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寒武记 作品

    果然包间里的人除了温一诺皱眉瞪着萧裔远,别的人都不约而同笑了起来,还是那种心照不宣的笑。

    温一诺飞快地扫了大家一眼,悻悻地想,人心不古……人心不古啊……

    舒展哈哈大笑,很老实地说:“不开车,在学校里怎么开?想开也没地儿啊!”

    狂人妹羞红了脸,不过没有扭扭捏捏,只是嗔了舒展一眼,给他舀了一调羹鸡蛋羹塞了过去,“好好吃饭,这还堵不住你的嘴?”

    叶临泽难得也跟着笑了笑。

    舒展拿起一瓶本地的二锅头,给萧裔远和叶临泽都满上。

    他们用的是那种一两的小酒杯,基本上一口一个,喝起来给劲儿。

    但因为有女生在场,他们也没多喝。

    一人喝了两盅,就改喝玉米汁。

    狂人妹还特别体贴地出去叫人做了醒酒汤送进来。

    她给舒展盛了一碗。

    三亿姐闷不吭声地给叶临泽盛了一碗。

    只有温一诺没有动作,一个人小心翼翼吃着软兜长鱼。

    那东西不小心就吃得满手都是,所以她很仔细,看都不看萧裔远。

    萧裔远自己盛了一碗,拿调羹搅了搅,却一点都不想喝。

    三亿姐见状,随意岔开话题,对温一诺说:“一诺妹妹,拜托你个事行吗?”

    温一诺忙拿纸巾擦了手,惊讶地说:“三亿姐拜托我?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让我听听是嘛事儿!”

    三亿姐勉强笑了笑,看向叶临泽,“……不是我的事,是叶临泽的事。”

    温一诺眉梢轻挑,看向坐在三亿姐和狂人妹中间的叶临泽。

    叶临泽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死马当做活马医,而且也不想辜负三亿姐的好意。

    他半垂着头,手里摩挲着装着玉米汁的玻璃杯,过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我家里的情况,三亿姐应该跟你们说过。”

    温一诺看看桌上的人,都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她就没有多嘴了。

    刚才她确实问三亿姐,三亿姐也确实跟她说了。

    叶临泽又说:“但是还有一件事。”

    他抬起头,看向温一诺。

    温一诺微笑着看向他,桃子型的小脸上笑容柔美,非常有亲和力。

    叶临泽心情微定,继续说:“我是高中的时候发现我父母不是我的亲生父母。”

    “啊?!”首先叫起来的是狂人妹,她惊讶不已:“……不是亲生父母?!”

    生活中遇到这么狗血的事。

    想想就有些小刺激。

    叶临泽点了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他们的血型都是o型,而我是ab型。”

    “我开始怀疑,后来在外面打工挣了点钱,就去验dna。”

    当叶临泽说验“dna”的时候,温一诺和萧裔远的神情都有些微妙。

    她忍不住看了萧裔远一眼。

    萧裔远也在看她,不过对她做了个口型:还钱。

    温一诺气馁,不去理他,心想等回去了,就给萧裔远打钱。

    实在受不了他继续用“还钱”威胁她。

    虽然她确实是很爱钱,而且当初年少无知的时候,确实也经常向萧裔远借钱……

    这真是她的黑历史。

    温一诺决定要亲手终结自己的黑历史。

    想通了这一点,她也不难受了,将注意力集中到叶临泽身上,好奇地问:“那你现在的父母知道你发现他们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了吗?”

    叶临泽点点头,“我今年春节的时候终于跟他们摊牌了,问他们知不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他们怎么说?”

    “他们说,他们不知道。”

    说着,就把刚才他跟三亿姐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

    “就这样,因为是被人放在门口,我的襁褓里也没有任何线索,因此他们确实不知情。”

    “我已经在当地托人寻找二十多年前的事,但由于线索太少,我甚至不知道从何找起。”

    叶临泽叹了口气,看向温一诺:“我听三亿姐说你会卜卦,就想请你帮帮忙,能不能帮我卜一卦,看看我的亲生父母有没有线索。”

    温一诺微怔。

    她其实并不想在学校打响“温小天师”的名头,也曾经跟狂人妹和三亿姐也暗示过。

    她们俩还是守信用的,直到现在。

    温一诺意味深长地看了三亿姐一眼。

    三亿姐硬起头皮,强笑着说:“一诺,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

    温一诺莫测高深地笑,“三亿姐,咱俩有话回去说。现在先解决叶临泽的问题。”

    她扭头看向他,说:“你能不能把你小时候被放在门口的经历再说一遍?”

    叶临泽不解,“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而且都是我的养父母说的,他们俩……身体不便,说的情况也不能完全当真。”

    “你是说他们撒谎?”温一诺问的一针见血。

    叶临泽摇摇头,苦笑道:“不,我相信他们没有撒谎。只是他们的身体状态,一个耳朵听不见,一个眼睛看不见,你说,当时又是晚上……”

    温一诺突然打断他:“如果一个听不见,一个看不见,那他们是怎么知道门口有一个婴儿?”

    “有人敲了敲门。”很显然,叶临泽也问过这个情况。

    “那我们可以排除人贩子拐卖这个可能。因为人贩子肯定是要赚钱的。你是个身体健康的男婴,在二十多年前,肯定很值钱。”

    “既然不要钱,那就排除人贩子。”

    温一诺分析着,手指在餐桌上有节奏地敲击,哒哒哒哒的声音像是能催眠,狂人妹有些眼晕了。

    舒展让她靠在他怀里,一起听温一诺问话。

    温一诺想了一会儿,像是在犹豫,过了一会儿,还是说:“其实,我想问你,你为什么一定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叶临泽:“……”

    “你知不知道,生恩不及养恩大。”温一诺继续说,看见叶临泽渐渐变了脸色,但她没有退缩,一鼓作气地说:“我们先设想最坏的局面,就是叶临泽同学,不是被拐卖,而是被自己的父母丢弃。”

    叶临泽的心怦怦直跳,他唰地站起来,很是愤怒地朝温一诺吼:“你胡说!我亲生父母不可能丢了我!”

    没有人懂得他的心情。

    在一对处于社会底层的残疾父母照顾下长大,他这二十多年,遭受了太多的白眼和羞辱。

    因 你现在所看的《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84章 谈感情伤钱(第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如果能少爱你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