大战结束之后,各部族原有资源的分配体系分崩离析。人族的崛起在意料之中、崛起速度却出乎各族意料之外。

    先是三教教主、诸子百家老祖,似乎是一夜之间,从籍籍无名变成整座天下风华绝代的人物;

    后有猪狗一般的人族众生之中,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无数山上人。

    人族上下一心,爆发出不敢想象的战斗力,强势逼得那些占据天下的各部族,一一退往荒芜不堪的洪荒天下。

    其中就包括昆吾所在的角龙一族。

    角龙和真龙,同属于龙族;却由于一字之差,资源分配天差地别,真龙一族,尤其是天龙一族,居住在神道天下云之仙界,身份高贵。

    而角龙一族,不过是在洪荒天下,苦苦占据着巴掌大小的一块海岛。说是占据,还得时常被妖族其他各部轮番挑战,守得住,才有资格继续住下去;守不住,整个部族所有的角龙,不得不卷起铺盖流浪。

    所以角龙一族从上到下,无不渴望修成真龙之身,晋升天龙一族,由此脱离洪荒天下、再不被人指着鼻子骂作妖族!

    昆吾作为角龙一族天之骄子,在历次大战中大放异彩,战功赫赫,所以被一族寄予厚望,有资格以军功换取半套云纹铠甲。

    那云纹铠甲珍惜异常,乃是天龙一族天庭任职的仙官朝服!

    穿上半套云纹铠甲之后,昆吾从云层中再度现身,他张嘴一吸,竟然将那不知宽逾几千里的云海,一股脑儿吸进腹中,从此视野开阔,一眼千万里。

    他脚踩着两只火光冲天的轮子,居高临下道:“我从不杀无名之辈,你叫沐云?”

    “刚才那一式偷袭人后庭的招数,角度刁钻,速度够快、威能也足够大。”

    他指了指自己的云纹铠甲,扯了扯嘴角:“不怕告诉你,这件云纹铠甲,是天龙一族的天庭朝服,堪称我族最强防御法器,以你的本事绝对无法刺穿。”

    “所以,你要是没有别的压箱底本事,不如乖乖束手就擒。待我斩你头颅、取你元阳之力,重新复生之后,我会亲手把你的头颅,送到龙虎山,总好过你下半辈子蹉跎度日,虚费光阴。”

    沐云略微皱起眉头,那家伙离得那么远,以至于他的轮回之眼,无法提前预知他的动作,失掉先机。

    但自己必须要进入最强四境,所以架要继续打下去。

    沐云掏了掏耳朵,市侩道:“那谁,昆虫是吧?别以为换了一件新短裤,我就会忘记你雏菊爆裂的事情。”

    昆吾面色难看:“吾乃昆吾!”

    “哎呀无所谓了,昆虫昆吾的,有什么区别。反正你已身死道消,还奢望有人能记得你?”:

    沐云笑道:“最强防御法器?当真有那么厉害的宝贝,你小子还战死于叶落河畔?”

    “我也劝你,赶紧来我面前跪下,最好唱着歌儿,伸长脖子求我来一刀。”

    “我呢,没你那么无聊,隔着千山万水把你的遗物送回鸟不拉屎的洪荒天下。但你放心,看在你也不容易的份上,鞭尸就免了。”

    “你找死!”

    昆吾一声怒吼,却不料有第二把飞剑接连而至,同样是从海水中来,同样是快到不可思议,甚至快要赶上他的天生血继神通。

    那一剑,如同天地初生的一抹虹光,强势划破天幕!

    眨眼之间,龙城剑带着惊天未能,一击斩在昆吾身后。

    轰!

    空中一阵猛烈的撞击,电光火石间,剧烈的波动,瞬间搅乱数万里的厚重云海。

    点和面的碰撞!

    龙城剑自深海而始,划出一道光明璀璨的剑气轨迹,像是一柄开天辟地的无上神矛!

    “呃~”

    昆吾一声闷哼,但他身上那件云纹铠甲一阵光华流转,自动形成一层层防御光罩。龙城剑的剑尖,强势突破十余层,但那光罩如同活物,瞬间重生数十层。

    最强攻伐和最强防御的碰撞,居然彼此不分胜负。

    一息之后,龙城剑耗尽威势,收剑归鞘。

    昆吾接连两 你现在所看的《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 68、同道中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我和血族公主有个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