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歌十九州

七昏八戒 作品

    大厅中落针可闻。

    苏漫城慢慢地走出了座位:“如果没猜错的话,各位应该是连云寨的好汉吧?”

    跟着马还山的几位小喽啰早已吓破了胆,可是经苏漫城这么一提醒,几个人顿时直起了腰板,然而见苏漫城一副冷冽严肃的模样,倒不敢叫嚣。

    马还山倒是一瞬间找到了靠山似的,强压着胸口的沉闷,威吓道:“既然知道我们是连云寨的还敢对我们下手……就算你们现在跪下来给我磕头道歉也不顶事,等我们少主下来,定叫你们死无全尸!”

    苏漫城闻言一愣,没想到郑继先或许也正在这里。

    他正要说什么,一直没怎么插手此事的沈墨飞却突然走了出来:“你是说……郑继先也在这里?”

    “我们少主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马还山大怒,然而这一怒顿时牵动了胸口的伤势,疼得他又如虾球般蜷缩起来。

    其实,马还山之所以借着傅开山撒泼,不仅是因为傅开山的嗓门太大,影响到了他喝酒的兴致,更是因为他刚刚受了无妄之灾。近来连云寨在青州分舵指派的一些事情都没有办好,,而舵主又将责任全甩到他的头上,这才被到访的郑继先一顿臭骂。

    是以,他这才想着借傅开山的由头,一泄心头之气。

    可没想到是,这一通气没撒成不说,还一不小心踢到了铁板上。

    连云寨这些年愈发骄横的事情,大伙儿都知道,然而沈墨飞没想到的是,这远在青州的一个分舵舵主也如此嚣张。

    听着马还山的喝问,沈墨飞突然笑了起来:“我倒是不想叫这种小人的名字,或许我可以给他取个小名!”

    听到这话,场中一些人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般给人起小名的,要么是这个人的父母长辈,要么就是师父、身在高位之人,而沈墨飞这话的意思,竟是想当郑继先的长辈。

    马还山气急败坏地忍痛想要爬起来,不料,楼上突然传来一道响亮的喝声:“是什么人敢在我庆春坊闹事?”

    循声望去,二楼突然走下来两人。

    其中走在前面的光头中年,年纪约莫四十来岁,方脸大耳,满面威严。观其太阳穴高高凸起,倒是个内功深厚的好手。

    而另一位,则是个穿着米黄色的绸缎长衫白俊青年。此人刚一露面,便是一副趾高气昂又带着些儒雅的模样,只是当他瞥见沈墨飞时,面色陡然一变,整个人顿时便有些畏畏缩缩,竟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鬼怪一般。

    沈墨飞一眼便认出了光头中年身后的白俊青年:“小儿郑继先,好久不见呀?”

    光头中年正是这家庆春坊的东家,姓杨名力。

    此人早些年受过连云寨恩惠,也算得上是连云寨寨主的半个徒弟。方才郑继先突然造访,他正作陪,是以听到老鸨子说,楼下有人想要与他谈比生意,便没有立即理会。而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楼下便出了异样,竟像是有人当众闹事,身为东家,只要邀请郑继先一同下来查看。

    可是此刻,沈墨飞一句话道出郑继先的名讳,并且很是无理地加上“小儿”两字,立刻让杨力甚为光火。然而他偏头瞧这自家师父的儿子此刻畏畏缩缩的模样,心下一动,便扫向沈墨飞身后众人。

    当他瞧到苏漫城的时候,心中陡然一凛,心说:好厉害的杀气!

    这其中,不仅是因为苏漫城刀法已经大成,更因为苏漫城浸淫沙场多年,与自身无时无刻的刀意融为一体,才有这般气势。

    杨力识得厉害,却还是有些想不通为何少主也是二品修为,竟会畏惧。

    然而,他哪里知道,昨日郑继先一掌偷袭沈墨飞得手,却没有真正杀了对方,而且被中途杀出的苏漫城追杀,心里就已经悔之不及。

   &nbs 你现在所看的《剑歌十九州》 第43章:冤家路窄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锦书网) 进去后再搜:剑歌十九州